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行为主义音乐疗法流派

发布时间:2018-07-04

近50年来,行为主义流派在心理咨询和心理学领域占有优势的地位。从16世纪左右在西方国家的发展的思潮促进了行为主义的兴起。这时的行为主义具有以下的特点:(1)崇尚对假设的实验检验,远离对权威的盲从;(2)崇尚物理主义,远离精神活动;(3)崇尚科学,远离神秘主义。到了19世纪末,这种观点导向了实证主义的哲学思想。早期的行为主义就是实证主义的延伸,拒绝任何不能用物理量化或可测量的假设(Baars,1986)。

行为主义造成了一个强大的运动,形成了一个能够客观地对人的思想和行为进行研究的心理学派。行为主义不是聚焦在对潜意识的分析,而是通过物理科学的方法研究人类行为而发展出经验的心理学理论,包括建立研究方法,规范的实验设计,和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Baars,1986;
Wilson,
2000)。行为主义的理论哲学是建立在行为分析的科学研究的基础上的。通常人们会认为,行为主义排斥一切不能够通过客观评估进行操作定义的事物。这种看法实际上是不正确的。行为主义的理论清楚地承认人的内部事件的重要性,它认为排除无法触及到的内部事件是错误的。相反,行为主义试图寻找一个有结构的认知模式来对不能观察到的内部事件作为对外部行为的解释说明(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在1950年代后,行为主义在研究和临床评估及心理咨询中开始使用系统的研究方法。在开始的时候,这种新的咨询方法被认为是一种在临床咨询中的新的现代学习理论的应用,而随着时间,行为主义咨询逐渐成为当今一个用重要影响的有效临床咨询取向(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当代行为主义咨询的基本理论

当代行为主义咨询可以分为三个不同的流派: 第一个流派是应用行为分析(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
他的理论基于斯金纳(B.F.
Skinner)的操作性条件反射的原理,认为行为是其自身的结果的一种功能。因此咨询干预强调改变人的外部行为与结果的关系(Skinner 1948;
1953)。在行为分析的方法技术的应用包括:强化(reinforcement)、惩罚(punishment)、消弱(extinction)、奖励(contingencies,注:该术语在国内常被翻译为“列联”、“应变”、“权变”“后效”等等,较为生涩难懂。本书作者翻译为奖励,以达到通俗易懂的目的)、代币经济(token
economies)、以及刺激控制(stimulus
control)。第二个流派发展了这些方法,并把巴甫洛夫理论中的经典条件反射原理的“中介刺激—反应”(mediational
stimulus-response)也包括进来。巴甫洛夫以及其它行为主义的理论家们(E. R. Guthrie, Clark Hull,
以及Joseph Wolpe)认为中介变量(mediational
variable)或干预是重要的。由于外部行为和认知的过程被认为同样是通过学习原理形成的,并决定着外部的行为,因此认为中介变量是行为矫治的目标。其方法技术被称为“中介刺激—反应”,包括暴露疗法、系统脱敏、以及想象(Wheeler,1981,
Wilson, 2000)。
以行为主义的理论和研究为基础的行为主义咨询一直持续到上世纪60年代末,行为主义咨询师开始从社会、人格、以及发展心理学的角度探索他们的咨询策略。由此出现了第三个流派:Bandura的社会学习理论。社会学习理论认为人类既不是主动也不是被动地对环境进行反应,而是有选择地参与周围环境的互动过程(Bandura,1969)。社会学习理论的基本特点包括替代性学习(vicarious
learning, 即示范),象征性过程(symbolic
processes),和自我调节(self-regulation)。对于“自我调节”的认可导致了新的咨询形式:社会—认知咨询。这种咨询模式认为行为是基于三个相互区分,但是又相互联系的调节过程的:(1)外部刺激事件;(2)外部强化;和(3)认知中介过程。一个人是如何感知和理解环境中发生的事件决定了他的行为。因此,社会—认知咨询方法强调人的自我方向(self-directed)行为的改变(Wilson,
2000)。
到了上世纪70年代,认知过程的因素对行为主义咨询的影响的越来越大,于是到了80至90年代,情绪的改变在咨询中的角色进而也受到了注意。时至今天,行为主义咨询师们开始对行为、认知、和情绪的复杂互动关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Kim, 2004)。Arnold Lazarus注意到人类行为反应的“激发顺序”(firing
order),例如,一个愤怒的人不经考虑(认知)便立即采取攻击(行为),而一个受到刺激的人则是不断地琢磨(认知)他所感知到的细微刺激,直到这种对刺激的感受达到一个足够大的程度,然后才进行攻击(行为)。咨询干预的焦点在于发现并改变这一社会的、情绪的、认知的和行为反应的“激发顺序”并阻断不良的事件发展的顺序(Wiloson,
2000)。


