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音乐审美与心理健康

发布时间:2018-07-04

音乐审美与心理健康
      在北京大学的讲座
      时间:3月30日(周三)  19:00
      地点:五四体育馆 三楼 多媒体教室
      主办方:北京大学学工部
      主讲人:高天教授

      主讲人简介:
      高天教授,在中央音乐学院创立了我国第一所专门的音乐咨询研究机构--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咨询研究中心,并开始培养硕士研究生。1999年有开设了我国第一家专门的音乐心理咨询机构--“高天音乐心理健康研究中心”,提供临床心理咨询服务。1999年1-8月期间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音乐咨询》节目,专门为有睡眠困难和神经衰弱的听众服务,受到欢迎。对精神疾病的音乐咨询深有研究和实践。

         
      至今已有20多家报纸、杂志和电台、电视台进行了采访报道,其中包括:《北京青年报》《北京晚报》《科学时报》《羊城晚报》《中国青年报》《今日中国》《瞭望》等等。另外中央广播电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上海教育电视台也进行过专门的报道。2002年2月,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讲述》栏目给予专题报道。


      讲座概要:
      音乐是神奇的,当你觉得烦躁、忧伤、寂寞的时候,音乐都会给你带来慰藉。
      现在,又有人用音乐进行心理咨询,根据音乐的舒缓、激烈,忧郁、高昂的不同特点,像中草药那样,组成各种配方,对不同的心理症状进行咨询。对于健康人来说,音乐走进人们的心灵,带来的是心灵的丰富,对于有心理障碍的人来说,音乐走进他们的心灵,带来的是心灵的修复。现代科学让我们更加真切地体会到了音乐神奇的力量。

 

      高天教授:
          大家好!很荣幸今天来到北大(掌声)。
          今天我想给大家介绍音乐审美与心理健康。
         
      说起音乐咨询,可能在中国还比较新鲜。虽然在中国知道的人不知很多,但在美国已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学科了。从用音乐来治病的历史来讲,可以说从人类文明诞生的第一天就已经存在了。过去很多宗教仪式,包括原始部落很多原始的舞蹈和音乐仪式都是具有治病的目的,虽然这些活动如今可能被看作是迷信活动,但在原来确实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今天我们很多学者到原始部落进行调查,也确实发现原始部落的舞蹈、音乐具有很多神奇的效果,其中有很多道理。

          但真正说到学科建立应该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很多的大学都建立了这个学科。为什么呢?
      因为在二战中的一件事使音乐的效果收到了重视。当时美国在东南亚的战场上,战争进行得很残酷。野战医院条件、生活条件非常差,士兵很不习惯东南亚的这种气候。据记载,当时有一个野战医院满地躺的全是伤兵,缺医少药,伤兵情绪也不好,加上天气炎热,蚊叮虫咬,伤兵们一片叫骂声。当时手术感染率非常之高,死亡率也很高。有一个医生,为了使伤兵的情绪有所改善,就拿了一个留声机,播放当时美国的一些大家喜爱的流行音乐。伤兵们听到音乐,很快情绪就平静下来了。当时医生放音乐是为了让大家平静下来、改变情绪,但是后来发现其他很有趣的现象出现了,如感染率、死亡率大大下降了,而且外科手术后的愈合期明显缩短。当时这个现象就引起了他的主意,于是他把这件事报告给美国国防部。国防部就马上给各个野战医院推广这一做法,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二战结束后,很多医生就开始研究这个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听音乐有这么好的效果,人在听音乐的时候生理上到底发生什么变化。这方面的研究变得越来越多。后来,人们发现,人在听音乐的时候生理是有很多变化的。刚开始观察到心率减慢,心跳减慢,呼吸减缓,血压降低。后来运用更先进的仪器观察发现,人在听音乐的时候肌肉电位明显下降。肌肉电位下降意味着人的肌肉紧张度降低,这就是说听音乐使人的肌肉放松了。还有比如说皮温升高,也说明了生理的放松。后来更深入一步发现,人的内分泌也发生了变化,比方说肾上腺素的分泌明显下降,5-羟色胺分泌下降。另外任在于越高兴的时候,脑垂体会分泌出一种叫“内啡肽”的物质,是类似于吗啡的一种物质。人在听音乐的时候这种物质在血液的含量中明显升高。这个现象说明什么呢?人们在心情愉悦,欢欣状态时人的血液中内啡肽的含量一定是升高的。现在很多人有吸毒的恶癖,而毒品实际上是类内啡肽的一种东西。这种东西进入血液以后,会带来很强的欢欣感,使人飘飘欲仙。但外援性的肽类物质进入血液以后
      ,脑垂体本身的内啡肽分泌量下降了,人就要越来越多地依靠外援性的肽类物质,到最后你的脑垂体可能就不分泌内啡肽了,这就完全要依赖外援性的了。这时候,如果你没有这个东西,你就浑身难受、四肢无力。音乐在机理上讲能刺激人的脑垂体。后来很多研究都发现音乐对人的良性生理状态,如放松状态、内稳态状态能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这是美国早期音乐咨询的研究思路。

