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心理学的“范式”与“范畴”
2014-01-13 15:10:19   来源:北京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评论:0 点击:

摘要 现代心理学仍缺乏一个库恩意义上的“范式”,但存在着“类似于范式的东西”即“范畴”。尽管范畴同范式意义不同,却起着指导心理学家

摘要 现代心理学仍缺乏一个库恩意义上的“范式”,但存在着“类似于范式的东西”即“范畴”。尽管范畴同范式意义不同,却起着指导心理学家的研究、规范心理学家思维的作用。范畴对心理学发展的积极作用是给心理学提供了理论框架,但范畴的多样性也导致了心理学学科的复杂性与分裂性。

“范式”(paradigm)是科学哲学家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结构的理论中的一个关键概念,库恩用范式的产生和变更来解释科学的历史发展过程。“范畴”(prescription)则是美国著名心理学史家沃特森(Watson,R.L.)的历史编篡学理论中的核心概念,他用范畴的演变来分析心理学的历史发展过程。范式与范畴在心理学的历史中是一对相互联系的概念。本文尝试分析范式与范畴的特点,它们的区别与联系,并探索它们在心理学发展过程中的作用。

一、范式与心理学的发展

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库恩阐述了他的科学“范式”理论。在这一理论中,尽管范式是一个关键的概念,但库恩却从没有对它作出规定性的、简明扼要的解释。而是在不同的意义上使用范式这一概念。有人统计,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库恩对范式的概念作出了二十余种解释:有时他把范式看成是科学家所共有的信念,有时他把范式又看成是科学家共同的研究倾向,或理论、定律、模型、准则、方法,甚至研究工具和仪器。但一般说来,范式的基本含义有两个方面。第一,从心理方面来说,范式是科学群体的共同态度和信念,是从事某一学科的科学家所共同分享的立场和观点。第二,从理论方法上来说,范式是科学群体所公认的“理论模型”或“研究框架”,如“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是古典天文学时期天文学家的范式,“牛顿力学”是古典物理学时期物理学家的范式,“相对论”则是现代物理学家的范式。这些“范式”都是由特定时期从事这一科学的科学家所公认的理论框架所构成。库恩认为,范式的形成是科学成熟的标志,任何一门学科只有具备了稳定的范式,才能称之为规范科学。

依据“范式”的概念,库恩阐述了科学发展的动态模式。这一动态模式包含了这样几个阶段。

1.前科学时期,在这一时期内,范式还没有形成,学科内部学派林立,相互之间争吵不休。依据库恩的观点,大部分社会科学,包括心理学目前都处在这一阶段。

2.规范科学时期,稳定的科学范式开始形成。大部分科学家依据范式进行研究,对共同的范式坚信不疑。在发现范式与经验事实不一致时并不导致怀疑范式本身,而是怀疑自身的观察能力。

3.反常与危机,当与范式不一致的现象亦即反常经常出现时科学家对于范式的信心逐渐动摇,产生了分歧和混乱,学科由此丧失了共同的研究基础,争吵和争论再次出现。此时,科学的发展进入了危机时期。

4.科学革命,反常导致革命,科学革命是以新的范式代替旧的范式,是科学面貌的根本改观。

5.新的规范科学时期,通过革命,新的科学范式得以确立,科学重新进入了一个稳定发展的规范科学时期。尽管库恩认为心理学还处在前科学时期,但一些心理学家还是依据范式的概念阐述了心理学的动态发展过程。美国心理学家巴斯(Buss,A.R.)在《心理学革命的结构》一文中,认为心理学的发展经过了四次革命。

1.从构造主义到行为主义的革命。构造主义心理学以内省的方法研究意识的构造。它的科学范式有这样几个方面:第一,实验内省的方法;第二,以意识构造的分析作为心理学的研究对象;第三,由于需要个体的内省作为研究的途径,内省的主体必然被看成是积极的、主动的。行为主义以新的范式取代了构造主义的旧范式。行为主义的科学范式包括的内容是:第一,客观实验的方法;第二,以可观察共证的行为作为心理学的研究对象;第三,由于把个体看成是受刺激和反应控制的,因而个体被看成是消极的、被动的。行为主义革命成功地推翻了构造主义的范式,确立了行为主义的统治地位。

