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油管高赞:我为什么劝你一定要去做心理咨询?

发布时间:2020-09-19



很多人提起心理咨询,都会觉得好像离自己的生活很遥远,如果没有“病入膏肓”就不应该和心理咨询有交集。也有很多人把心理咨询看成一剂猛力的解药,期盼接受一次,就可以获得万能解药,从而不再痛苦。

 
Emily Anhalt博士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家,她亲身体验经历心理咨询的感受令她意识到:

心理咨询其实更应该被看做是心理的“健身”,而不应该仅仅被看做心理的“修复”。预防问题其实比修复问题要容易许多,我们的肌肉需要强健,心理更加需要。
 
今天的视频来自于她在TED上对自己体验心理咨询经历和感悟的分享,对于大家更全面地理解心理咨询是什么样的过程,非常有帮助。
 
2009年我第一次约心理咨询的时候,并不是因为我觉得我需要心理咨询,我没有经历什么危机,也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紧迫的精神健康问题

如果要说有什么的话,我认为自己是很有自我意识的人,大家都来找我寻求帮助(笑)。

我约了第一次咨询是因为我那时正要开始读研成为一名临床心理学家,然后我觉得我可能应该去尝试一下我受训要从事的这些东西。

我很快就觉得心理咨询是个不错的体验,能让我有个能发泄的地方很好,倒不一定会觉得有很多在改变,毕竟,我没有那么多困扰。

但大概八个月的时候我有了第一次顿悟

 
我在那几次咨询中,一直为一个重大决定而极度挣扎。在犹豫不决了几个星期后,

我的咨询师终于跟我说:“Emily,如果没有所谓的‘正确选择’会怎样?如果只有“选择”本身,而且可能无论你选择哪个,都会有一些重要的收获,也会有一些重要的损失,你又会怎样?”
 
咨询师的这番话让我很震惊。
 
但后来我才意识到在几个月前,在我纠结一些其他的决定时,我就已经听到她说过,只不过那时我还没有准备好“听见”这一点。
 
我人生中最大的恐惧就是失去,我为了避免失去而做了很多。

我用了八个月的咨询才有了足够的力量接受这个事实:我每做一个选择,都会导致我失去一些东西,无法再去选择,而这些失去令我感到悲伤。
 
事实证明,成长和悲伤是交织在一起的

但意识到了这点,让我对咨询更加充满信念。于是我决定以一种新的方式投身其中:我开始试图探索我在自己的人生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而不再像以前那样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需要转变的;我学习摸索自己的行为模式,发觉自己被藏起来的情绪;也相信我才是自己生活各种情境中的那个“共有因子”。
 
接受了几年的心理咨询后,我恍然发现,自己生命中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的关系变得更加健康;我明确了自己的需求和边界;

面对困难我变得更加坚韧;我和自己的对话变得更加有同情心和善良。我身边人发现了以后也来寻求帮助,他们也给自己找了咨询师;然后我也一直在学校学习着,为什么这一切会奏效以及如何奏效。
 
我逐渐发现,能有一个经过训练且客观的人带你了解自己最美丽而复杂的内心,是多么的有力量。接受许多年的咨询,也许听起来像是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我们的文化痴迷于快速解决问题。如果你想现在去机场,你完全可以做到;但残酷的事实是,我们情绪的转变不像打车那样容易。

我们需要停止为复杂的问题寻找简单的解决方式,我们在生活中做了太多事情尝试寻找解脱的捷径。

问题是,这些捷径往往会导致他们试图避免的问题更加恶化,没有表达出来的失望会僵化成怨恨;我们用药物来麻痹我们不想去感受的情绪,却引来更多别的问题;我们躲避短暂的不适,代价却是长远的健康。
 
“自我照顾”这个概念最近正当其时,我认为这很棒。自我照顾应当意味着要为自己作出深思熟虑、富有同情心的决定,然而现如今我们却用自我照顾作为我们放纵自己为所欲为的借口。

所以尽管泡着热水澡,边品着红酒,边看剧听起来很享受,我也不认为把酒、热水、和电子产品混在一起享受是个好主意。
 
真正的自我照顾,或者具体来讲,真正的心理咨询,是分不同形式的,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描述,但最令我产生共鸣的是:精神分析谈话疗法。
 
这类疗法把咨询师和来访者的关系,作为来访者所有关系的缩影,这意味着你最需要了解自己的事情将会在治疗中呈现。

比如,一个人如果总是在别人靠近时倾向逃离,那这个人也会不可避免地在某些时刻想要逃避自己的咨询师。

这时咨询师可能会说:让我们看看你现在的做法,我想这是你和别人打交道的方式,让我们一起来试着理解它。
 
以我为例,我记得有一次我在等候室等待咨询,然后听见我的咨询师因为我前面那位来访者的话而大笑。

我记得当时我觉得非常受伤,我想,你怎么能因为别人的玩笑而笑?我才是那个有趣的人!