行为主义音乐咨询
行为主义的原理在临床咨询上应用的报告从1949年开始越来越多地在美国的心理学杂志上开始出现。
从1960年代开始,在音乐咨询领域中应用行为主义原理的文献也开始出现,并迅速地成为美国音乐咨询的主流。美国音乐咨询之父Gaston(1968)呼吁在音乐咨询的干预中科学地运用行为主义的咨询原则。他认为音乐是人类的行为,因此对这一人类情感领域进行科学地干预是必须的。Gilliand
(1962)认为人类对音乐刺激的反应是条件反射,明确地反映出了经典条件反射的原理。Sears
(1968)提出了客观对行为进行分类的模式框架,从而促进了对音乐咨询功能的理论性理解。
创刊于1964年的美国《音乐咨询杂志》是世界上最具有权威的音乐咨询学术期刊,致力于音乐咨询的研究。Gfeller (1987)
回顾了从1964到1984年的20年期间在《音乐咨询杂志》上发表的研究文献报告,显示了行为主义与音乐咨询之间的重要联系。Gfeller发现在《音乐咨询杂志》的早期的期刊中,音乐咨询的文献报告更多地与精神分析的理论有关。但是,从1964年到1979年期间呈现出下降趋势,而与行为主义理论有关的论文急剧增加。因此Gfeller得出结论说,行为主义和精神分析是音乐咨询专业领域中主导的两个理论取向(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如果现在我们浏览《音乐咨询杂志》就仍然可以看到,所发表的大部分论文都是具有明显的行为主义方法特点的研究报告。
在1970年后,很多音乐咨询的文献都报告了基于操作性反应和经典条件反射原理在音乐咨询临床的应用(Dorow,1975; Madsen &
Madsen, 1968; McCarty, McElfresh,  Rice, & Wilson,
1978)。行为主义取向的音乐咨询作为一种基本的心理咨询方法从此被人们普遍接受(Standley,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时至今日,认知—行为取向成为音乐行为主义咨询的主要潮流。首先,由Albert Ellis建立的理性情绪咨询(Rational Emotive
Therapy,
简称RET)出现在文献报告之中。1987年,Bryant报告了基于RET原理的认知音乐咨询干预方法,他认为一个人与音乐的关系显示了他的合理或不合理的价值观、态度和信念。因此,音乐咨询师可以通过音乐来帮助病人来发现,澄清,检验,争论,反驳不合理和谬误的观念。而Ellis本人则发明了通过使用幽默的音乐来激发认知的改变(Ellis,
1987,2003)。美国著名音乐咨询家Thaut (1989)
提出情绪的调节在在行为学习和改变过程中的重要角色,以及情感,认知和行为之间的重要联系。在他的方法中,音乐咨询师使用音乐感受中的情感和动机特性来改变情绪。由于情绪与学习之间的直接联系,Thaut主张音乐引发情感和对情绪影响的方法技术可以与传统的认知咨询—行为咨询相结合。

Selm(1991)介绍了以音乐咨询的自我调节技术为主要特点的,针对慢性疼痛的认知—行为咨询模式。作者主张音乐咨询师使用多种综合的方法,强化病人获得新的知识,挑战旧的信念,并教会病人练习新的自我调节技能。通过渐进放松训练和自我调节技术,例如生物反馈,来对不良的躯体和情绪反应进行脱敏的方法也出现在音乐咨询的文献报告中(Davis,1992;
Hanser, 1990; Nandel, 1996; McCarthy, 1992; Rider, Floyd, & Kirkpatrick,
1985; Robb, Nichols, Rutan, Bishop, & Parker, 1995; Scartelli, 1984)。
现在,由于行为主义的音乐咨询方法具有操作性强,重视行为观察的客观数据作为疗效的证据等特点,所以更容易为医院的管理机构,医疗保险公司和包括医生护士在内的其它学科咨询同行所接受,所以在美国的各种医院和医疗机构中,行为主义音乐咨询成为基本的主流咨询模式。因此在美国,一个音乐咨询师个人无论是倾向或偏爱哪一种理论取向(心理动力,人本主义,行为主义等等),但是掌握和熟悉行为主义音乐咨询的干预方法和行为观察评估的方法和程序都是必要的,这对顺利地融入自己所服务的医疗机构的组织结构和体系,更好地与其他医疗同事进行合作都是很重要的。


行为主义音乐咨询的方法
在过去的50年里,行为主义的音乐咨询经过了强有力的发展,并形成了众多的方法技术。现在,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成为了主要的音乐咨询方法,并具有其独特的,建立在大量研究基础上的方法学。这些行为主义音乐咨询的方法是建立在四个行为主义的重要原则基础上的。咨询干预的四个步骤是:行为主义咨询师的目标是确定(identify),改变(modify),计算(count)和观察(observe)行为,或作为认知或情感的外在指标的行为。虽然当大部分人们当参与一个行为的训练的时候会不可避免地意识到,或包含认知和情绪的感受,但是行为主义的方法只承认通过行为观察的途径所获得的认知或情感领域所提供的证据。例如Robb(2000)对住院儿童的行为进行了操作性反应的界定,以客观地检验儿童们与他们医疗环境的关系。此外,Ghetti
(2002) 检验了在各种不同的音乐条件下,一些具有严重身体残疾的学生的可观察到的行为变化。
当某一特定的行为被锁定之后,就要对行为的发生数量进行观察和记录。这个过程必须要在任何行为咨询的干预之前完成,以便确定咨询干预的必要性,并成为后面的咨询文件记录的一部分。