         
      后来很快,有一些医院就开始雇用音乐家到平房给病人演奏。这就意味着音乐家要介入这件事情了。随着越来越多的音乐家到医院为病人演奏,他们发现这不仅仅是一种娱乐活动,这里面还有很多其他的功能。在他们的实验中就开始发展出各种各样的操作性的音乐活动,包括放音乐聆听、一同合唱、跳舞、演奏等等。音乐家的介入使这一学科发生了质变,音乐咨询就渐渐成熟了。因为它不再是一种单独的被动的听,而是要病人主动地介入。

      很多医院和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人就发现,让纯粹的音乐家来医院做这些事是不够的,要有专门的训练。于是,美国的堪萨斯州大学等几个大学开始设立了这个专业。这个时候标志着音乐咨询成熟了,成为一个系统的专业。

      到现在起发展已经六十多年了,美国有八十多个大学都设立了这个专业,包括本科、硕士、博士。由于它受到心理学流派的巨大影响,它本身分为各种流派:行为主义流派、精神分析流派、人本主义流派等等。而音乐咨询的各个流派有比心理学的流派更为丰富,因为它涉及到音乐的不同风格,由此会衍生出新的流派。所以,音乐咨询的流派是非常多的。

      在美国,音乐咨询的使用面非常广。首先,是运用在精神病院;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领域就是儿童,比如说弱智儿童、孤独症儿童、学习障碍儿童还有社会行为障碍儿童,使用音乐咨询效果非常好。对于弱智儿童,你用正常的教育方式是不行的。然而当你用音乐的手段时,儿童是在快乐的音乐中进行习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寓教于乐”,你会发现效果非常的好。绝大多数儿童都有一个特点:他们非常喜欢音乐。还有一种是儿童孤独症,也就是常说的儿童自闭症。他们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愿意与别人交流。他们有两个基本的症状,一是情感淡漠,他甚至和母亲、家人都没有亲情的联系;第二个特点是语言发展障碍,他不说话,或者说话也是无意义的。他可能嘴里不断地背诵电视上的广告词。语言对他来说,不是起到交流作用,而是用发音形成对自我的一种刺激。医学界目前对孤独症的咨询方面没有好的有效的办法,而音乐在咨询孤独症儿童却是有先天的优势,因为音乐是一个非语言的交流的工具。
      音乐咨询师用音乐的手段和他们交流,而这些小病人大部分都很喜欢这种方式。于是我们经常会发现很神奇的效果,通过音乐使这些儿童变得易于沟通,逐渐让儿童与音乐咨询师建立起良性的关系,然后再把这种良性关系泛化到家庭,和父母建立亲情,这个过程是一个很自然的转化过程,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还可以通过音乐活动让他们来学习情感和思想的表达,包括通过唱歌来学习语言,等等。

      当然还有其他的,比方说综合医院。综合医院里也有大型的使用,如外科手术过程中和手术后的恢复期使用音乐来进行镇痛。还有如妇科的分娩过程中也是用音乐来进行阵痛。听音乐可以减痛,而且这个效果非常之明显。为什么能减痛呢?我们刚才说到内腓肽,内腓肽这种物质不但能让你感到心情愉悦,而且它还有明显的镇痛作用。在医院,得癌症的晚期病人通常要打杜冷丁,因为杜冷丁有明显的镇痛作用。其实杜冷丁也是类内啡肽类的物质。我曾经参观过在音乐陪伴下分娩的过程,可以看到那些产妇的脸上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很顺利地就把孩子生下来了。我的研究生就做过这方面的试验,共四例。这四例都非常成功。后来北京电视台曾给于专题报道。