当然我当时并不想告诉她我这么想,但我当时明白,如果有什么事情是你真的不想告诉咨询师的,那就代表你或许应该告诉ta。
所以我很难为情地告诉了她,虽然承认这点很困难,但它引发了一场迷人的讨论:关于我认为我能给我的关系带来什么 ,我希望自己对别人很重要的期望,和我需要从别人对自己的接受里寻找被爱的感觉。
 
作为咨询师,我也会从另一个角度经历这些。曾有一个来访者,总是照顾我而忽略了自己。

我们一起意识到她如何对周围的人保有着责任感,甚至有时这会对伤害到自己,她也尝试着练习去寻找平衡。
 
曾有个CEO总喜欢和我因为小事争吵,然后再努力解决那些争吵。逐渐地,我们明白他在不知不觉中制造着与他人的问题,是因为解决这些问题,会让他觉得自己被需要、被重视。
 
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这至今是个谜。后来又有个病人,尽管非常富有,还是用钢镚支付了第一次咨询的费用。

所以我喜欢精神分析疗法。但是任何正在进行的,能改善你心理健康的工作,都是有治疗作用的;任何能让你变得更舒服的事情(都有用)。

重点是,这不是个快速简单的事情,也很难一个人完成。没有一个世界级的运动员,可以不依靠专业教练来激发自己的全部潜力。

所以为什么我们期望自己能够激发自己的情绪的全部潜能呢?
 
有一个受过训练的、客观的人,来向你反馈你自己是非常有用的。我看到很多人都选择让朋友和家人来帮助自己。

但我的专业建议是:虽然你的朋友和家人非常重要,但他们并没有受过训练,也肯定无法做到客观。
现在如果你坐在那里想着,我这些话并非真的是对你而说,我不得不说,我的确就是在对你说。

有太多事情你并不知道自己不知道,我们也很擅长把事情隐藏起来,所以未经处理的痛苦和不健康的应对方式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但是治愈也有同样的传递效果,通过咨询来疗愈你自己,你就在打破这个传递的循环。
 
你是否也曾期待过你的家人做一些家务,使得家里的工具更加好用?抑或你的老板稍稍变得更加自我觉察?或是你的伙伴变得更善于沟通?

但神奇的是,如果你选择改变自己,你身边的事物都会发生改变。你变得健康后,更健康的人也会随之出现在你身边。
 
与其想着“如果你照顾我,我也照顾你”,我们在关系中应该是“如果你为我照顾好你自己,我也会为你照顾好我自己”。

我见识过当一个人致力于改善自己时产生的潜能,和激发出的连锁效应,它影响着所有关心你的人,陪伴你的人,也影响着你触碰和创造的每个事物,你所接触到的所有人都会被你对自己作出的努力积极地影响着。
 
我必须承认心理咨询需要花费时间和金钱,这使它成为一个令人望而却步的原因。

每个主要城市都有着规模各异的心理咨询机构,根据我的经验,时间和金钱的概念会随着优先级而变化。

那些侵占你思维和脑力的事情所占的时间,会远远超过咨询所花费的时间。所以现在就开始吧,在你的肌肉足够健康时加强它们的力量吧。
 
预防问题比修复问题要容易得多,“心理健康”这个词,现在总被看作等同于心理问题。但我们应该把它看做是心理的“健身”,而不应该是把它看作心理的“修复” 。

你不需要感到崩溃,不需要感到绝望;你只需要保持好奇心,准备好提升自己,接近自己想要到达的高度。
 
很多人在问我为什么值得接受心理咨询时,总是会问:是因为它会让我变得快乐吗?
 
然后我通常会回答:它并不是单纯的让你变得快乐,而是会极大地增加你幸福的深度,和真实性。它尊重你悲伤的宣泄之美,它也为生活之中存在的,介于悲喜之间的各种情绪,提供一个非常必要的空间。
 
我们生活在一种盲目追求幸福的文化中,如果我们不是每时每刻都兴奋不已,我们就会认为自己出了问题。

但幸福不是一个可持续的最终目标,快乐只是许多健康、有用的重要情绪中的一种。

在咨询中你会得到允许和支持去感受人类全部的情感,而不是只有很小的一部分。也许你很难理解这多么得具有变革性,直到你看到它在你生命中闪耀的魔力,我知道我自己试过之后才明白。
 
但说了这么多,这种深刻而有意义的体验,真实的感受比我解释的更好。
 
所以去感受吧!

- The End -

专家团队

更多专家>

下一篇: 如何用“爱的语言”化解婚姻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