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9 新境界的探险

发布时间:2018-07-04

唐望告诉我要在梦中看见,我不仅要意愿看见,同时还要高声表达我的意愿。为了某些他拒绝解释的理由,他坚持我要大声表达。他透露还有其他方法可以得到相同效果,但他认为说出意愿是最简单与直接的方式。
    我第一次说出我要看见的意愿时,我梦见在一个教堂中,有许多东西在那里,我无法决定要看哪一件。在角落处一个巨大显眼的花瓶替我做了决定,我凝视它,说出我要看见的意愿,那瓶子的影像维持了一下子,然后就变成了别的东西。
    在那个梦中我尽可能地注视各种东西,当我说出看见的意愿后,所有我选择注视的事物不是消失,就是变成了别的东西。这发生在我所有的做梦练习中,我会用尽做梦注意力,然后充满挫折地醒来,几乎感到生气。
    一连数月,我在梦中注视了上百件的事物,并都表示看见的意愿,但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等得不耐烦,终于必须去问唐望。
    「你必须要有耐心,你在学习做惊人的事情。」他表示,「你学习在梦中意愿看见,有一天你将不需要说出你的意愿,只需要默默地在心中意愿。」
    「我想我不明白我在做什么。」我说,「当我叫出看见的意愿时,什么都没发生,这代表什么意思?」
    「这表示你的梦到目前为止都只是平常的梦,只是幻影的投射,只在你的做梦注意力下才有生命。」
    他想知道我所注视的事物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我说它们不是消失,就是改变形状,或者甚至变成漩涡,造成梦境的改变。
    「我的所有日常做梦练习都是如此,」我说,「唯一的差别是我现在练习的是在梦中大喊大叫。」
    我的话使唐望捧腹大笑,我看不出来好笑在哪里。
    「有一天你会欣赏这一切的幽默。」他回答我沉默的抗议,「在这同时,不要放弃或畏缩,继续尝试,迟早你会找对门路的。」
    像往常一样,他是对的。两个月后,我做了一个非常不寻常的梦,是由一个无机生物世界的斥候拉开序幕。斥候及梦的使者都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我的梦中,我对于它们的消失并不怀念或奇怪,没有它们,我感到非常自在,甚至忘记问唐望关于它们的失踪。
    在那个梦中,那斥候先是一个巨大的黄水晶,我发现卡在一个抽屉的里面,当我叫出要看见的意愿时,那水晶变成一个滋滋作响的能量泡泡。我怕我会被迫跟随那个斥候,于是我转移注视到一个有热带鱼的水族箱上。当我发出看见的意愿时,吃惊地看到水族箱发出一种不很亮的绿色光芒,然后变成一张很大的超现实油画,内容是一个珠光宝气的贵妇。当我说出看见的意愿后,那油画发出同样的光芒。
    当我注视着那光芒时,整个梦都变了。我发现自己走在一条仿佛熟悉的街道上,也许在亚历桑那州的土桑市,我注视着一个店面橱窗中的妇女衣饰,高声叫出看见的意愿,一个很明显的黑色假模特儿立刻开始发出光芒。接着我注视一个来整理橱窗的女销售员,她也看着我,当我说出意愿后,我看见她发出光芒。这景象实在惊人,我怕我会被她的光华小的细节所吸引,但我尚未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时,她便走回店中。我当然想要跟随她进入,但我的做梦注意力这时被一个移动的光芒所吸引,它充满敌意地朝我冲来,我感到一股憎恨与厌恶,我跳了开来,那光芒停止冲刺。一阵黑色笼罩了我,于是我醒了过来。
    这些影像是如此清晰,我很肯定我看见了能量,而这个梦是唐望所谓的产生能量的似梦状态。梦能发生在我们共同交感的日常世界中,这个观念使我着迷,正如无机生物世界让我着迷一样。
    「这一次,你不仅看见了能量,同时也跨过一条危险的界线。」听了我的报告后,唐望说。
    他强调这第三关的练习是使能量体能自行移动。在我最后的练习中,我很不聪明地做过了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中。
    「你的能量体不仅移动,」他说,「它去旅行了。这类的旅行在目前是超过你的能力所及,于是你受到了攻击。」
    「你觉得是什么攻击了我?」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宇宙,那可能是任何一样东西。」
    「你认为它为什么要攻击我?」
    「与无机生物攻击你的理由相同,因为你使自己唾手可得。」
    「就这么简单吗?」
    「当然,就像你如果看到一只奇怪的蜘蛛爬上你的写字台,你会因为恐惧而压碎它,而不会去欣赏它或观察它。」
    我哑口无言,思索着适当的问题。我想问他我的梦发生在什么地方,或在那梦中我到了什么世界,但这些问题都毫无道理,我自己都知道。唐望很了解我的处境。
    「你想要知道你的做梦注意力是集中在什么地方,是不是?」他微笑地问。
    这正是我想问的问题,我想在那个梦中我一定是看见了真实的事物,就像我在梦中看到地板、墙壁或门上的细节,后来发现都是真实存在的。
    唐望说在这样的特别梦境中,我们的做梦注意力集中在日常世界中,从某件真实的事物很快地跳到另一个上,这种移动之所以可能,是因为集合点在适当的做梦位置上。从那位置,集合点可以使做梦注意力变得非常流畅,能在一眨眼之间移动不可思议的距离,因此产生出极快速与流动的知觉,像是普通的梦。
    唐望解释说在我的梦中我看见了一个真实的鱼缸,然后我的做梦注意力移动到别处去看见一幅真实的超现实油画,除了我同时看见了能量之外,整个效果很接近一个普通的梦,事物会变来变去。
    「我知道这很令人困惑,」他显然觉察到我的困扰,「这与我们的心智有关,在梦中看见能量比任何事都要难以想像。」
    我说我以前也在梦中看见过能量,但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
    「现在你的能量体已经完整,开始作用,」他说,「因此你在梦中看见能量是意味着你透过梦来知觉一个真实的世界。你所经历的旅行也是真实的,那个能产生能量的物体几乎结束了你的生命。」
    「有这么严重吗?」
    「我跟你打赌!那个攻击你的生物是纯粹的知觉,极为致命。你看见它的能量,我确定你已经明白除非我们在梦中看见,否则我们无法分辨什么是产生能量的物体,什么是幻影的投射。所以,即使你与无机生物战斗过,也看见了斥候及隧道生物,你的能量体并不确定它们是否是真实的,也就是能产生能量的。你只有百分之九十九确定,而不是百分之百。」
    唐望坚持继续谈论这个梦,而为了某种无法解释的理由,我很不情愿面对这个主题。他所说的使我产生一种感觉,我发现自己试图掌握住一种很深沉而奇怪的恐惧,一种黑暗而纠缠于体内的啃噬。
    「你的确进入了洋葱皮的另一层。」唐望发现我完全没有注意听他在说什么。
    「这另一层洋葱皮是什么?」
    「世界像个洋葱,有许多层皮,我们所知的只是其中的一层。有时候我们会跨过界线进入另一层皮,另一个世界,很像我们这一个,但不一样。你单独一人进入了这样的世界。」

 

[1] [2] [3] [4] 下一页

专家团队

更多专家>

下一篇: 8 做梦的第三道关口

上一篇: 10 潜猎者的被潜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