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慎言“情商”:来自反对者的声

发布时间:2018-07-04

近几年来,“情商”(EQ)一词迅速地走进人们的生活,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其它照猫画虎的词汇如“逆境商数”、“爱情商数”也大行其道。究其原因,

一是心理素质愈来愈受人们重视,如北大博士跳楼事件即被归罪于情商;

二是“情商”说确有些迷惑性,“情商”源于心理学家沙洛维和梅耶的“情智”说,确有其科学性;

三是传媒的轰炸,使人不信也得信。然而兼听则明,偏听则暗,顶礼膜拜之前我们也该听听反面意见吧。本文的看法是:慎言“情商”。


“情商”是一个心理学词汇,心理学界应最有发言权。而圈内人士大致有三种态度:一是坚决反对并加以批判,如曾性初先生在《大众心理学》1998年第四期撰文加以批驳;二是不批评,不赞同,以为不值一驳,或懒得批评,但不批评不等于认同,这是大多数人的态度;三是未有深入的研究,人云亦云,误听误信,这一类人也不少。另有极个别人随波逐流,兴风作浪,为的不过是“钱”,如一些畅销书、训练方案的炮制者。笔者以为,“情商说”是文化市场上的假冒伪劣,理论上站不住脚,实践上有害。


从理论上讲,

(1)“情商“名不正言不顺,挂羊头卖狗肉。“情商”与“智商”(IQ)相对,智商即智力商数,其值为个体智力水平与常模平均水平之比,情商则应为情感智力商数,即个体情感智力水平与常模平均水平之比。然而,传媒上讲的情商却是"情智"即情感智力的内容,张三拿了李四的通知书去上学,不是假冒是什么?

(2)情感智力商数没有可靠的量表来测量,求不出商来,因而情商一说便不能成立;情感本身没有优劣之分,更不可能去求什么商数。因此,情商不仅冒牌,而且是劣牌。

(3)“情智”(情感智力)概念本身尚值得推敲,并未定论,属于半成品,拿出去推销不是有骗人之嫌吗?


从实践上讲,“情商说”泛滥有以下危害:

(1)损害了心理学的声誉。将不成熟的甚至是错误的观念推广到社会上,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而许多出版物借心理学之名,行愚民敛财之实,更玷污了科学的神圣。

(2)误导了民众,贻害无穷。不负责任的出版物多是急就章,编者多半于此并不了然,以己之昏昏焉能使人昭昭?那些仓促出炉的训练方案之类,其质量和效果更难以保证,消费者花冤枉钱事小,浪费了精力,贻误了教育时机却是大事。

(3)情商说所揭示的问题,完全可以用更科学的概念来解释,用更好的方法来解决。情商说其实只推出了一个概念,一个不成型的思路,解决问题的方法完全是借来的,我们完全可以用心理学和教育学的既有理论和方法加以阐释、解决,如“非智因”理论,心理教育,心理辅导等。智商高而成就低未必就是情智差的结果,其他因素如策略、动机、机遇都很重要。


梅耶等人的研究,本是严肃认真的,认真的研究何以变成了伪科学?笔者以为,从心理学者研究的严肃课题"情智",到大众信仰、传媒吹捧的"情商",是典型的以讹传讹,其间共被“讹”了三次:一次是D葛尔曼著书介绍梅耶等人的研究成果,为使行文生动有趣,牺牲了一些科学性;第二次是葛氏的著作翻译成中文出版,又被“牺牲”了一次;第三次则是群众接受并以自己的方式理解它,以至于在大众眼里,凡不能用智商解释的东西都可归罪于情商。在这一连串的误解和曲解中,科学性越来越低,流行度却是越来越高了。


情商潮之泛滥,情商“产业”之繁荣,告诉我们很多东西:首先,社会需要心理学,学者应走出象牙塔,关心、满足群众对心理学的需要,用科学去占据思想阵地,多做一些科学普及工作;其次,民众的防伪意识有待加强,对各种媒体的宣传应敢于批判地对待;同时应认识到,心理学不是烹调术,几行字就能解决一个问题,人的心理现象很复杂,略知皮毛就去实践难免坏事;另外,有人说中国本就是一个人情社会,“关系”而非“能力”至上,“情商”说正中国人下怀。这话不无道理。但这种人情网既是社会转型的产物,也是社会转型的障碍,随着社会的进步会逐步淘汰或消减。

专家团队

更多专家>

下一篇: 智力操作图式说:在活动中成长

上一篇: 多种智力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