行为主义咨询的下一步骤是在环境中使用奖励,以便对病人的行为矫正向过程积极方向产生影响。奖励可以根据病人的不同情况而范围很广。一些人认为不应该滥用奖励,他们批评说奖励就其本质上来说实际上起到了“贿赂”的作用。其实这些人没有意识到,如果他们的工资突然停发了,他们很可能就会停止去上班工作,同样,他们会很注意自己孩子的成绩单,并及时夸奖孩子,以便让孩子更加努力学习。当然,咨询师同样也希望自己的病人更够独立,自觉和觉悟。但是如果这些病人能够自发地做到这一切,也就不需要咨询师的存在了。所以一个新的,好的行为模式在建立起来之前,有目的有选择的奖励是必须首先建立起来的(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最后的一个步骤是通过对靶行为持续的观察,或干预后的测评对行为咨询干预的结果进行评价。当某一特定的标准达到后,包括独立和自我保持某一新的行为模式,咨询就可以结束了。行为主义咨询师着重考虑尽快和有效地减轻病人的紧张,不适,或挫折感,所以,对咨询干预的方法技术的选择都是基于这种考虑的。行为主义咨询师的责任是在咨询干预实施之前选择靶行为,并必须使用可观察到的方式记录这些行为向期待的方向变化,才可以被认为咨询是成功的。有几种科学的设计可以被用来明确地确定一个奖励或一组奖励对一个特定的病人是有效的。很多好的教科书中都可以找到这种行为技术或应用行为分析的方法(Alberto
& Troutman, 1995; Bergin & Garfield, 1994; Cooper et al., 1987; Madsen &
Madsen, 1998)。应用行为分析法(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是一种单一对象研究,为临床咨询师提供了直接测验某一特定的方法技术与余某一特定的病人行为的功能性的关系的很好的方法(Hanser,
1995)。在后来的文献中,对于行为主义方法的临床使用越来越普遍,而且我们发现这些方法设计对于临床咨询师来说,可以不需要大量的病人或被试作为大样本和繁琐的统计学模型(Gregory,
2002)。
下面我们要简单地介绍一些行为主义咨询是常用的操作性反应和认知—行为方法技术。

操作性反应的方法技术(operant techniques)

行为的强化技术
操作性反应技术是指培养新的行为模式,或对环境中原有的条件进行重新结构以促进适当的行为反应。新的行为一旦出现,就必须立即给与强化反馈。这些方法技术包括:任务分析、提示、消退、无误学习、连锁化、塑造、逐次渐近、以及演示。


提示(prompt)是帮助咨询对象建立新的反应的最基本的方法,它是有助于增加一个我们所期待反应出现的频率的简单的信号。例如,当一个儿童学习识别物体的名称的时候,老师呈现一个球体,而儿童不能回答这是什么的时候,老师会用嘴发出“球”的拼音的第一个音节“qi”作为提示。音乐咨询师使用音乐作为提示的信号来引发一个行为反应,或提示引发一个老年痴呆症病人的回忆。当我们所期待的反应不再需要刺激信号的时候,咨询师就会撤消提示信号。而消退(fading)则是为了让一个期待的行为能够独立存在和成为习惯的时候所使用的一个系统地撤消提示信号的过程(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任务分析(task analysis)是指把一个特定的活动按照其组成部分或顺序结构进行分解。Standley (1998)
展示了对一所新生儿咨询机构里的早产婴儿使用按等级分解作业的方法逐渐增加复杂的刺激,以促进婴儿的神经承受能力的干预效果。当各种感官的刺激有系统地被引进的时候,音乐能够帮助保持婴儿的平静状态。结果显示出适应能力的加快预示着婴儿的神经系统的成熟的增加,和出院时间的提前。另外,Darrow
(2000)等人的研究报告显示,作业分析的原则对针对听力障碍儿童的全部音乐咨询的方案和课程设计全都适用。

无误学习(errorless
learning)是指在不出现错误的前提下尽可能快地建立一个正确的行为反应的方法。例如,一个智力发展障碍的儿童学习使用勺子进食,
他在咨询师的帮助下用勺子取食后直接送到嘴里。当病人的正确行为不断地重复的时候,咨询师的帮助则一步一步地被取消。在这个过程中,病人从来没有出现过各种错误的可能,例如掉勺子,用手抓食物,把勺子放在水杯里而是不是碟子里等等。