      还有比如在康复医院,如手术后或交通事故及其他事故造成的肢体残障,其生理功能的恢复也在大量的运用音乐咨询。我举个例子。比如说脑中风以后遗留的普遍问题就是肢体的一侧瘫痪。其中有些人是可以慢慢的恢复过来的,但这个过程非常缓慢,需要花很多年,有些人可能终生不能恢复。这个功能恢复中,有一个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要训练病人走路。虽然可以慢慢恢复,但这是神经系统的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人在走路的时候实际上大脑是在进行着一个精密的计算过程,要计算从一步到下一步,两脚之间的距离有多少,需要花多长的时间、多大的力量,来完成这个动作。但是,通常脑中风瘫痪的病人缺乏这种能力。那么,这个时候给他们放类似进行曲这种节奏感比较强烈的音乐,而且这个音乐的速度是按照他当时的步态的速度来制定的。所以,病人对音乐的节奏和节拍的点是可以预期的,于是音乐实际上就起着协助大脑的计算过程,帮助病人比较容易得找到他的步伐节奏点。当他找到自己的步点时,我们就把音乐的节奏逐渐加快,一直到他恢复正常速度为止。有这方面的研究发现,这种方法效果非常不错。

      最新的研究已进入到新生儿的领域,给新生儿进行音乐咨询。很多早产儿,很危险的,可能活不下来。
      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功能很弱,甚至连吸奶的动作都完不成。于是有的音乐咨询师在这方面研究之后,发现用音乐可以加强它吸奶的力量,使早产儿能够尽快的发育,获得比较好的发展。

      在戒毒和监狱里音乐咨询也得到应用。吸毒和听音乐产生的感觉类似,都是刺激内啡肽的分泌。在美国有一个音乐咨询的流派,就是从戒毒的研究开始的。它提出的一个理念就是legal-high,可以翻译做“合法的高峰体验”。在中国人们喝酒多了也叫喝高了。人在喝酒,吸毒之后常常产生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可以成为一种“高峰体验”。而如果进入一种深度的放松状态,也就是被催眠得状态后,聆听音乐所产生的愉悦感和欢欣感会比平时清醒状态强烈得多,也就是一种“高峰体验”。在美国就有一些音乐咨询师使用音乐来替代毒品或酒精所带来的高峰体验,从而帮助病人逐渐地摆脱对毒品或酒精的依赖。我的一位研究生在戒毒所做他的硕士论文,尝试这种方法。吸毒人员果然告诉他说,这玩意跟我们吸毒的感觉差不多。当然大家不用担心说听音乐会不会产生跟吸毒一样的依赖,因为你听音乐所产生的感觉是由于你内在的内啡肽的分泌增加而产生的,所以它只能让你的身体更好。

      由此可见,音乐咨询的应用是很广泛的。下面我想讲一下为什么音乐能够治病。
      一般来说,音乐咨询是基于音乐的四个基本功能:
      第一个基本功能是音乐的生理功能。这个其实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人在听音乐的时候客观上生理会发生很多很多改变的。很多像音乐的镇痛啊,音乐的放松啊,减压啊,很多很多,实际上都是单纯依靠音乐的生理功能。

