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8 做梦的第三道关口

发布时间:2018-07-04

「当你在梦中发现自己在注视着另一个在睡觉的人,结果发现那个人是你,你就抵达了做梦的第三道关口。」唐望说。
    我当时的能量状况非常高昂,于是立刻开始练习这第三个任务。我注意到在做梦练习中马上有一股能量重新安排了我的做梦注意力的焦点。现在我的做梦注意力集中于在梦中找到睡觉的自己,进入无机生物的领域对我已不再重要。
    不久后,我便在梦中看见自己在睡觉,我马上告诉唐望,那时我正在他的住处。
    「在每个做梦的关口有两个阶段。」他说,「首先,是抵达那个关口,其次是通过那个关口。梦见了自己在睡觉表示你已抵达了第三道关口,第二个阶段是当你看到自己在睡觉时,立刻开始观察周围事物。」
    「在做梦的第三关,」他继续说,「你开始刻意地使你的梦中的现实与日常世界的现实融合为一,这个练习被巫士称为能量体的完全。两个世界的融合必须非常彻底,你需要比以往更为灵活流畅。在梦的第三关时,要非常谨慎与好奇地观察一切事物。」
    我抱怨说他的建议过于神秘,我一点也不懂。「你所谓非常谨慎与好奇是什么意思?」我问。
    「我们在第三关时容易迷失在细节上。」他回答,「非常谨慎与好奇地观察事物,是表示要克制几乎无法克制的想要投入于细节的诱惑上。」
    「这个第三关的练习是用来巩固能量体。做梦者在第一及第二关时开始锻炼能量体,当他们抵达第三关时,能量体已经呼之欲出了,或者该说它已经准备好行动。不幸的是,这也表示它准备好被细节所催眠。」
    「被细节催眠是什么意思?」
    「能量体像是一个被囚禁终生的小孩,当它自由时,它会吸收一切它能找到的事物。我是说一切事物,一切无关地枝微末节都会被能量体所吸收。」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一阵难堪的沉默,我完全了解他的意思,只是我没有任何经验来想像这一切。
    「最愚蠢的细节对于能量体都会像个新世界。」唐望解释,「做梦者要尽最大的努力来控制能量体。我知道告诉你极小心好奇地观察事物听起来很矛盾,但这是最妥善的讲法。在第三关时,做梦者必须要避免一种几乎无法抗拒的投入一切事物的冲动,他们的作法是极为好奇地投入一切事物中,才不会被任何特定的事物所囚困住。」
    唐望又说他的建议虽然听起来不合情理,但那是直接针对我的能量体而说的。他一再强调,我的能量体必须要聚集一切资源才能行动。
    「但我的能量体不是一直都在行动吗?」
    「只有部分如此,不然你不会进入无机生物的领域中。」他回答,「现在你的整个能量体都必须被用到,才能做到第三关的练习。因此为了能使你的能量体轻松些,你必须收敛你的理性。」
    「我想你这次搞错了。」我说,「在经历过你所带给我的这一切事情后,我已经没有多少理性可言了。」
    「什么都别说。在第三关时,理性使我们的能量体坚持执迷于表面的细节上,因此在第三关时,我们需要非理性的流畅,非理性的放纵,来抵消那种坚持。」
    每道关口都是一个障碍,唐望说得一点也没错。我在第三关所花费的努力比其他两关的练习加起来还要多。唐望对我施加极大的压力,而且我的生活中又多了一种真正的恐惧。通常在我的生活中总会有些恐惧存在,但没有任何事能和我跟无机生物交手后的恐惧相比。但是这些丰富的经验都不存在于我的正常记忆中,只有当唐望在场时,我才能够用上那些记忆。
    有一次我们在墨西哥市的人类历史博物馆中,我向他问起这个奇怪的现象。我会问起这个问题是因为在那时候,我很奇异地能够回忆起我与唐望交往的一切经过,我觉得非常自由,非常无畏,几乎想要手舞足蹈起来。
    「这是因为nagual的在场引起了集合点的移动罢了。」他说。
    他带我走进博物馆的一间展示室中,说我的问题刚好和他准备要告诉我的有关。
    「我打算向你解释集合点的位置就像一个巫士储存记录的仓库。」他说,「我感到非常高兴,你的能量体感觉到了我的意愿,使你提出这个问题。能量体的知识无限庞大,让我来显示给你看它知道多少。」
    他指示我进入完全的沉静中,说我已经处于一种特别的意识状态,因为我的集合点已经由于他的在场而移动位置,进入完全的沉静中能够使那展示室中的雕塑对我显示不可思议的事物。使我更加困扰的是,他又说在那房间中的某些古物本身具有移动集合点的能力,如果我能达到完全沉静的状态,我会实际目击到制作那些古物的人的生活情况。
    然后他开始一次最为奇异的博物馆导游。他绕着四周解释,并描述每件大型古物的细节。根据他的话,房中每件古物都是古代人有意留下的记录,这种记录对于唐望这样的巫士而言就像是书籍一样。
    「这里每件东西都是设计来移动集合点的。」他继续说,「集中你的注视于任何一件上,寂静你的思想,看看你的集合点能不能被移动。」
    「我怎么能知道它被移动呢?」
    「你会以超乎寻常的方式来观看及知觉事物。」
    我凝视着那些雕塑,于是看见也听见了我无法解释的事物。在过去,我曾经以人类学的观点观察过所有这些古物,总是在脑中充满着这方面专家学者的解释。这次是第一次,这些现代人对于这些古物的认知与解释变得十分偏颇与顽固,唐望的解释加上我自己所听见与看见的,和我以前所学到的有天壤之别。
    我感觉很不自在,觉得必须向唐望为我的易受偏见影响抱歉。他没有取笑我,只是耐心解释说巫士能够把他们的发现确实地记录在集合点的位置上。他说当我们想要吸收文字记录的精华时,我们必须使用我们的想像力才能进入书中的经验;但在巫士的世界中,并没有文字的记录,完整的记录是被储存在集合点的位置上,只能被重新经验,不能被阅读。
    为了说明他的论点,唐望谈到,巫士只有当门徒的集合点不在原来位置上时才教导他们第二注意力。如此一来,集合点的位置变成了课程的记录,为了能重新温习课程,门徒必须把集合点移回到学习时的位置上。唐望最后强调,把集合点移回到所有不同课程时的不同位置上,是一项最高的成就。
    几乎有一整年,唐望没有问我任何关于第三项练习的事。然后有一天,非常突然的,他要我向他描述我的所有练习中的细节。
    首先我提到的是一件令人费解的现象。一连数月,我梦见自己瞪着另一个睡在床上的自己,奇怪的是这种梦的规律性,它们每隔四天使发生一次,像时钟一样定时。在其他三天中,我的梦照往常的进度:我观察梦中一切的细节,改变梦境,或偶尔会因为一种自毁性的好奇,而跟随一个斥候,虽然这么做让我极为内疚。我觉得这像是一种秘密的毒瘾,无机生物世界的真实性使我无法抗拒。
    私底下,我多少觉得我不需要负完全的责任,因为唐望自己都建议我去问梦的使者,如何使那被困在我们世界中的蓝色斥候自由。他的意思是要我在日常的练习中提出问题,但我以为的意思是要我在无机生物世界中提出问题。我真正想问梦的使者的问题是,无机生物是否故意陷害我?梦的使者不仅告诉我唐望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同时指示我与卡萝·提格该如何做以使斥候自由。

[1] [2] [3] [4] [5] 下一页

专家团队

更多专家>

下一篇: 7 蓝色斥候

上一篇: 9 新境界的探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