这种方法的特点在于其设计本身决定了不会出现错误,而不是取决于咨询师给与的帮助多少。例如,一个伴有行为控制障碍的儿童被安排在一个正常儿童的合唱团体里,咨询时为他制定的咨询目标是进入教室里然后坐在为他安排的椅子上以便参加排练。那么无失误学习的训练就会设计成为:在开始的时候教室里只有一把为这个儿童准备的椅子。在这个儿童能够重复地无错误地坐在为他准备的椅子上之后,其他的椅子才有步骤地逐渐被放回教室。当然,放回其他的椅子还要取决于他们与这把为病人安排的椅子的远近,首先会把离得远的一子放回来,最后才把接近的椅子放回来((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连锁化(chaining)的方法是将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行为反应一个一个有系统地联结在一起。每当一个新的行为被添加进来的时候,全部过程都要反复进行练习。幼儿在学习字母表的时候就可以使用这种方法:先学习一个字母,然后再学习第二个字母,然后把两个字母连起来……。Wolfe
和Horn (1993)
使用各种顺序的链接的方法,包括逆向顺序来帮助学龄前儿童他们的家庭电话号码。首先在各种条件下呈现号码的顺序,然后呈现最后一个数字,如果儿童记住了最后一个数字,电话号码会被再次呈现出来,但是省略最后的两个数字,如此反复直到儿童记住整个电话号码。这个研究的结果表明,逆向顺序的连锁化过程伴随着熟悉的音乐,是最有效的电话号码的记忆方法。同时,在连锁化的过程中记忆有顺序的信息的训练中,在音乐条件下所需要的提示帮助次数最少。


逐次渐进(successive approximation)Madsen (1983)
将这一方法定义为通过逐一地完成行为的元素或元素的组合,越来越多地接近特定的目标行为。塑造(shaping)是系统地强化某些行为,从而越来越多地接近期望的目标。这两个方法经常与作业分解结合在一起。当行为咨询师帮助咨询对象学习一个行的行为的时候,他们通常从咨询对象已经具有的能力作为起点。每一个细化了的作业分解作为过程中的一个步骤都是作为成功地接近最终的目标行为的一个环节。当每一个步骤被熟练地掌握,咨询对象都会被强化,直到达到作为目标的行为建立(Standley
et al.,
2004)。这两种方法是行为咨询中最广泛使用的方法。例如,一个遭受强奸创伤的咨询对象厌恶与包括自己爱的人在内的所有异性的性接触,而她希望从这种厌恶反应中摆脱出来,那么咨询师就可以教授她的性伴侣(男方)确定他们性接触的成功接近的方法以及相应的性反应。女方完全不是被强迫进入任何令自己反感的行为,而是按照自己的意愿逐渐地分别完成性行为的各个元素,直到最后达到自己期待的性接触的目标(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演示(Modeling)咨询师向咨询对象演示所要学习的动作。咨询师的演示可以是单独的或是与咨询对象的动作同时进行的。Moore
和Mathenius(1987)研究了针对8个中度智力发展障碍的青少年通过各种不同的演示方法学习舞蹈和演奏节奏乐器时的节拍的稳定能力的效果。研究结果显示,在同时的演示的条件下,被试能够较好地保持稳定的节拍。但是结果在舞蹈的条件下没有显示出有同样的作用(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积极强化(positive
reinforcement)是以奖励的方式(例如社会认同,实惠的物品,或喜爱的活动等)来促进期待的行为的操作反应技术,包括契约,团体奖励,
消极强化以及自然强化等。积极奖励是指在一个行为反应出现之后给与奖励,以增加这一行为反应再次出现的可能性。有关使用音乐作为奖励的研究很多。Standley
(1996)对于以音乐作为强化物的效果进行了荟萃分析(meta-analysis),她分析了98项研究,发现了高度的正向结果。在98项研究中,只有12项研究显示出非音乐的强化较音乐强化更有效。结果还显示音乐强化产生的效果大大超过在学校中经常使用的社会性强化和实惠物品的强化。

研究文献还表明,以音乐为奖励的方法用来矫正行为的范围很广,从提高数学成绩(Madsen& Forsythe, 1973; Miller,
Dorow, & Greer, 1974; Yarbrough, Charboneau, & Wapnick,
1977)到发展语言功能(Talkington& Hall, 1970; Walker, 1972)以及注意力集中能力(Madsen& Alley,
1979)。 还有的研究证明音乐比其它常用的强化物更为有效(Saperston, Chan, Morphew, & Carsrud, 1980),
并比较了不同水平的音乐强化(Howlloway,1980)。还有其它方面的临床运用,包括使用音乐来增强缺乏吸吮能力和摄食能力的早产婴儿的吃奶水平(Standley,2003);
使用音乐来增强婴儿的爬行能力(Holliday,1987);以及脑偏瘫的幼儿头部的姿态(Wolfe,
1980);减少刻板行为xxxxxxxxxxxxxxxxxxxx(Jorgenson,1971);用音乐教授超常儿童的阅读能力(Steele,
1971);用音乐训练听觉分辨能力(Madsen&
Geringer,1976);用音乐强化康复病人的物理咨询中的踏自行车的训练(Kendelhardt,
2003)以及针对使用脚尖行走的孤独症儿童用脚跟行走的训练(Roberts, 2002);用音乐减少患有疝气的婴儿的哭叫(Etscheidt,
1989); 用音乐降低患有慢性头痛的病人的肌电(EMG)的紧张水平(Epstein, Hersen, & Hemphill, 1974);
用音乐增强深度残疾的儿童的血管收缩(Falb,1982);用音乐强化老年痴呆症病人的坐在椅子里的行为和减少病人的徘徊行为(Scruggs,1991)。