      第二个基本功能是音乐的社会功能。因为音乐从其起源上来讲,是一个社会性的东西,它是不能被一个人自娱自乐的。也许,这几天你一直自己在家唱歌,演奏乐器觉得很快乐,但是不能永远只唱给自己听的,这种活动本身要和别人互动的。那么它就是一种社会的活动。我顺便说一下,为什么北京很多老年人跑到大街上去跳舞、扭大秧歌。我第一次从美国回来时惊呆了,看到很多老头、老太太在大街上穿着红红绿绿的衣服,脸上抹着五颜六色的粉,还有那么多人围观,觉得这不像中国人的民族性格。中国民族性到老了以后要比较含蓄,穿衣服尽量要穿深色的衣服,不穿花衣服,更不要说大庭广众之下又唱又跳的。但我确实看到了这些老年人对这项活动的喜爱和享受。曾经有一阵北京市政府要取缔这项活动,因为到处都在敲锣打鼓,噪音污染,影响别人休息。但老人非常喜欢这项活动,所以不能这样做。为什么呢?因为老人在晚年最怕的就是孤独。他从原来的社会角色和社会联系中退下来以后,进入了一种社会性的孤立状态,这对于老人的身心健康可以说是第一杀手。老人一旦进入孤独状态,他的生理健康状态就急剧的下降。他会认为自己现在是一个废人了,成为了别人的包袱,身体也觉得不灵便了,出门也不方便了。老年人最怕的就是孤独感,而扭秧歌这种活动给老年人提供了一种重新建立新的社会联系的环境。活动活动筋骨倒是次要的,主要是他的心理的需要,保持和建立自己的社会联系的需要。

      现在我再回过头来说音乐的社会功能。比方说在精神病院里,一个病房也许是4个人,也许是6个人,尤其是长期住院的病人可能住了8年、10年、12年。这几个病人共同在一个房间生活了很多年,却互相没有说过话。这种自我封闭的状态对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人的正常的心理状态必须建立在正常的社会功能和社会联系的基础上。那么音乐咨询师要做什么呢?音乐咨询师会把病人们组织起来,围一圈,大家在一起唱歌,演奏乐器,或者其它的音乐活动。病人不得不把自我封闭状态打破,参与集体的音乐活动,从而感觉到自己成为这个集体的一员。病人可以分享音乐,还可以分享每人的内心感受,例如我喜欢不喜欢这首歌,这首歌让我想起什么,想起了我小时候干过什么,或者有的时候音乐是很煽情的,会引发他的情绪反应,让他把他的情绪反应说出来和大家分享,于是这样就能打破他的社会孤立状态。合唱也好,合奏也好,互相要很注意听别人的节奏、音量。你快一点都不行,你快一点或慢一点都会破坏整个音乐的效果。所以说,音乐是一个精密的互相协作的活动。在这个过程中,音乐会帮助病人逐渐打破自我封闭的状态,潜移默化的产生和别人交流的欲望。

      第三个是音乐的情绪功能。大家都知道,音乐是会影响人的情绪的。比如说你情绪不好的时候,找点好听的音乐来听听,你心里就舒服多了。这是一个很好的过程,会调节你的情绪,对你的生理会有很好的作用。但这还不是音乐咨询。我们说音乐咨询有三个基本要素,缺一不可的。一是音乐咨询必须有音乐,没音乐怎么叫音乐咨询啊?二是必须有病人,没有咨询对象也不能成为音乐咨询。如果你不是病人而是个普通听众,只能够称为音乐欣赏;三是最重要的一点,音乐咨询不能缺少音乐咨询师。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你自己买些唱片,回家自己听,也只能是音乐欣赏,而不是音乐咨询。不断地有人问我说: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些音乐,告诉我们在什么情况应该听什么音乐,好像让我给他开一个音乐处方似的。我说这是错误的概念,音乐咨询必须有音乐咨询师的参与。因为音乐咨询师和病人的关系可能是音乐咨询过程中的关键部分。

      现在我回到音乐的基本功能情绪功能。如果说你心情不好,我不会说给你一个处方让你回家听去,我也不会给你在这放一些好听的音乐,然后你说心情好点了。但是你一转身回去,所有的坏心情就都回来了。我听说很多医院也有所谓音乐咨询,基本上就是属于这一类型,只是简单地给病人放点音乐。他们可能认为音乐这个东西即使听不好,至少听不坏(笑声)。总有好处吧。实际上,我在很多场合都呼吁他们,千万不要有这种误解。音乐这东西搞不好就会听坏的,会出问题的。我在临床上就见到过我的病人在进入了催眠状态之后,由于音乐的影响产生了非常痛苦压抑的联想,以至于停止呼吸。另外我们还有一个规定,不能给意识思维不正常的人,例如精神分裂症的病人听西方交响音乐,因为会恶化他们的病情。

