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看曾奇峰《你不知道的自己》

发布时间:2018-07-04

在网上,不经意发现一本书《你不知道的自己》当时被一种很有悟性的感觉所吸引,因为人认识自己是很难的,似乎很有深度的,但今天拿在手里,翻了几章,还是另我非常失望,曾氏风格很难找到山高人为峰的感觉。

我之所以想写点东西,是因为曾奇峰在自序《言说及其不可说》中写的一段文字很有分析之精神,说的是“不言说是为了避免言说之后的自责和焦虑”,人类总有一种自我防御的机制,为了趋于完美的印象,为了保持君子的模样,人总是抑制着大脑,抑制着你真实的反应.一个个刹那死去,你也随着死去....


一个好友一见到我就和我说:“你是个虚伪的人,在我和你说话的瞬间,你没有真诚的反映,只是用你的头脑一直在选择,选择用一中完美的语言来说服我,选择成为一个完美的形象和君子的模样。”


他说的不错,那一瞬间我确实是这样的,因为我是在避免谈话之后对我产生负面的评价,担心造成很大自责和焦虑。曾奇峰只说出一半,还有另一半他还没有发现,其实在我没有言说之前,自责和焦虑就已经控制了我,为什么呢?自责是对自我的贬低感,不认同自我的观念,焦虑是对未来没有发生的事情过度的紧张,所以当你觉得你的大脑图式结构不如对方时,你的自责感就会产生,你完全屈服于你自己的想象和观念所带来的恐惧。曾奇峰说恐惧来自与想象,我觉得更深一层是来自思维! 时间和思想制造了恐惧!没有思想,就没有时间。想到昨天发生的事,又害怕明天会再发生——就这样,思想不但造成时间,也造成恐惧。恐惧不是对方造成的,完全是你自己创造的,你的思想创造出对他人的恐惧,因为恐惧你在那一刻才会选择防御性的动作。

我的整个身体的反映被大脑所抑制,我的脸和肌肉是僵硬的,这种对面子的完美的照顾的观念一点好处也没有,追求完美的面子是在满足和滋养自我,自我总是中心的,自我从来不会学着去分享。你越是选择你就越敏感,你就越无法表达,学会在谈话中暴露问题,才能成为自己,成为自己才是最完美的。

 

曾奇峰在自序中还谈到一点“人是关系的动物,如果不置于言说的场景,人是孤立的,没有价值的”。可以看的出,他的眼光还是在物质的层次,关系是社会的产物,人之所以痛苦,就是因为关系的束缚,在佛学中看到的一切痛苦的根本,就是不能了断因缘。因缘是什么?就是构成人与人之间的种种关系,每一个佛,每一次成道,都是单独的,但并不是孤立。

没有言说的场景,依然是存在性的,存在性就是有价值的。比言说更重要的是沟通,比沟通更重要的是融合。融合的瞬间,一切言说都不需要,因为你完全是存在性的真实。

正真的孤立不是来自于社会,也不是来自于关系,而是来自于内心。

对存在来讲,你是不可缺的,这个不可缺只能通过静心而被发现,没有其他方式,除非你发现这个存在是不可缺的。否则你将会继续做一些愚蠢的事情,来让你自己觉得有价值,当存在充满着,将它所有的祝福都洒落在你自己的身上,你想去搜集垃圾的冲动就会消失,那么你每一个片刻都活,把你们经历过的全部经验放弃。

曾奇峰在《神情内敛-健康人格的东方描述》篇中说道:“神情内敛是通过整体的,直觉的观察所获得的整体的,直觉的感受,具有典型的东方神秘主义色彩。东方的方法体系里缺少分析的方法,可能是东方文化具有神秘色彩的主要原因。所以分析或许或许是打破神秘的一种很好的办法。”

我不知到为什么曾奇峰要用“打破”这个词,是打破传统,破除四旧,还是传承文明,破绎文明?不管是怎么样,曾奇峰的技术是坚定的,就是“分析垃圾”.全世界的現代心理学都在做一些愚蠢的事:分析头脑,分析所有那些够成你的头脑的思想。如果你真有静心的经验,你会清楚头脑是不需要分析的。那是在分析垃圾。