当强化一旦建立起来,其呈现的频率就要逐渐地稀疏,直到这些强化不再需要。强化的效果和在稀疏呈现后是否能够保持,需要通过持续的观察和行为记录来确定。Johnson
和Zineer (1974)
的研究报告展示了一个典型的增强专注在作业上的行为的过程。研究者对于两个年轻男性智力发展障碍病人使用消退和代币经济相结合的方法。两位被试只要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而且不说话达到一定的单位时间,他们就会得到规定的代币。这些代币可以被用来换取聆听音乐和弹钢琴。逐渐地,获得代币的时间标准不断提高,直到最后不可能得到更多的代币。研究者们发现,被试的专注在作业上的行为在该研究项目开始后就出现增加,而且当获得代币的时间标准升高,甚至代币的奖励不再呈现后,他们的专注在作业生的行为的水平仍然可以保持。音乐咨询必须考虑到如何将新学习到并在咨询场所的技能和行为泛化到咨询以外的场所。Johnson
和Zinner 的研究说明了为了有利于自然强化的形成,这种消退的设计形式的必要性,以及强调了这一过程是咨询过程的本质(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很多研究都常常将音乐和社会认同的奖励结合在一起,以便增加病人成功的可能性,特别是对于那些严重残疾的病人更是如此。Dorow(1980)报告了对一个智力发展障碍的儿童学习服从指导的研究。她对比了社会认同的奖励和音乐奖励,发现音乐奖励更有效果。同样,Silliman
和French (1993) 针对训练智力发展障碍的少年学习踢足球的时候,使用音乐奖励和语言奖励。结果显示音乐比语言或二者结合更加有效。

皮墨克原则(Premack principle)
是使用高呈现率的刺激来对低呈现率的行为进行强化。这种方法的优点就是强化性的活动已经高频率的存在了。Talkington
和Hall(1970)使用这一原则来训练21个低语言功能水平的智力发展障碍病人的团体。被试分为三个小组,他们被要求重复一个有200个词汇的表上词汇,并记录他们正确重复的词汇数目。第一个小组在他们的正确反应数目如果高于上一次的,他们就会被允许参与5分钟自己最喜爱(高呈现率)的音乐活动。而第二小组则是在同样的情况下被允许参与5分钟自己不太喜爱的音乐活动。第三个小组则作为控制组不参与任何音乐活动。结果显示,参加最喜爱的音乐活动的第一组所完成的正确词汇数量显著地高于其他两个小组。可见音乐的参与是一个高度渴望的和有效的Premack活动。Carroccio,
Lathon, 和Carroccio (1976)的研究显示用弹吉它作为奖励有助于精神科医院的住院病人减少刻板行为。

类化条件反射强化物(generalized conditioned
reinforcer)就是一种提供能够通向其他主要的或是辅助的强化物形式的强化物。例如,代币系统或点数本身并没有什么价值,但是它可以让一个被咨询者获得参与其他活动或奖励的权利。Dileo
(1975)研究了一种代币经济对智力障碍的住院病人的行为影响的效果,这个方法包括了音乐奖励和非音乐奖励两种强化刺激。Dileo还使用了一种被称为反应代价(response-cost)的方法,在这个方法中,一个病人一旦有不被期待的行为出现就会导致代币被取消。然后,通过方卡统计学分析显示,代币经济和反应代价的方法使病人有问题的行为逐渐地减少。

Salzberg和Greenwald (1977)
在一个正常的7年级(相当于我们的初中一年级)的班级里使用了代币经济方法。在这个研究中,当学生准时上课和专注功课就可以得到代币,而得到一定量的代币就可以被邀请参加班级的聚会作为奖励。研究结果显示准时上课和专注功课的行为都得到极大地增加。因此研究者认为代币经济是音乐咨询师的一个绝佳的工具,可以很方便地在针对不同功能水平的咨询对象的咨询中使用。

Eisenstein (1974)
结合音乐奖励和代币经济体系的方法,来促进一个三年级儿童的小组的阅读能力。研究者让儿童们阅读卡片或书籍,并回答问题,而当儿童正确回答后即可获得相应的点数,而这些点数可以被用来换取学习吉它个别课的分钟数作为奖励。结果显示获得奖励的学生的正确阅读反应显著提高。