      那么,我们是怎么做的呢?比如到我的诊所来进行音乐咨询的人通常抑郁的比较多,比如说失恋了呀,遭受生活事件的打击了呀,亲人去世了呀等等,他们很痛苦。这时候我不会说,给他放个好听的音乐,听得挺舒服的就走了,这是骗人的。他出了门,一切烦恼痛苦的东西就都回来了。没用。那我们是怎么做的呢?我们有一个原则叫同步原则,就是说我的音乐是要和病人的情绪是同步的。也就是说,来访的病人一定是心情不好才来的,而我在这个时候至少是一开始的时候使用音乐一定是悲伤的、愤怒的、烦恼的,一定是这样的。那么这个时候音乐就和病人的情绪同步了,产生共鸣了。这时候他才能进入音乐,然后我才可能用我的音乐去影响他。然后我可能会用更痛苦,更悲伤的音乐来促进他,让他的情绪进入深层,充分挖掘,充分地释放。一般人心理出现问题,基本的一个机制就是压抑。压抑本来是人的一个自我保护的功能。你要是碰上倒霉的事,你一天到晚都哭丧着脸,不分场合的哭,不分时间的哭,那所有的人都认为你不正常,有毛病。所以人总是尽量压抑自己的痛苦,能压多少压多久。有些病人也会说,我回家也哭,天天都哭,可是这个哭是你压抑不住的那一部分的哭。终于忍不住了我就开始哭,哭到好一点了,我就继续压抑。但是所有的心理问题都是由于压抑而造成的。所以我们在音乐咨询中不断强调宣泄,把所有痛苦的情感要淋漓尽致的宣泄出来。宣泄到什么程度呢?很可能今天你失恋了、你离婚了,你痛苦,你可以在这宣泄,甚至我要你宣泄你童年时带来的痛苦。小时候妈妈不给你奶吃,你很痛苦,现在我就要你宣泄你小时候没奶吃的痛苦。你可能说我早就忘了。但我可以告诉你,实际上这是忘不了的,都在你内心深处,会跟你走一辈子。所以说童年经历不好的人,往往他的人格结构就被扭曲,他的心理健康状态就有明显的障碍。我们通过宣泄来激发人的自救力量。我们相信人都有自救力量的,这个力量就是内心深处积极的力量、生命本能的力量。但是在这种积极的力量的上面积压了很多沉重的包袱,从小时候背到现在的包袱。如果要是能够把它扔出去,给它卸下来,积极的生命的力量自然会抬头。我很喜欢把这个过程形容成炒股。炒股下降到谷底的时候,它一定要上扬,它不会无止境的下降。我相信情绪的宣泄也是遵循着同样的曲线。

      举一个例子。我有一个病人。每次给他咨询时,前一个小时我都跟他谈话,详细了解他这种背景,成长经历、家庭情况、甚至上周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事情都要问清楚。然后我让他躺在床上,给他催眠。他进入催眠状态以后,就是半睡半醒的状态,我就给他放音乐。同时我就开始引导他进行想象。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会给他一个情景的设定,比如说你想象一下你走在小路上,或者你走在树林里,或着你站在湖水边等等,也有的时候我会说你站在一个楼梯里边。然后我就会让他告诉我现在看到了什么,让他自己想象。然后他就会想象,比方说“我走在小路上,我看见小路边有花有草还有树木。”我会继续问你还能看见什么,因为音乐是不断变化的,音乐就是引导病人产生各种不同的联想,我们把它叫自由联想。这种自由联想很快就会把他们内心深处的压抑带出来,或者像做梦一样,稀奇古怪的,有时候在天上飞呀,有时候在水里游啊。有时候说自己是一只鱼啊,有的说自己是一只狼啊。比如有一个很柔弱很漂亮的女孩每次一想象就说她是一只狼,眼睛发着红光。有些想象会把他童年的经历带出来,回到童年,回到两三岁,甚至有一次我还把病人催眠到几个月大吃奶的时候,都可以看到。如果你心中有很多压抑的负性情绪的话,一定会投射到你的想象中,然后就开始发泄,你内心深处可能常年不愿意面对的东西都浮现出来。后来又一个朋友骂我是“搅屎棍”,说是人家多少年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被你给搅起来了,我说这东西你不搅它老沉积在那会出问题的。