头脑是你们唯一的问题!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就是清理你的头脑,但是你並沒有除去那个原因。头脑本身就是问题之所在,所以有可能你解決了一个问题,但是头脑又会创造出另外的问题。这就是病人老是说你们是在骗他们的根源。

你接受心理分析,不管是新的或旧的都没有关系,它们只不过是同一个主题的不同版本。在经过一次心理分析之后,你的头脑觉得新鲜一点,好一点,因为你卸下了你自己的重担,同时你会多了解一些头脑——它能够使你变得正常一点。

头脑的情况也是一样:你可以籍着了解它而除去一个问题——它是花费很大的——但是那个制造问题的头脑仍然存在,心理分析并没有超出头脑的界线。头脑会制造出新的问题——比你所解决的那个问题还更复杂的问题。

没有一种心理咨询具有静心的品质,因为没有一种心理咨询能够产生出一个觉知来。我们的创始者弗洛依德本身并没有觉知。海明现在就在做通过催眠通往静心的事业,在东方的心学大乘者也从来不会去管任何心理咨询,他们甚至不去管心理学或头脑本身,因为对他们来讲,那个问题并不是在于要去解决头脑的问题,对他们来讲,那个问题在于要如何脱离头脑,那是比较容易的,这样的话,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因为一旦你脱离了头脑,头脑就不再有能量可以继续制造问题,否则那个过程是没完没了的。

在东方,心理分析并没有太大的帮助。对西方人而言,我喜欢他们去经历一些咨询团体来清理他们的头脑,然后带着那个干净的头脑来进入静心会比较容易。但是如果你不进入静心,而只是依靠清理头脑,那么你将会一生都在清理头脑,但是任何其它地方都到不了。由于有这种不同的导向,东方必须在大学里面找到位子来静心,而不是去做心理分析……

弗洛依德、容格、阿德勒、阿沙吉欧利或费里滋博尔斯,他们都不知道这一点,甚至连在他们的梦中,他们也没有想到说有人会跟西方人不同……
然而在东方,那是唯一的追寻,整个东方的天才都在这一件事上面下功夫,没有其它的问题:如何超越头脑。因为如果你能够籍着超越而一次解决所有的问题,为什么那些问题要一个一个去解决呢?头脑会继续制造问题,它是一个非常具有创造性的力量。你解决了一个问题,另外的问题又会产生,你又去解决那个问题,又有另外的问题会产生。

对心理分析咨询师来讲,它是一项很好的生意,因为他知道你永远不会被治愈。你的头脑将不会被治愈,他只是咨询你某些特定的问题。你的头脑就是那个根源,但是他从来不去切断那个根,最多只是修剪那些枝叶,而它们又会继续再长出来,因为那个根还在。

静心就是切断那些问题的根。我要再重复:头脑是唯一的问题,除非你超越头脑,否则你将永远无法超越那些问题。很奇怪,甚至到了现在,西方的心理学家都还没有去思考说东方创造出那么多成道的人这个事实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去理会头脑的分析……他们发现了好几百种的方法来帮助你超越头脑。一旦你超越了头脑,它所有的问题看起来都好象是别人的问题。你会达到一种状态——你变成一个山上的观看者,而所有的问题都在下面的山谷里。它们不会影响到你,你超越了它们。

西方保持完全以头脑为中心。在西方,他们所想到的事情就只有物质和头脑。物质是真实的存在,而头脑只不过是一个副产物,超出头脑之外就没有什么了。在东方,物质是幻象的,而头脑则是所有你这些幻象的副产物、投射和梦。你真实的存在超越了物质和头脑两者,所以,在东方,我们将真实的存在分成三个部份:最外层的物质、最内在的灵魂、以及介于这两者之间的头脑。物质具有一种相对的真实存在,它并非绝对真实,只是相对地真实。头脑是绝对的不真实,而灵魂则是绝对的真实。这是人性完全不同的分类。在西方,那个分类很简单:物质是真实的,而头脑只是一个副产物,超出头脑之外什么都没有。

如果你有在静心,那么其它的东西就都不需要了,如果你没有在静心,那么这些心理咨询或许能够有所帮助,它们可以被用来作为静心的垫脚石……西方被各种骗人的东西所剥削,简单的理由就是:他们没有真正去了解静心这一件事,所以,只要有一个白痴说些什么,就会有人去跟随,因为他们不知道静心是什么。静心只有一个意义,那就是超越头脑而变成一个观照。处于你的观照之中就是奇迹,它是生命的整个奥秘。