团体奖励 (group contingencies)
这一方法可以成为强有力的管理行为的工具。在人们的生活中,特别是对于青年人来说,来自于同伴们的压力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所以,这一方法强调使用集体的压力来达到共同的咨询目标。Hanser
(1974)使用音乐聆听小组奖励的方法成功地减少了三个情绪不稳定的男孩的扰乱课堂行为。在这个实验中,咨询师告诉这些男孩子,如果小组中的任何一个人出现不当行为,音乐就会被停止播放,直到所有的人能够表现出15秒钟以上的正确行为。经过几个阶段后,小组的不适当的动作行为从90%降低到13%,而不适当的语言行为从82%降低到7%。在一个类似的研究中,McCarty
(1978)使用了音乐奖励的方法减少了学生在校车上的不当行为(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消极强化 (negative
reinforcement)是指在一个期待的行为出现后,为了促进这一行为再次出现的可能性或频率,咨询师解除或消除让病人反感的刺激或条件。例如咨询师对一个患厌食症的青少年说:“你必须吃完这些你的所有饭菜才能离开病房”。在这里,令病人反感的条件是待在单调无刺激的病房,没有娱乐,书籍,电视,音乐等刺激。而这一单调的条件被解除的条件就是吃完足够量的食物。因此我们期待病人的进食行为可能由于希望能够与其他病人一起从事音乐活动而增加。


自然强化物(natural
reinforcement)如果某一行为的结果本身即形成强化作用被称为自然强化物,这是最理想的强化物,效果比任何人为设计的强化物都更为有效。例如,参与音乐活动可以作为一个有效的,人为设计的强化物来减少某些不适当的社会行为。但是由于音乐活动本身会给人带来愉悦感,放松感和成就感,于是音乐行为的结果本身又进一步自然形成新的强化,人们就会倾向于自觉主动地参与音乐活动,而无需要其他人为设计的强化物来促进人的音乐行为。



强化呈现的模式
强化物的呈现模式可以有四种形式:(1)即时强化,(2)间隔强化,(3)随即强化。(4)组合强化。
即时强化(immediate
reinforcement)就是在一个所期待的行为出现之后立即给与奖励强化。即时强化的优点是产生效果最快,最快地促进期待行为的出现频率增加。但是缺点是一旦奖励解除,期待行为就可能很快消退,甚至不再出现。

间隔强化(interval
reinforcement)就是每当期待行为出现的次数达到一个规定的数量(如2次,3次或4次等等)后才给与奖励强化。间隔强化所产生的效果较即时强化慢,但是如果奖励刺激解除后消退的速度也较慢。

随机强化(random
reinforcment)就是奖励强化地呈现是不定期的,随机的,没有规律的。一个期待的行为出现后,可能给与奖励强化,也可能不给与奖励强化。这种强化呈现的模式所产生的效果最慢,但是如果奖励刺激解除后消退的速度也最慢,甚至终身不消退。

组合强化(combinational
reinforcement)就是将上述三种模式组合使用。为了最快速度地获得强化的效果和最快地促进某一期待行为的发生频率,首先使用即时强化的模式。但这一期待行为的发生频率达到某一个水平或相对比较稳定之后,改为使用间隔强化的模式。然后逐渐过渡到随机强化模式,最终完全解除强化。


行为弱化的技术
弱化某些我们不期待或不适当的行为的操作性方法技术包括差别强化,消弱,解除愉悦刺激,呈现反感刺激,以及矫枉过正。当一个被社会认为不适当的行为发生,传统的解决办法是进行惩罚。惩罚通常是快速和有效的,但是(1)会损害一个人的自尊心,(2)弱化效果通常会随着惩罚刺激的解除逐渐消失。也就是说,当人意识到惩罚刺激完全被解除之后,对惩罚的恐惧也随之消除,然后不期待或不适当的行为有可能重新出现。(3)惩罚的方法有可能与以人为本的理念,职业道德,或法律相抵触。

我们还有其他行为弱化的方法技术可供选择。这些方法在弱化一个人的不适当行为的速度会比使用惩罚的方法明显的慢,但是它们的好处在于(1)保护了人的尊严和自尊心,并避免了逆反和对立的情绪,(2)同时学习新的适当行为作为替代。


差别强化(differentiatied
reinforcement)这是一种最少强迫性的行为弱化的方法,但是它的作用较其他方法最为缓慢。在这个方法中,积极的强化物被用来增加某一适当的行为,同时另一个不适当的行为减少或受到限制。例如,学习乐器演奏的方法不但可以掌握音乐技能,学会通过音乐表达情绪,还可以有效地限制和减少很多强迫性行为。Brownell(2002)通过根据咨询目标对歌曲重新填词,让孤独症儿童学习知识内容的同时有效地减少了儿童的不适当的社会行为,增强了他们的社会交往能力。

不相容反应(incompatible
responses)的强化物的方法对于伴有大量的不适当行为(或称为“症状”)的病人特别有用。有些患有行为障碍的儿童可能伴有捏手、乱抓或骚扰攻击其他同伴的不适当行为。咨询师强化儿童在坐在椅子上时把手放在膝盖上的适当行为,这样就可以通过强化适当行为来抑制和弱化不适当的行为,因为这两种行为是不相容的,是不能同时呈现的,所以就可以用强化适当行为来代替不适当的行为(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停止 (extinction) 当积极强化物呈现时咨询对象保持一个不适当的行为的持续,突然停止积极强化物。例如Hanser(1978)
提供的一个例子:当学生在课堂上不适当地谈话时停止播放音乐。在咨询中,“惩罚”被定义为及时地使用或停止某一刺激以减靶行为的发生几率。在音乐咨询的文献中,由于“惩罚”所包含的消极含义,
这一名词很少出现在研究报告中,相反,在文献中的描述和表达的方式更多地是使用各种方法来增加适当行为,而不是减少不适当行为。例如音乐咨询师不会使用噪音,令人反感的音乐或过大的音量来惩罚被咨询者。