      回到我刚才说的,那内心的这些东西会越走越深什么时候到头啊?不用管。他自然有他的办法。
      我有一个病人,他童年有很多问题。有一次在咨询的时候,我引导他回到童年。我说:“现在你回到童年,你看到自己的屋子,你能看到什么?”
      他说:“这是我的床,那边是桌子……”,然后他说:“那边是一个大衣柜。”那时候我看到他的面目表情开始紧张了。我说:“你看到这个大衣柜有什么感觉?”他说:“我害怕。”我说:“什么东西让你害怕呢?”他说:“我不知道,我总觉得大衣柜里有什么东西。”我说:“你敢不敢把大衣柜给打开呢?”他说:“我不敢。”后来呢,他说:“哎呀,大衣柜自己开了,里边有一个鬼。”我说:“鬼是什么样子。”他说:“披着黑色的斗篷,只能看见它的眼睛。”很恐怖啊。

      从那以后每次我给他咨询,都有这个情况出现。那个鬼不是在门后头从门缝里偷着看,就在那个屋子里藏着,每次都吓个半死。因为他讲的这个故事很恐怖,我使用的音乐也很恐怖(笑声),非常强烈的音乐。

      后来我都有点着急了,到底这是什么东西。如果是搞心理学的,特别搞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心理咨询师主要的一个目标就是要解释这个鬼到底代表着什么。它一定有它的象征性,也许是一个人,也许是某种观念,或是体验等等。我始终弄不清,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后来有一次,我使用的音乐非常的恐怖。刚一放音乐,还没引导他,他就说“我又看见了。”我知道他又看见这个鬼了。
      这次我说:“你勇敢一点,我跟你在一起。”这时我捏着他的手。他说:好。我说:“你仔细看看它的眼睛。”因为通常这样做会使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但是我这一招没奏效。我说:“我们走近一点。”他说:“我不敢,但是它过来了。”我说:“你感觉怎么样?”他说:“我还行。”我说:“好,这次比原来勇敢了,我们共同面对,不要怕。”然后他就说:“哎呀哎呀,它过来了,过来了,突然他到我跟前了,然后又突然说他跟我合二为一了。我变成穿着黑斗篷的这个鬼了。”

      怎么会这样呢,我也很意外。然后我问:“现在变成这个黑斗篷的鬼了,你什么感觉?”他说:“我感觉很好!(笑声),我现在开始膨胀,我越变越大,我觉得我身体越来越有力量了。”最后我问他说:“你变成什么了?”他说:“我现在顶天立地,我俯视着整个世界,觉得这个世界很渺小。”然后我说:“你现在什么感觉?”他说:“我现在充满了力量。”突然他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我觉得生活是这么美好。”

      他本来有很严重的抑郁症。抑郁症最大的特点就是觉得活着没意思,老想自杀。咨询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我认为是很有意义的一句话。这时候我的音乐仍然是刚才很恐怖的音乐,因为我根本来不及换音乐。但是,这时候本来是一种消极体验的愤怒恐惧的音乐,这时候完全变成力量了。他体验到的是力量的感觉,很强大。所以,当病人的积极的生命的力量抬头的时候,既使我给他的是这种伤感的痛苦的音乐,他仍旧会都会产生积极的联想。当然在后来的咨询中我就开始换音乐了,目的是强化他的那种积极体验。他说我现在感觉越来越好。

      最后我们搞清了他这个鬼是什么东西,是内心中长期自己不敢面对、不敢接受自己的地方,自己觉得自己最阴暗的地方,所以他否认它的存在。但是终于这时候他可以接受了。

      实际上人往往是这样的。人的内心人格结构,既有光明的一面,也有黑暗的一面。我们总是要把自己好的一面呈现给别人,得到别人的认同;而这时候有些不可告人的东西是要藏起来的,决不能告诉别人的,要是知道了别人可能会笑话或看不起我,认为我很龌龊,很肮脏。每个人实际上都有这种心理。而心理健康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志是什么呢。就是自己能够接受自己,全部地接受自己,包括自己的阴暗面。