2.从行为主义到认知心理学的革命。无论是早期的行为主义还是新行为主义,都不把作为研究对象的人作为主体进行研究,而是把人作为一种客体,当成消极、被动的有机体。认知心理学的产生改变了这种状态。确立了一种新的范式。认知心理学的范式包括以认知过程作为研究对象,探索感知、记忆、思维等内部过程,并把人的心理过程看成是积极的、主动的,从而再次确立了作为研究对象的人的主体地位。

3.精神分析的革命。行为主义和认知心理学的革命产生于实验心理学的内部,而精神分析的革命却产生于实验心理学的外部。在弗洛伊德之前,理性和意识是人的突出特点,心理学家认为人的行为是受理性和意识支配的。然而弗洛伊德从根本上改变了心理学家对人的看法。在弗洛伊德那里,人成了本能冲动的牺牲品,人是受无意识支配的,是非理性的,人的一生决定于本能的力量和早期经验的作用。这一范式在某种程度上同行为主义的范式有着共同之处,因为两者都把人看成是消极的、被动的客体,是为某种力量所决定的。

4.人本主义革命。人本主义心理学自称是心理学的“第三势力”,是不同于行为主义和精神分析范式的另外一种新范式。它反对精神分析和行为主义把人看成是客体的决定论模式,认为人是积极的、主动的、自主的,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行为,决定自己的命运。在人本主义的范式中,人是自由的、有理性的和富有创造性的,总之,人不再是一种被决定的客体,而是一个积极行动的主体。这种对人的观点确立了一种新的范式,代表着心理学中的人本主义革命。

巴斯所提出的心理学革命究竟能不能称之为革命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肯德勒(Kendler,H.H.)在《进化还是革命?》一文中认为上述所谓的革命并不能称之为革命,而只能称之为进化,因为革命带有破旧立新的性质,是旧的范式的彻底推翻和新范式的建立。但在心理学中,从一个学派向另一个学派的过度并不带有这种性质。在从构造主义向行为主义的过度中,行为主义并没有彻底抛弃构造主义,而是继承了构造主义的自然科学化倾向和元素主义的分析方法;认知心理学也没有彻底抛弃行为主义,它只是从量的方面强化了新行为主义的某些观点。例如,认知心理学家接受了刺激──中介因素──反应的公式,所不同的只是认知心理学家不把中介因素看成是某种生理刺激,而是把它看成是知识或心理表证。因此从构造主义到行为主义又到认知心理学是一个渐进的发展过程,而不是破旧立新的革命。

根据库恩的观点,范式是某一学科内的所有科学家所共同接受的。而巴斯所提出的心理学的四次革命中所形成的范式没有一个享有这种特点。即使行为主义的范式也没有成为当时所有心理学家共同的基础。尽管它的影响遍及整个西方心理学,但在它的内部就存在着明显的分歧;在它的外部,精神分析的存在则使心理学内呈现两极鼎立之势。因此,如果说在行为主义时期,心理学确实形成过范式的话,那么心理学学科内的范式也不止一个,至少心理学中还应存在着另外一种范式,即精神分析的范式。显然,这种范式不是库恩意义上的范式。

所以,至少就目前为止的心理学来说,还不曾存在一个公认的科学范式。但是,即使库恩也承认缺乏范式的学科内也存在着某种“类似于范式的东西”,这个“类似于范式的东西”指导着心理学家的研究,规定着心理学家的思维方式。它就是我们下面所要谈的“范畴”。

 

[1] [2] [3] 下一页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心理学研究方法的新趋向──质化研究方法述评
下一篇:科学心理学研究方法的比较与整合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