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与婚姻的区别是什么?
2015-09-01 08:43:22   来源:壹心理   评论:0 点击:

恋爱虽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网络信息的发达,让我们更多地了解了明星的私人生活,看到好的,也看到更多不好的,出轨事件、渣男不断的

\
 

“恋爱虽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

 

网络信息的发达,让我们更多地了解了明星的私人生活,看到好的,也看到更多不好的,出轨事件、渣男不断的情形也多为常现。事实上,当你对明星出轨表达了非常多失望、不满的时候,你已经被自己的潜意识使唤了,某种角度上说,你对明星有多少的失望,你就该脑补多少的情商点值。可惜情商这玩艺儿没处买去,好在还是可以自修。

 

当你对明星、名师甚至生活里的某个人,有了很多的期望和美好想像时,就已经是产生了理想化移情,你将自己做不到或者做的还将够完美的那部分移情到对方身上。事实上,明星首先也是人,而传媒体系里的那个他更是包装形成的那个人。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人如果总是要维持别人需要的完美形象时,他的内心将更多的压抑,这一类压抑往往会让他追求释放时呈现更为猛烈的方式。

 

在现实的世界里,真正了解文章是哪一路人的,应该还是有些像他“妈妈”的马伊琍,现在或许还可以加上一个姚笛。

 

我蛮喜欢我的一位心理咨询同行朋友关于马文事件的犀利观点:“有多少男人,骂着文章的人,干着文章的事;又有多少女人,点着马伊琍的赞,当着姚笛的班。”事实上,当代婚恋的三大劲敌,恰恰是:已婚者不安心,未婚者不甘心,旁观者太热心。

 

当你先承认了自己是一个普通人,接受了自己的身上、人性里有许多缺点,你才开始真正地触及到那个真实的世界。

 

所以我打算从今天开始,系统地谈一谈爱情这一回事,不知道能谈的多深,也不知道能谈的多广,尽量将自己所知道的爱情相关的心理学知识倾囊而出。“关心谁在谁的床上,还不如多学习怎么好好爱自己床上的那个人”。那么,开始吧!

 

在危地马拉丛林深处的提卡尔,矗立着一座神庙。它由史上最显贵的太阳王建造,代表着美洲最伟大的古文明——玛雅文明。这位君王(Jasaw Chan K’awiil)活到了八十余岁,在公元720年葬于提卡尔神庙。他深爱着他的妻子,同时为妻子修建了一座神庙,正对着提卡尔神庙。每到春分或秋分,太阳在提卡尔神庙后升起,他妻子的神庙便浸浴在拖长的影子中。到了下午落日之时,他妻子的神庙的影子也会完全遮罩在提卡尔神庙上。直到1300年后的今天,这对恋人的陵墓依旧互相拥抱、亲吻。

 

西方人用这种死后的相守描绘着爱情,东方的古人用同生时的相思述说着爱恋。“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当然,也会狠狠地表达:“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爱情的里面,其实原本是没有婚姻这回事儿的。原始人类并不需要婚姻,跟今天的灵长动物是一样的。后来有了氏族社会,采用的是集体群婚制,即一个氏族的男性或女性集体嫁到另一个氏族。这也是在进化过程中为了族群繁衍和防止乱伦导致族群退化而形成的一个习俗。再后来进入了私有制社会,才有了一对一或一对多的固定的夫妻关系,于是就产生了婚姻制度。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婚姻产生于私有制,所以它一直与人的财产关系密切相关,偏偏与爱情是无关的,它只是两性之间相互的一种契约。

 

先说回爱情吧。台北大学孙中兴教授在爱情社会学里说到爱,专门引用了许慎的《说文解字》:爱者,行皃也。你现在就想像一下关于爱的画面,它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问过不少朋友,不少人会想到这样的景象:在夕阳下,一对远去的老人,相伴着手挽着手行走在小路上。所以李宗盛在《最浪漫的事》里说“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起慢慢变老就是在人世一起行走的意象。

 

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自然选择是进化的引擎,而爱情似乎更像是进化的一个副产品。非群居动物对爱情需要极少,它们独居和生存,只有在交配时短暂在一起,然后很快地分开。人类是社会性群居生物,其他人是我们生存和遗传所依赖的“工具”,其中一些“工具”由于非常的重要,以至于我们赋予了心理、情绪和物质方面的多种投资。

 

现代心理学研究观点之一,认为爱情是一种适应,是解决生存和繁殖等特殊问题的精密的复合适应装置,它是人类一套经过精打细算的心理装置,它在特殊情境中的功能之多,足以衍化出一个真理——“爱情是最美好的事情之一”。根据巴斯研究的分析结果,爱情进化出的功能主要包括:

1、显示有关生殖的资源;

2、提供性的接触;

3、标志性的忠诚;

4、通过配偶监护提升关系的独有性;

5、显示许诺和承担的义务;

6、改善能成功繁殖的行为;

7、提供亲代投资的信号。

 

可以说,如果不理解爱情的功能——解决适应问题,就不可能完全理解爱情心理。比如有一种说法,一个人所经历的人生中他或她的妒忌回路从来没有被激活过——例如他(或她)的配偶从来没有表现出不忠或者背叛的信号——那么这个人的一生就没有体验过爱情。

 

事实上,在人类历史上,爱情不是生来就被人认可的。比如19世纪,奥奈达人(威斯康星州的印第安人)认为浪漫的爱情仅仅是被伪装的性欲,没有理由鼓励这种欺骗;以崇尚独立主义为宗旨的美国基督教派宣称浪漫之爱有损于尊严,并且威胁到更大团体的目标,因此试图阻止它;摩门教徒(一夫多妻制)在19世纪也认为浪漫之爱是破坏性的。不过,有趣的是,如果他人越是想方设法阻止爱情,爱情之火反而燃烧地更炽烈,这个经常被称为“罗密欧和朱丽叶效应”。因而,婚姻辅导师在指导家长面对自己不怎么同意的子女恋爱时,经常劝诫不要一味横加阻挠,那恰恰会适得其反。

 

有证据支持爱情主要形成于长期配偶的假设,而短期配偶则较少产生爱情,这可能就是爱情维持着共同繁殖和长期养育功能的表现。而男性比女性更容易产生“一见钟情”,这表明体貌和身体诱惑力更能激活男性的爱情回路。女性大多数不同意“没有爱的性也美妙”这一观点,这表明和男性相比,女性的爱和性的联系更加紧密。爱情心理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承诺装置,它标志着要双方把有价值的繁殖资源奉献给自己的配偶。而婚姻是人类社会后期发明的用于巩固这一承诺装置的现实手段。

 

情感专家问一个老农:爱情和婚姻的区别是什么?老农说:很简单,你今天和她睡了,明天还想和她睡,这就是爱情;你今天和她睡了,明天还得和她睡,这就是婚姻。

 

不管你信不信,在现代社会一夫一妻的背景下,婚姻更成为保障性关系合法性和排他性的制度形式。

 

相关热词搜索:婚姻 爱情

上一篇:如何走出失恋阴霾?
下一篇:为什么时间越久,恋人身上的缺点会越难忍受?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