曾奇峰反复在谈“神情内敛”,一直延伸到人格的构建,可以看得出他是真的在做研究[/B],“神情内敛是通过整体的,直觉的观察所获得的整体的,直觉的感受,一个神情内敛的人的人格,不仅是一种协调的状态,而且是人格的各个部分高度统一后产生的整体功能,因为它不可能通过分析被发现的,所以它也是东方神秘主义根之所在。”
曾奇峰把这种整体功能称为“整合”,整合人格的力量称为“超超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曾奇峰把东方文化称为神秘主义,如果你认为它不可能通过分析被发现,那你为什么要用分析之精神来打破神秘呢?”

其实不用那样复杂,如果你真有静心的经验,你会清楚整合人格的力量的“超超我”这种依直觉的观察所获得的整体的直觉的感受就是静心,或者说觉知,观照什么的,觉知就是整体的直觉的感受和反映,你会认为“觉知”这个词太笼统不够系统,你没有静心的感受。在静心的过程中就是在整合人格。而且只有静心可以整合!

西方的做法是去思索问题,剖析肇因的所在,回到过去,从最源头处探讨事情的根源。无论是解除头脑的制约,或是重整头脑、重整身体,将留在脑中的一切铭印拿掉,这些都属于西方的方式。精神分析学所钻研的领域在记忆里,进入你的童年、你从前的历史,追溯到问题发生的起始,也许在五十年前,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和母亲之间的关系出了问题,精神分析就会从那里着手。长达五十年之久的历史!那是个很冗长的故事,不过,就算如此也没有什么用,因为问题有成千上万处,不是解决一处就能从此一劳永递。你可以进入一个问题的过去,你可研读自己一生的传记,去找到问题产生的原因。或许你可以解决一个问题,但是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在那里。要是你开始去解决这辈子所有的问题,那将会花掉你好几辈子的时间!

精神分析学的方法已经朝身体方面发展,人的头脑总是要做两件不可能的事,其中一件是重新改造过去,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过去已经发生了,你不可能真正回到从前;最多你是进到过去的记忆中,那也只是记忆,不是真的过去。过去已经不复存在了,你无法重新改造它,这是人类无法完成的目标之一,为此人类也已经吃了不少苦。你想恢复过去,要如何办得到?曾奇峰提出“婴儿退行”作用机制,用老子“复归于婴儿”来产生自我认同,其实是多余!过去是已经笃定的事,一切的可能性已经结束,是既成的事实,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余地可以让你重新改造它,你什么事也不能做。

第二件一直主宰着人类头脑的事情,就是建构未来,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未来还没发生,你无法去建构它,未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未来是纯粹的潜能,除非它发生了,不然你什么也无法确定。介于过去和未来之间,人站在现在的位置,心里却总想着这两样不可能的事。对未来、对明天,人总想让一切都很确定,然而未来是无法确定的。

让这件事尽可能地深入你的心中:未来是无法确定的,别浪费你眼前的时间,只为了使将来的一切能确定,未来的特质就是不确定,也别浪费时间回头看,逝者已逝,它已经死了,你不能再对它做什么,顶多你可以再诠释一次,最多就这样。精神分析学所做的就是这个:重新诠释。重新诠释是办得到的,但过去并不会有所改变。

如果曾奇峰真的认为离开咨询师,一个所谓的整合是没有意义的,那就训练瞬间即触的能力来实现整合!


整个东方的方法学可以浓缩成一个字替代“觉知”,而整个西方的方法学可以浓缩成一个字: “分析”。分析只是在绕圈圈,观照则是直接跳出圈圈。分析是一个恶性循环,当你真的进入分析,你会产生困惑:“怎么可能会这样?” 分析永远只能做到半调子的程度,无法真的达到助人的效果。这是不可能的,它会让你更适应你的现实状况,顶多如此。分析是一种适应性的做法,协助你对自己的问题有一些了解,比方问题的起源、以及如何发生的等等。理智上的了解会帮助你较能适应社会,但是你依旧一成不变,分析并无法达成蜕变与彻底的改变。

专家团队

更多专家>

下一篇: 如何摆脱恐惧——海明论集

上一篇: 说谎是不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