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7 蓝色斥候

发布时间:2018-07-04

我做了一场极混乱的梦,卡萝·提格在里面,她对我说了一些话,但是我一点也听不懂。唐望也在我的梦中,还有他的同伙巫士们,他们似乎想帮助我从一个雾状的、昏黄的世界中拉出来。
    经过一阵努力,我曾好几次失去他们的影像,不过他们最后还是把我从那世界拉了出来。由于我不了解所有这些努力,我以为我只是在做一个普通而不连贯的梦。
    当我醒来时,我非常震惊地发现我是在唐望家中的床上,我无法动弹,没有一点力气。我不知道该想什么,但我立刻感觉我的情况严重,我隐约知道我的能量都耗尽在做梦上。
    唐望的同伴们似乎对我非常关切,他们不停地来到我房间,一次一个,每个都完全沉默地停留一段时间,直到下一个出现。他们似乎在轮班看护我,我实在太虚弱,无法问他们在干什么。
    接下来数天,我感觉好些,他们开始与我谈我的做梦。起初我不清楚他们想要什么,然后我从他们的问题中领悟到,他们都对阴影生物感到着迷。但每一个人又都似乎很畏惧,他们全都坚持说从未到过阴影的世界,有几个人甚至说不知道阴影世界的存在,他们的话和反应只增加了我的困惑与恐惧。
    每个人问我这样的问题:谁带你进入那世界的?你当初如何知道怎么进入的?我告诉他们是斥候带我到那世界,他们并不相信。很明显地,他们相信我去过那里,但由于他们无法用自己的经验做为参考,所以无法想像我所说的。但他们仍然要知道所有我能告诉他们的关于阴影生物及阴影世界的事,我照做了,他们每个人,除了唐望之外,都围在我的床边,倾听我的每一个字。可是每当我问起他们我的情况时,他们便像阴影生物般一哄而散。
    另一个他们从未有过而令我感到困扰的反应是,他们拚命避免与我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他们保持着距离,仿佛我有麻疯病似的。这让我非常担心,我不得不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否认了,似乎觉得受到侮辱而必须以行动证明我是错的。我为接下来的尴尬场面而哈哈大笑,他们拥抱我的时候,身体都变得非常僵硬。
    佛琳达·吉儿,唐望最亲近的门徒,是他的同伴中唯一给予我肉体上的接触,并试着对我解释发生的事。她告诉我,我的能量曾在无机生物世界中被耗尽,然后又被补充,但我的新能量对其他人来说是有点奇怪。
    佛琳达每晚都照顾我入睡,仿佛我是一个病患,她甚至像哄小孩子般对我说话,使其他人都哄堂大笑。但不管她如何作弄我,我感谢她的关心,我相信她是真诚的。
    我曾在其他书中写过我与佛琳达结识的经过,她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的女人。有一次我告诉她,不开玩笑的,说她可以去当时装模特儿。「在一九一O年的杂志上。」她回嘴道。
    虽然佛琳达年纪不小,但她一点也不老,她看来年轻而有活力。当我问起唐望她这种不寻常的年轻时,他说是巫术使她如此有活力,巫士的能量在别人眼中会成为青春与活力。
    在满足了唐望同伴们对阴影世界的好奇后,他们不再来到我房间,他们的谈话也仅止于平常的 问 候。但是每当我想要爬起来时,总会有人温和地把我按回到床上,我不想要这种照顾。但显然这是我需要的,我很虚弱,于是我任其摆布。最让我忍受不了的是,没有人向我解释我是如何从洛杉矶家中的床上跑到墨西哥来,我一再询问他们,每个人都给我同样的答案:「去问naguall,他是唯一能解释的人。」
    最后,佛琳达打破了沉默:「你被骗进了一个陷阱,那就是你的遭遇。」
    「我在哪里被骗入陷阱的?」
    「当然是在无机生物的世界中,那是你最近几年来所专心的地方,是不是?」
    「一点也没错,但你能告诉我那是什么样的陷阱吗?」
    「不完全能,我只能告诉你,你在那里失去了所有的能量,但你打了一场漂亮的仗。」
    「我为何会生病?」
    「你并没有染上疾病,你是受了能量上的伤害,你曾经垂危,但现在你只是受了重伤。」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你与无机生物展开了一次生死的决斗,你被打败了。」
    「我不记得与任何人决斗,佛琳达。」
    「你记得与否并不重要。你打了一次败仗,与那些操纵的大师为敌,你是毫无胜算的。」
    「我与无机生物为敌?」
    「不错,你与它们进行了一场死亡的约会,我真不知道你是如何逃过它们致命的攻击。」
    她不愿再多说,只暗示我说nagual随时都会来看我。
    第二天唐望出现,他非常愉快和体贴,他开玩笑地宣称他是一个能量的大夫来给我看病,他把我从头凝视到脚,「你已经差不多痊愈了。」这是他的结论。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问。
    「你掉入一个无机生物为你设下的陷阱。」他回答。
    「我怎么会跑到这里?」
    「这就是那天大的谜题吧。」他愉快地笑着,显然想缓和事情的严重性,「无机生物把你从头到脚给捉走了,它们先是以斥候带引你的能量体到它们的领域中,然后它们也带走你的身体。」
    唐望的同伴们似乎受到了震惊,其中一个问唐望无机生物真能这样捉人吗,唐望回答说它们当然可以。他提醒他们nagual艾利亚曾经被带到那宇宙中,而艾利亚根本没有意思要去那里。
    他们都点头表示同意,唐望继续对他们说话,把我当成不在场似的。他说一群无机生物的集体意识先是诱使我产生强烈的情感,想帮助蓝色的斥候自由,而吸取了我的能量体,然后那群无机生物的集体意识把我的身体也拉进那世界。唐望说一旦没有了能量体,剩下的只是一团可以被意识所轻易控制的有机物质罢了。
    「无机生物互相黏在一起,像细胞组织一样。」唐望继续说,「当它们把它们的意识也集合在一起,它们是无法被抗拒的,可以毫不费力地把我们从这里拉到它们的世界中,尤其是如果我们使自己显眼而易得,像他一样。」

[1] [2] [3] 下一页

专家团队

更多专家>

下一篇: 6 阴影的世界

上一篇: 8 做梦的第三道关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