      所以我当年学习音乐咨询的时候,课堂上有一个重要的训练过程,就是每一个人把自己的阴暗面讲出来。把你从来不敢讲的事情,就在我们集体中讲出来。最后讲出来的结果是什么啊?结果是我原来觉得自己最肮脏、最见不得人的东西原来大家都有(笑声)。然后你就发现你的心理不再阴暗了。所以你要接受自己,这样你的心理就是健康的。你的阴暗面越多,你的心里越不健康。

      在刚才那个例子中,那个鬼实际上代表着他内心中不可告人的阴暗面,他自己都害怕的东西。最后跟他合二为一。而这些东西往往是什么呢?实际上往往是你的生命力的源泉。很多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发现,我们曾经认为我们生命中最见不得人的一面往往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力量。所以要把它转化为积极的东西。那么你的心里就健康了。

      现在我们要进入我们今天的话题音乐审美,这也是音乐的第四大功能。它跟前面是有关系的。音乐是一个美的东西。有人把音乐形容成艺术宝塔上最美的皇冠。因为音乐它是最抽象的,但是它给人的带来的美的体验又是最强烈的、最直接的。那么音乐审美和心理健康有什么关系呢?这一点在我后来的临床实践中越来越强烈的感受,真正的音乐咨询之所以有效,就是因为音乐之美。我可以骄傲的说要比传统的心理咨询方法要强大的多、快捷的多,它的强大、它的快捷在哪?就是因为它有强大的美的力量。

      那么音乐之美究竟能对人的心理健康起什么作用呢?首先我们说人创造音乐这门艺术,就不是为了茶余饭后的消遣娱乐。它对人的生活本身有重要意义。为什么你看所有的民族,即使没有文字的最原始部落,他也一定有音乐。人类在早期社会是非常封闭的,互相没有来往,也不可能交流音乐。所以它产生的各种歌舞形式一定都是自发的。而且你会发现越是再原始的文化中,歌舞形式就越发达。只是到了现代社会以后,这些东西慢慢的专业化了,有了专业分工,最后变成音乐家的特权。那么人类无论专业音乐也好,土生土长的民族音乐也好,它都是美的。那么人类为什么要去不约而同的去发明音乐?特别是早期人类,连基本的温饱和生存都不能保证,为什么花这么多工夫去搞这些东西?人类永远不是傻瓜,他一定有他自己最深层的原因。也许人类自己都不知道,就像有些动物一样不知道,但它会做很多对生命有益的活动,比如它生病会自己找草药吃,人类也是这样。人类之所以从事音乐活动,一定是觉得它对人类的生存有很重要的意义。从音乐咨询的临床上得到的现象看,人类的音乐就是为了达到咨询的目的。

      以前我的导师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 “Life is beautiful, even it is pain.”,
      生命是美丽的,既使痛苦的生命也是美丽的。现在通过我的临床我越发觉得这句话是真理。具体的讲,我的病人是带着精神创伤到我这来的。比如离婚,失恋,失去情人,甚至受到性攻击等等。这些痛苦的事件一旦产生,给人带来了心理的创伤。它是痛苦的,我们就不能改变这个事情本身。但是我们能改变的是什么?能改变的是对这个创伤事件的体验。对于认知心理学来说,我们应该转变态度,看到这个事情的积极方面。所谓“塞翁失马,焉知祸福”。一个人没考上北大也许是好事,考上北大可能你还跳楼了呢。(笑声)

      我们要改变着这件事情的体验,但是怎么改变?你们想象一下。我先说一下我咨询的方法。我先给病人催眠,然后让病人进入自由联想。比方说我让他回童年,他童年有很多创伤。我让他回到了三岁、四岁,让他看家里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我看到我妈。我说:你妈在干什么?他说:我妈很生气的样子。我问:你妈卫生么生气?他说:因为我把花瓶给打了。那我说:你妈还在干什么?他说:我妈现在要过来打我,我在哭。我说:你现在什么感觉?他说:我感到很恐怖,我害怕得要死,我浑身都在发抖。我们想象一下,病人是在悲伤的音乐背景之中重新体验和经历着童年的痛苦。

      这时候他完全回到他童年的状态。那么这时候他在重新经历他的童年创伤,这不是很糟糕的事情么?就像我刚才说到的,音乐这个东西听不好也是能听坏的,是可能造成的二次创伤的。病人已经回避了几十年的事情,可能已经忘了,你又用“搅屎棍”给他搅出来了。这个过程是一个很危险的。

      但是,音乐咨询师和音乐在陪伴和支持着他,更重要的是陪伴他的是非常忧伤但是非常美的音乐。这种音乐首先给他提供安全感。更外一个呢,这段音乐是很美的,他会把你从生命的痛苦之中消极的体验逐渐转化为一种凄美的体验,这实际上就已经转化成为了一种积极体验。这点我觉得是最重要的。你们想想,他当时可能只是在想:哎呀妈妈要打我。但是现在有非常哀伤的音乐伴随着他,他会发生什么感觉?

