欢迎来到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西方科学哲学对心理学研究的启示

发布时间:2018-07-04

【内容提要】本文简要回顾了西方科学哲学的主要观点;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心理学研究从中受到的主要启示;心理学研究假设的先行性、纲领性和可证伪性。
【摘 要 题】域外视点
【关 键 词】西方科学哲学/心理学研究/启示
【正    文】
     从西方心理科学的发展史来看,心理学始终以一定的哲学作为其方法论的指导和理论基础。正如著名的心理学史家黎黑(T.H.Leahey)曾指出的:“重要的心理学问题原本是哲学问题,所以,如不理解哲学,特别是认识论,就不可能历史地理解心理学”。(注:黎黑:《心理学史――心理学思想的主要趋势》,刘恩久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90年,第36页。)本文试图从科学哲学这一视角探讨哲学对于心理学研究的影响和启示。
    西方科学哲学的思想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古希腊著名的哲学家和科学家亚里士多德(Aristotle)的著名的三段论,它是古典演绎主义的科学观。进入17世纪以后,随着近代科学的兴起,关于科学发现之方法的探讨更为紧迫地提到哲学家的议事日程上来。从粗糙的归纳主义到20世纪上半叶在科学哲学中占据统治地位的精致的归纳主义(逻辑实证主义),我们不难发现,归纳主义的科学观首先得到科学哲学家们的青睐。粗糙的归纳主义认为科学始于观察,通过观察获得单称陈述,然后由许多单称陈述归纳出全称判断(普遍原理)。而逻辑实证主义者们虽然仍然坚持观察是可靠的,但却对粗糙的归纳主义进行了修正,从真理向假设退却,从必然论向概率论退却。逻辑实证主义者们特别注重科学证实的过程,他们认为尽管对一个科学假设的绝对证实是不可能的,但却应当追求尽可能高的认证度。逻辑实证主义的一个求证的原则是“推翻虚假的问题和虚假的命题”。(注:《心理学百科全书》“实证主义”条,1984年英文版,第2卷,第319页。)
    以波普尔(K.Popper)为代表的证伪主义最早站出来与逻辑实证主义进行抗衡。波普尔提出,推动科学知识增长的动力不是对科学假设的证实,而是对科学假设的证伪,而证伪的过程不是归纳的,而是演绎的,其逻辑形式是附图{图}因此,评价理论的标准不是证实程度或可靠性程度,而是可证伪程度。他认为,用单称证实全称是不可能的,而用单称证伪全称则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单称陈述无论多少都是有限的,而全称是无限的。事实上,每一个有价值的科学理论都具有很高的可证伪性,相反,没有什么科学价值的巫术和占星术等却是不可证伪的。理论越不清晰、越不精确的,可证伪度越低。由此可见,波普尔把可证伪性作为科学理论的评价标准甚至作为科学与非科学的划界标准是有一定道理的。
    值得指出的是,逻辑实证主义和证伪主义虽然在对证实和证伪的侧重面上有所不同,但两者都主张科学进步是有逻辑标准的,前者的标准是归纳和证实,后者的标准是演绎和证伪。因此,两者都被称为逻辑主义。
    与逻辑主义相对立的是历史主义。汉森(R.N.Hanson)是历史主义的主要代表之一。他首先提出“观察渗透理论”,他认为一切观察都是不可靠的,因为任何观察都不是孤立的和纯洁的,而是受到观察者各自的理论观点和理论背景的“污染”。人们不是根据观察决定理论,而是根据理论指导观察。既然没有客观中立的观察事实,那么逻辑主义所提出的逻辑程序就是无效的,通过观察来证实或证伪都是不可靠的。库恩(T.Kuhn)是另一位历史主义的杰出代表人物,他的理论在20世纪后半叶产生了很大影响。库恩指出,科学发展的过程并不像逻辑实证主义所说的那样是逐渐证实和逐渐积累的,也不像证伪主义所说的那样是不断证伪和不断革命的,而是积累和革命的交替进行,用库恩自己的术语来说就是常规科学和科学革命的交替进行。在常规科学阶段,科学家们在一个共同的理论框架内从事解决疑难问题的活动,这个理论框架叫做“范式”(paradigm)。当无法解决的疑难问题越来越多时就会导致科学革命。科学革命是由一个新范式代替一个旧范式的过程。他提出了以下著名的科学发展模式:前科学→常规科学(范式形成)→危机→革命(新范式出现)→新的常规科学……。
    拉卡托斯(I.Lakatos)试图在逻辑主义和历史主义之间寻求一条中间的道路。他认为波普尔的演绎的证伪模型过于简单化了,实际上,一个科学理论并不是一遇反例就立即被抛弃,而是可以通过修改其辅助假设而受到保护的(即调整或改变保护带);一个新出现的科学假设往往是在反例的海洋中成长起来的,这种成长的过程表现为一个理论系列(科学研究纲领),而不是一个孤立的理论。接受检验的基本单位正是科学研究纲领而不是其中某个单个的理论。整个科学的发展是研究纲领的形成、发展、退化的过程。虽然单个理论可以受到保护,但是并非任何研究纲领都可以受到保护,有些研究纲领是必须放弃的,这取决于一个研究纲领是否构成“进步的问题转换”。一个作为研究纲领的理论系列T[,1]、T[,2]、T[,3]……、T[,n],如果满足下列条件就是进步的,否则就是退化的:(1)T[,n]能够说明T[,n-1]先前的成功;(2)T[,n]比T[,n-1]有更多的经验内容;(3)T[,n]的有些超出内容已被认证。拉卡托斯强调,这个研究纲领的评价标准是客观的。然而,事实上对科学研究纲领的评价和选择不可避免地会带有主观因素,如科学家对一个研究纲领的暂时退化有多大的忍耐性。在这个意义上,库恩关于科学范式之间不可比的观点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是他过分夸大了这种不可比性,有相对主义、主观主义甚至无政府主义之嫌。拉卡托斯关于科学研究纲领的评价标准恰好在一定程度上给出了这种可比性,因而从这一角度看,拉卡托斯的理论不是对库恩理论的完全代替,而是一种修正和补充。