反应代价(response
cost)实际上是一种形式的惩罚,即当不适当行为出现时,立即停止或减少积极强化物。这种方法可以有效地减少靶行为重新出现的机率。这种方法在临床上普遍被使用,其原因包括:(1)通常这种方法可以迅速对行为产生影响,(2)在课堂或团体咨询的条件下非常容易使用,(3)可以在其他的方法体系(例如在代币经济的方法中采取扣分或)中使用。反应代价是当咨询对象的行为出现不适当反应时,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内将各种形式的强化物减少,或暂停一段时间,以作为不适当行为反应所付出的代价(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暂停 (time
out)当儿童出现不当行为时,暂时地禁止该儿童参与音乐活动,并将他安排在集体活动区域范围之外,让他观察和学习其他儿童的正确行为。或者也可以将强化刺激物从咨询对象所在的环境中去除。例如在一个针对一些喜爱在酒吧里与朋友一起喝酒的酗酒者的一个咨询中,酗酒者可以在酒吧里和一些非酒精类的饮料,但是如果他一旦违反规定而饮用了含酒精的饮料,他的朋友就被要求离开酒吧。

这是一种类型的惩罚。在音乐咨询师所服务的机构里通常不允许使用那些可能导致疼痛或令人不舒服的厌恶性刺激的。但是这种条件反射的,非直接的厌恶性刺激因其不引起社会性的反感,则是允许的(Standley,
Johnson, Robb, Brownell, & Kim, 2004)。

矫枉过正(overcorrection)通常包含了多种的行为矫正的原则方法,而且也比较耗费时间。矫枉过正的基本出发点是让咨询对象学习用正确的,适当的行为,以替代不正确的,不适当的行为。矫枉过正可以分为赔偿性矫枉过正、积极练习矫枉过正、和消极矫练习枉过正。

赔偿性矫枉过正(restituational
overcorrection)的方式是指当咨询对象的破坏性行为对环境造成了损害或干扰后,要求咨询对象进行赔偿或补偿,恢复或改善环境。例如当一个青少年破坏了班级教室后,要求他清扫一片狼藉的环境,并修缮被破坏的设备。他还可能被要求重新粉刷教室,为教室安装一个新的,过去没有的架子,并把所有的设备都放到架子上去。

积极练习矫枉过正(positive-practice
overcorrection)是要求咨询对象夸张的,过度地表现正确的行为,或延长正确行为练习的时间或次数。积极练习矫枉过正就其本质而言是教育性的,所以要求所给与咨询者的行为练习的作业相对原来的不当行为而言,应该是一种为咨询者所接受和欢迎的。例如,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让来访者练习使用简单的、坦诚地的表达方式,以减少讽刺挖苦,含沙射影的不良语言表达习惯;让来访者练习使用以现实为基础的自我肯定的语言,来减少自我否定和自我伤害的语言。

消极练习矫枉过正(negative practice
overcorrection)是要求咨询对象反复不断地重复不适当或不良的行为,直到其感到厌倦为止。厌倦可以导致对继续不良行为的兴趣减退或消失。如果某一不良行为是由于某以强烈的情绪所引起,那么重复不断地引发这种情绪直到厌倦出现,咨询对象不再对这种情绪产生反应。这种被称为“泛滥疗法”(flooding
technique)的方法经常被运用到长达数年的时间不能从悲伤情绪中解脱出来而造成对家庭和工作关系的损害的咨询中。当咨询对象表现出希望从悲伤中解脱出来面对新的生活的时候,咨询师咨询师可能使用音乐来引发悲伤情绪,回忆创伤事件,并对引发悲伤的事件进行讨论。一旦厌倦的情绪反应出现,咨询对象就会能够面对和讨论创伤事件,不再有悲伤和强烈的情绪反应。泛滥疗法被广泛地运用到对经常面对灾难的场景的危机救援工作人员的心理咨询上。他们要参与一种被称为“危机事件压力咨询”的训练中来,在训练中不断地面对各种灾难的残酷场面,最终使他们对灾难场面的反映减弱。特别是在美国的“9.11”事件的时候,这种方法更是在救援人员,停尸房,和医务人员人群中得到广泛的应用,以便防止这些人员出现衰弱反应(Levenson
& Acosta,2001; Peterson, Nicolas, McGraw, Englert, &Blackman, 2002;
Rowan,2002)。