      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看电影:有一个小孩子在那儿挨打、哇哇大哭,你可能只是看到生活中非常司空见惯的一幕。但是如果这时候,电影上配有一段非常忧伤的音乐背景,那么整个这个画面和这个故事就不一样了。它会让你体会的不仅仅是一个孩子挨打,还会让你体会到一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但对人的生命、对母子之间的那份情感最深刻的体验,非常复杂的感情。那么你的消极的体验已经开始转化,最后变成一种悲剧式的积极的体验。

      下面我讲述我的一个病人的转化过程。她是一个大学生,性格就像男孩一样,但是她很抑郁。她对我谈起很多过去的事情。比如她家在一个四川的小城镇,小时候家里很苦啊等等。她每次跟我叙述是都是很冷静的,没有任何的情绪在里面,就想说别人的事情一样。我就很奇怪,觉得怎么会这样。我问:“你现在讲这些有什么感觉?”她说:“我没有什么感觉啊。”我说:“这就是问题,你讲自己痛苦的故事却没有痛苦的感觉,这不是说明你坚强,而是说明你有问题了。”

      她跟她妈妈有很深厚的感情,她的妈妈在兄弟姐妹几个孩子里最疼她。她告诉我,她有一个很内疚的事情,就是在北京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天突然接到她哥打来的电话,说:“咱妈快不行了,你赶快回来。”她就赶紧坐着火车回去了。但那时候火车不像现在这么快,等她到家的时候,她妈妈已经去世了。她进去以后,非常冷静,没有哭,甚至没有掉一滴眼泪。事后她哥就对她说,“你看,咱妈平时最疼你,可是咱妈死的时候,你连一滴泪都没掉。”她回到学校以后也非常的平静,该做什么做什么,以至于全班同学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妈妈去世了。她只是说家里有点事。她以为这个事情就过去了。但是她自己也在奇怪,“我这个人这么是个冷血动物?”之后她的症状就出现了,焦虑、自我评价低下。

      我们终于经过二十多次的咨询,在一次催眠中我问她说:“你现在看到什么?”她说:“我现在看到医院。”我说:“咱们往医院走,进去后你看到什么?”她说:“我看到病房,看到我妈躺在病床上。”我说:“你叫叫你妈。”她说:“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见。”我说:“那你再走近点试试。”她“走近”后突然说“哎呀,我妈死了”,然后就哇的一声,开始大哭,号啕大哭,就像疯了一样,“妈呀,我回来了,你睁开眼啊,你看一看我吧,你女儿回来了……”然后就拼命的摇她妈。这时候的想象完全不是当时的情况,而她当时是一滴眼泪都没有。然后她说,医生要把那个白单子给他妈盖上,她就嚷说“你们不要动,我妈没有死,谁也不许盖”,哭得声嘶力竭。我也很感动,以至于我都说不出话来。我也开始哭,跟着她流泪。这个时候,她第一次把她对母亲去世的压抑的感情释放出来了,而这个时候我用的音乐也是最痛苦、最悲伤的音乐,这时我感到的是一个女儿对母亲这种深厚的爱,我感到人类一种最深刻的感情,我被深深地感动了。这时一份多么美的感情呀。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份对母亲的深厚的爱,她是把它压抑下来了。顺便说一下,如果是经典的精神分析学派的心理咨询师会对我说:你要保持冷静,保持中立。要不然她哭,你也哭,到底是你们谁救谁?(笑声)。

 

[1] [2] 下一页

专家团队

更多专家>

下一篇: 音乐疗法的发展历史

上一篇: 从音乐疗法的角度认识音乐的审美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