    20世纪80年代以后,许多科学哲学家开始重新审视科学发现的问题,努力地进行新的探索,力求在逻辑与历史、理性与非理性之间取得平衡,从不同侧面说明科学发展的方法论问题。
    上述西方科学哲学的主要观点为心理科学的发展提供了理论根据和思想前提,对心理学的研究具有很好的启示作用。
    (一)心理学研究假设的先行性
    随着现代认知心理学的兴起,心理学研究进入了空前繁荣的时期,实验成果和研究数据异常丰富。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观察渗透理论”的原理,心理学研究不应该只从数据中得出结论,还应该从假设出发,在假设的指导下获取数据或寻求数据,又在数据的检验下修改、接受或抛弃假设。可以说,没有假设指导的数据是盲目的,没有数据支持的假设是空洞的。当前处于主流地位的现代认知心理学家们往往在坚持客观、精确的同时沉溺于一些零碎的心理现象的实验数据中而忽视或丧失了高级层面的假设。当然我们需要的假设决非简单的描述性的假设,而是原理层面、尤其是纲领层面的假设。
    (二)心理学研究假设的纲领性
    1.研究假设应超越经验
    如前所述,心理学研究假设不应停留于日常概念,而应在理论纲领及背景下产生,例如,美国心理学家布鲁纳对皮亚杰的著名的发生认识论中儿童守衡所提的疑义,指出不守衡是由于感知的影响因素。而在我国,如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曾经所指出的,许多研究仅存在于经验层面的探讨,因而难以产生影响深远的世界级的心理学大师和理论。
    经验的超越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纲领层面和原理层面,即从内核和保护带入手(如图所示)。
    附图{图}
    应该指出的是,在纲领性下的假设才能起到决定性的意义,形成新的理论,只有纲领性的假设才能引发创造性的研究。从心理学研究的现状来看,目前心理学研究的观察事实和基本陈述并不少,而且,随着认知心理学研究的不断深入和扩展,一些原理层面的假设也时而产生,缺少的恰恰是纲领性的假设,因而都无法推翻或超越已有的纲领性研究。可见,心理学研究要想出现重大的突破或划时代的里程碑,首先必须有纲领层面的假设产生。
    2.对研究材料和事实的纲领性敏感
    从汉森的观察渗透理论及知觉两可图我们知道,同样的材料和事实,不同经验和理论背景的人可以形成不同的看法,进行不同的处理。如前所述,心理学研究的观察事实和实验资料多种多样。面对丰富而散乱的实验数据和结果,心理学研究者们要有纲领性的敏感,既要善于抽取有利于我们研究的材料,更要善于发现有科学价值和富于创造性的问题。
    (三)心理学研究的可证伪性
    从心理科学自身发展与演变的历史与趋势我们不难发现,心理科学研究的可证伪性不断增强。
    1.从理论心理学到实验心理学
    这一研究内容与重心的转变表明心理学研究从不可重复、不可证伪的历史证明法逐渐到可重复、可证伪的实验的方法。
    2.从现象学的研究方法到实证主义的研究方法
    众所周知,现象学研究方法的最大特点是问题中心,而实证主义最为明显的则是方法中心。这一转变同样表明心理学研究越来越注重实证而非思辩。
    3.从传统实验心理学到现代认知心理学
    现代认知心理学的兴起被誉为20世纪中叶以来心理学史上的一场革命,是当前世界范围内占主导地位的心理学思潮。它的主要特征是以信息加工的理论来研究人类的认知过程和复杂行为。传统的实验心理学在研究人类心理现象时,基本采用行为主义的研究范式:比较不同刺激间的反应是否不同,进而推断内部心理过程。而现代认知派通过计算机模拟等途径直接对内在心理过程做出明确的假设,并设计出此假设成立与否的条件,然后在精细控制条件的前提下进行实验得出数据结论。可见,现代认知心理学比传统实验心理学的可证伪性更强。
    4.从认知的实验心理学到认知的神经心理学
    认知的神经心理学代表着当代心理学研究的一种方向和趋势。为弥补以信息加工为基础的现代认知心理学自身难以克服的缺陷,心理学家们在研究中必须重视和引入神经生物方面的技术,以求能够直接探讨人脑与认知的关系。目前一些认知心理学家采用事件相关电位(ERP)、脑磁图(MEG)、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等高科技手段获得人脑的有关直接生理指标,在此基础上探讨人类认知过程的生理机制,从而能对人的心理过程作出进一步的定量分析。
    综上所述,心理学理论可证伪性的日渐增强、证伪程度的不断增高表明心理学作为一门学科的科学价值越来越高,科学性越来越强。这是西方科学哲学给予我们的启示,也是心理学自身发展的生命力所在。这对于以人的心理现象作为研究对象的心理科学而言,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专家团队

更多专家>

下一篇: 心理学专业规范

上一篇: 二十一世纪临床心理学的臆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