认知—行为技术
认知—行为技术(Congitive-behavioral
technique)通常是在心理咨询中,咨询师把上面介绍的行为技术与认知技术结合起来,旨在改变与咨询有关的认识。心理咨询所面对的问题通常不是信里的变态问题,而是在生活中对环境的反应中出现的问题。该方法的假设前提是:不适当的行为与适当的行为是通过同样的方式获得并保持的,因此可以通过同样的方式进行改变。在这一方法中,咨询师评估造成目前行为的原因,而不是过去的历史,然后,根据咨询对象的行为模式和特点制定个体化的咨询方案。
咨询对象并不需要在作出行为改变或新的选择之前一定要对造成问题的原因有所理解。认知—行为方法包括暴露疗法,系统脱敏,思维停止,认知重建,问题解决,成年人社会技能,自信心训练,演示,自我观察,角色扮演,愤怒管理,生物反馈,想象,以及行为激活等。

认知—行为技术对于缓解咨询对象的紧张非常有效,它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决问题,从而降低了咨询的费用。根据研究文献中报告的显著成功的疗效,认知—行为技术适用于焦虑障碍的人群,例如恐惧症,强迫性行为,厌食症,性功能障碍,以及创伤后综合症(Cottraux,
et al., 2000; Nathan & Gorman, 2002; Turk, Fresco & Heimber,
1999)。另外,该方法还广泛地应用在抑郁症,自杀观念(Hendricks, 2001)。
研究还显示出该方法与音乐配合的肌肉渐进放松训练(Scheufele,2000), 以及认知—行为团体咨询的干预(Hendricks,2001)
具有更好的疗效。
音乐咨询中的认知—行为的文献展示了上面提到的技术。Ashida(2002)在老年病的咨询中对老年痴呆症的病人使用熟悉的音乐作为行为的催化剂来引发病人的记忆,并有效地减轻抑郁的症状。我们知道,对于老年痴呆症的病人来说,抑郁是一个很难咨询的长期症状,但是当老人们听到自己熟悉的年轻时代的歌曲音乐的时候,他们的情绪状态出现明显的好转。作者在一所老年医院为一些80至90岁高龄的老年痴呆症病人提供音乐咨询服务的时候,增经询问病人们是否知道《洪湖水浪打浪》(一首在60年代中国非常流行的电影歌曲)?病人们回答:没有听过。但事实上这个年龄的老人是不可能不熟悉这首歌的。但是当作者带领病人共同歌唱这首歌的时候发现,他们不但能唱出这首歌的旋律,甚至还能准确地唱出大部分歌词。因此,用音乐来引发具有记忆力障碍的人的记忆力是很有效的。Hendricks(2001)使用认知—行为音乐咨询的方法来缓解青少年的抑郁症状,显示出音乐咨询的认知—行为疗法比没有音乐的认知—行为疗法更为有效。他认为青少年对音乐咨询的方法反应较好,这是因为音乐本来就是他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通常紧张焦虑的情绪会给医学咨询过程带来困扰,并造成长期的健康为题。音乐辅助放松训练被普遍地运用在医院和危机救助机构来缓解紧张。Presner等人(2001)展示了针对烧伤病人的扩创手术过程是用音乐显著地降低了病人的疼痛的过程。这个过程是用病人聆听自己喜爱的音乐,然后进行渐进肌肉放松的方法,最后使用音乐想象的方法帮助病人把注意力从痛苦的手术过程中转移出来。Reilly(2000)在白内障手术的过程中使用音乐,出血压和血清皮质醇的水平明显降低。Lasswell(2001)使用音乐辅助放松技术来改善和促进妇女救助机构里受到虐待的女性的睡眠质量。这些被虐待的妇女由于紧张,普遍存在着睡眠剥夺的问题。这也造成了她们在结局自己生活中的危机问题的能力降低。

Hilliard(2001)介绍了在心理咨询机构里使用认识—行为音乐咨询的方法咨询患有厌食症的青少年的案例。他的方法包括使用渐进肌肉放松减轻导致“减肥”冲动的紧张,使用认知重建的方法来改变导致病人认为自己“肥胖”的认知误区。
Kerr, Walsh,
和Marshall(2001)用认知重构的方法与音乐相结合来咨询焦虑症病人,他认为有音乐的认知重构比没有音乐的认知重构更为有效。
在物质滥用的领域里,在Jones(1998)的音乐咨询干预中使用歌曲创作和歌词分析的方法明显地改变了吸毒人员的情绪状态。DeBedout(1994)使用各种音乐活动以及主题讨论的方法明显地增强了被法院命令监禁的青少年的积极价值观念。

另外,认知—行为音乐咨询的方法还被应用在减轻教师的职业枯竭(burnout)(Cheek,Bradley, Parr, &
Lan,2003)。Slatoroff(1994)报告了使用即兴演奏鼓的方法来帮助创伤幸存者的自信心和愤怒管理。这一方法是专门为被强奸,自然灾害,暴力犯罪,童年受虐,以及家庭暴力的受害者的创伤后恢复而设计的。

以上仅仅是行为主义音乐咨询在临床使用的报告的小小的一部分。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大量的有关行为主义音乐咨询的研究文献不断地被发表,行为主义已经形成了音乐咨询的一个主要的流派。

专家团队

更多专家>

下一篇: 从音乐疗法的角度认识音乐的审美价值

上一篇: ★人格障碍的诊断力与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