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访谈》谈论余光恐惧症
2014-01-13 15:30:58   来源:网络转摘    评论:0 点击:

李子勋:假如说我们让张磊来上学,让他戴一个特殊的眼镜,你允许吗?比如说潜水镜?   老 师:可以。  李子勋:因为潜水镜只有前面

     李子勋:假如说我们让张磊来上学,让他戴一个特殊的眼镜,你允许吗?比如说潜水镜?

  老 师:可以。

  李子勋:因为潜水镜只有前面的视野没有任何旁边的视野,你能帮助他来解释吗,他最近患眼病,然后需要这样遮光,你能帮助他同学那做一个,没有意识到是眼睛有恐惧,而是他眼睛需要一个遮光,是医生建议他这样保护他的眼睛,你可以做吗?

  老 师:行,没问题。

  主持人:好的,谢谢王老师。

  李子勋:张磊你听到了,你理解我的意思吗?我们要制造一个假性的青光眼,因为青光眼没有余光对吧,当没有余光的时候你还会恐惧吗?张磊告诉我?

  张 磊:不会。

  李子勋:带一个潜望镜,潜望镜是凸出来的,眼睛只能看见前面,看不到两边。很多在这眼镜框上夹两片纸,这样他答题的时候,两边什么都看不到,他就专心做题,一样的道理。

  主持人:有这个东西就行了。

  张 磊:嗯。

  李子勋:至少把高考渡过度过吧,那个时候我们再继续来调整,有一个紧急的办法呢,我们先让这个办法使他回到学校,能够坚持他考大学。

  主持人:你戴上这个眼镜担心不担心?

  李子勋:有个解释,老师有个解释。

  张 磊:别人问我我也能解释。

  李子勋:因为是这样的,我觉得对张磊来说,最大的利益就是要坚持学习,因为高三了,还有几个月想想。

  妈 妈:两个月。

  李子勋:对,就是说张磊他当下的利益就是能把高考顺利的渡过,而且在这个期间他有一个办法不让自己的余光影响到自己和影响到别人,那么我们说戴一个镜子戴一个潜望镜,因为潜望镜两边是实的,封住的对吧,是挡住的,看不到,那么我们至少可以让张磊完成他的学业,在完成学业的时候,他会获得一种成就感他会觉得其实余光焦虑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因为他的高考考完了,他会有一个突然间的解放,这个解放等于就是把他的余光治好了,他突然发现余光没那么恐惧了那么那个时候他再来回想,我们今天谈的,可能跟年轻人的成长,跟他人的成长,因为他善良他怕影响别人,他那个时候可能会产生一个领悟,到了大学他就不是一个恐惧了。

  主持人:李老师跟你描绘了一个,跟你想想的那个未来不一样的样子啊?你觉得这个样子是不是各有可能呢?

  张 磊:是

  一幅特殊的眼镜能缓解张磊余光恐惧的焦虑,但并不能解决张磊的全部问题,专家认为张磊的余光恐惧之所以越来越重,与他和妈妈之间的激烈冲突有着密不可分得关系。

  李子勋:我不太明白,如果妈妈接受这个张磊有余光恐惧症难道就没问题了,你跟孩子的关系?你愿意接受这个说法吗?

  妈 妈:因为他没有。

  李子勋:而且这个词还是你给他创造的。他为什么没有啊,张磊刚才所有的愤怒和生气就在于他有,他认为他有,你为什么不接受他的看法,你现在对着儿子说,妈妈相信你有余光恐惧症,看看儿子是不是可以跟你和好?

  妈 妈:当时我是不相信,他老跟我说我就是不相信。

  主持人:现在相信了吗?

  李子勋:现在我要让你对儿子说,你承认儿子有余光恐惧症?

  妈 妈:从我给他查到这一天,我让他去看,也是一种姿态就是说以前可能是妈妈不理解你啊,现在我从网上查到这个东西了,我说我知道了,就是当时这样跟他说了,我说你去看看。

  李子勋:你现在相信他有吗?

  妈 妈:(摇头)。

  主持人:还是不相信。那这个事情是不是被妈妈搞复杂了呢?

  李子勋:应该是复杂了,是这样的,我们认为内心中有一个世界,现实中还有一个世界对吧,我们用现实的眼光来看张磊呢就觉得余光恐惧症是不存在的,因为它的眼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包括他的视觉也没有比别人更加的多,这是一个现实的眼光,这是一个客观的眼光,但是每个人内心的现实是他真实体验到的,那么心理是更重视他内在的现实,比如说这个柱子是红色的,但是它并没有让人害怕的,但是有人看到这个,心理访谈这个红色的柱子他就会哭,你不能说他这个情绪是假的,你不能说他是装出来的,他的内心对这个颜色反映是一个恐惧,也许不在说这个颜色挺好看的,我们关心的是内心现实,对于张磊来讲,他内心现实里面就是余光恐惧症,而是一个典型的症状,妨碍了他的社交,妨碍了他的学习,甚至妨碍了说他觉得有生存的快乐,这个现实呢,妈妈要来承认是有。

  主持人:妈妈承认有和没有对张磊来说?

  李子勋:妈妈愿意从张磊的内心世界去感受到张磊,而不是说从一个客观的标准去评价他。

  主持人:如果我们说你哪里有问题,你看我们都没看出来,这样的话你会有什么感觉?

  张 磊:我就没有人愿意跟我说,我这件事也不能跟学校说,也不能跟同学说。

  主持人:好象这个痛苦没有人分担?

  张 磊:因为它太奇怪了,就是我第一次上网看到,我也很奇怪。

  主持人:本来张磊是遇到了一个麻烦,就是怕自己觉得有余光恐惧症,这样的一个情况,但是当妈妈不相信他的时候,他是不是又遇到了第二个麻烦?

            李子勋:是这样的,因为张磊他最大的焦虑是,担心妈妈认为他是不想学习想玩找了一个理由,但是张磊他本身是一个爱学习愿意和人交往的孩子,他是被迫的逃离,也就是说通过回避社会,回避学校,来让自己内心好受一点,也不是说真正厌恶学习,也更不是厌恶妈妈对吧。如果妈妈在内心层面成长来说你的那个恐惧是真实的,你不想上学,是因为你受到心理学的困恼,但是妈妈看到你觉得好象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两种信息可以同时表达,就像我们意识这样,开始我们让现实的东西去试着让他领悟,他与人并没有两样,我们再探讨他的内心世界为什么感到恐慌,这样的话张磊他就能够觉得自己被理解。

  主持人:是不是如果妈妈相信你确实受这个东西的困扰,和你共同想办法去解决,你和妈妈的关系就不存在问题了?

  张 磊:嗯。

  李子勋:妈妈下来你要对儿子说,妈妈知道你现在有余光恐惧症,你说妈妈过去误解你,能跟儿子道个歉吗,我们要缓和你们的关系啊。

  妈 妈:好,来,儿子,我们是最好的母子,妈妈也最爱你,妈妈现在相信你好不好,妈带你来北京,虽然是嘴里没告诉你,但是我从心里说知道你确实有这个毛病,因为妈妈从网上给你查到的。

  李子勋:张磊满意吗?

  张 磊:嗯。

  李子勋:你对妈妈说,我没事了,我没问题了。

  张 磊:我没事了,我真的没事了。

  主持人:那你还是背对着妈妈。

  张 磊:我怕那个摄像机。

  李子勋:我有一个建议啊,我觉得妈妈应该离开张磊。

  主持人:为什么?

  李子勋:因为我发现有一点,当妈妈提出疑问的时候,张磊这种决心,刚才我们听张磊吧,他是挺有决心的,心情挺开朗的笑,但当他妈妈把问题提出来的时候,张磊似乎要配合妈妈一样的,马上他的回答就变得犹豫了,你有没有觉察到这样互动的方式。

  主持人:会不会张磊?

  李子勋:因为你不停的提醒张磊担心,不行。

  主持人:他自己不停的用力量,可妈妈再不断的给他泄气?

  妈 妈:因为他就8月份开学说不上学了,他就不去两天嘛,我说了他他就去学校,过两天他就说,我今天早上不跑操了,又说我今天不上学了,我再跟他说他再回学校。

  张 磊:我哪再回啊,就回了一次还是因为考试。

  李子勋:看到了没有小琴,你看他们互动没有,妈妈完全不考虑张磊的需要,他没想到张磊现在是高考的期间,不应该跟张磊去谈一些让张磊烦恼的事情,或者是坚持让张磊承认什么,真事是不重要的,重要的就是我们要跟张磊建构一个环境,这个环境是尽少干扰。

  主持人:张磊眉头就皱起来了?

  李子勋:我就是观察到这一点,所以我提出建议来。

  主持人:妈妈您有可能做到像李老师说的这样,尽量少去干扰张磊?

  妈 妈:可以,做个影子。

  主持人:但是我想啊,妈妈不管怎么样,她还是会有一些情不自禁的举动出来,所以恐怕还是要张磊自己要坚定一些东西?

  李子勋:当然,如果他有一个眼镜他觉得妈妈也干扰,在家里也可以把眼镜戴上,戴上以后妈妈就不存在了,他就暗示自己妈妈就不存在了,好吗张磊?

  张 磊:嗯。

  主持人:看你这眼镜的功效还是挺重要的。

  李子勋:对。

  主持人:希望张磊能够好好努力把这个坎儿度过去啊,谢谢你们到这来讲自己的事情,也谢谢李老师的指导,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我们的节目,再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余光恐惧症的心理疗法
下一篇:社交恐惧:排名第三的心理疾病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