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婚姻六种位置的感悟(李维榕)
2014-01-13 16:07:05   来源:网络转摘    评论:0 点击:

李维榕教授复旦讲课 爱之旅途—— 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六种位置都不是最幸福的,大家看了这六个常常出现的婚姻的状态,你们的反映是怎么样

\


李维榕教授复旦讲课 爱之旅途——   

    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六种位置都不是最幸福的,大家看了这六个常常出现的婚姻的状态,你们的反映是怎么样的?你们最熟悉哪一种?

同学1:推动式——最值得探讨

    在这个学习的过程当中,让我感觉到,最后一个姿势是值得我和大家交流和探讨的,夫妻双方有一方在向前走,另一方会扶持他,但是身后的人看不见前方的人所看到的远景。

李维榕:

    这是常常出现的。你们知道在国外离婚的最大的理由是什么?两个人无法一致地看事情,经过一个很痛苦的、相互折磨的历程,到最后双方再也无法看同一个问题,一方变了,另一方却没有变,往往就是婚姻已经走到尽头的时候。所以,有的时候,第三者、婚外情不一定会引起离婚,只有当两个人再也没有办法生活在一起了,才是最困难的一个位置。

同学2:位置是婚姻进程的体现

    我简单地说一下我刚才的感悟。其实这六个过程可能揭示了我们婚姻进展的过程。我想我们刚刚相识的时候,肯定是亲密无间的一个阶段,然后逐步到平衡,到背靠背,可能会出现双方的高低,然后还有压迫。在这个进展的过程中,如果双方中某一方走得很快,发展得很好,而另一方却停步,亦或双方只顾各自往前跑,不能像我们经常说的“举案齐眉,比翼齐飞”的话,那只会有一个结局,就是婚姻结束。我觉得在双方共同的支撑下,不停地沟通,不停地进步,才能使婚姻走向好的发展。

同学3:相信还有婚姻的第七种位置

    看了这六种姿势,我觉得是现实生活中种种婚姻的缩影,我相信肯定还会有一种更好的姿势,不是说两人相依为命,而是那种应该共同去创造美好生活的姿势,我相信会有第七种,我想尝试着说一下,是一种两人肩并肩,眺望同一个方向的姿势,这样的状况可能会好一些。这是我现在想到的,谢谢老师。

李维榕:

    这位同学讲到第七种位置,你们的反映是什么样?

同学4:“望夫成龙”

    我也非常同意刚才这位的观点,而我想要说的是,前面这六个方式,它不是一个进程,它是一个总类型,而我觉得其中比较危险的是第6种位置。它让我想起一句话叫“望子成龙”,而时下有很多的妻子都是“望夫成龙”。


李维榕:还有什么想法?是不是感觉太悲哀了,这六个位置没有一个好位置。你们想讲第七个位置,还是这六个位置。

同学5:婚姻的位置难以控制

    我觉得也许没有第七个位置,我觉得第七个位置是六种位置的一个综合,不是说这六个位置就完全的不好。我觉得在婚姻当中,这几种位置都会出现,但是会不会有一种或者两种位置一直到底,或当它出现之后带来的结果是好是坏,这是很难控制的。

同学6:变换的位置需要变化的心态去迎合

我觉得婚姻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总是在变化的。那就是说,最重要的不是姿势,而是我们的心态怎么去迎和变化,怎么去观察到这些变化,然后去思索、去改变自己。展望我们的远景,而不是站在原地。

同学7:位置无好坏之分,平衡最重要

    刚才听李老师讲这六个位置,我觉得它们无所谓好坏。婚姻中的人都是不同类型、不同性格的,可能不同的位置,适合不同性格的人。我觉得关键是在于双方的一种平衡,就是怎样把这种平衡能够经营下去?婚姻就会不倒。

同学8:每一个姿势都是一种选择

    听了这么多同学的观点,我现在的感受是,这六种姿势会出现在生活中特定的情形下。我觉得每一种姿势都有它存在的道理,因为人在不同的状态和情形下,会选择不同的姿势。相信每一个人心中都希望得到最好的、最和谐的东西,但在得到的过程中,一定是在不和谐中追求一种和谐,我觉得这不一定是坏事。

李维榕问:可是我想问你们,你们说这是一种选择,你觉得是他们的选择吗?

同学8答:应该是的。只是这种选择对他来说,可能他不承认,但是从内心来说还是一种选择。我原来觉得人生是不可以选择的,但经历了很多事情后,我觉得很多东西是可以选择的。我可以选择我想要的,也可以选择我认为舒适的姿势。如果这个姿势感觉不舒服了,我就会去及时调整。夫妻间的姿势也是需要相互的去调整的。

同学9:最理想的模式:肩并肩、手牵手

    我觉得位置只是婚姻过程当中的一些模型,可能我们在婚姻过程中都会经历。通过这些模型,我觉得最理想的应该是肩并肩、手牵手,这样我们四面八方都能看到,当一方发生变故的时候,另一方可以帮他一把,可以使双方朝一个方向走去。

李维榕:还有别的感受吗?请模特夫妇说说。

同学10(太太):明确婚姻的目的

    刚才表演的六种姿势,坦率地说,我觉得每一种都不是特别的舒服。我们在考虑这六种姿势哪一种最好或者说最适合之前,首先应该考虑我们婚姻的目的是什么?我们选择婚姻生活,自己想得到什么,对方想得到什么?明确我们婚姻的目的及意义之所在,我们再来考虑保持一种什么样的姿态。我们首先关注我们的目的地在哪里?我们的眼光应该落在哪里?我们要走向哪里?想清楚这些问题之后,再来调整姿势,想必能让我们最快达到目的地。

李维榕:

    谢谢,你的先生他要说什么?

同学11:(先生)最重要的是心里的感受

    前几天我还在跟我太太讨论“怎样让我们的生活走得更远”,我觉得我们还年轻,未来的日子很长,可以一起走50年。直到昨天晚上她说,我们一起去参加一个非常好的课程,我们一起去听一听,我的太太做了一个“小动作”,没有告诉我具体的内容,只是说一个非常好的和谐婚姻方面的课程。我当时觉得,如果说我们想走得更远,应该支持太太的意见,或者是在没有深入之前,不应该去否定她,要尝试去了解对方,然后再客观地提出个人意见。但是当我走到复旦大学门口的时候,她很不经意地说,这是一个针对女性的婚姻课程。当我坐下之后,五分钟之后,我有点反悔,看见很多美女进来,只有为数不多的两位先生参加这个课程。直到我刚刚做了这六个姿势之后,我感觉我还是来对了,因为我们夫妻真正开始了做互动,真正深入对方去了解对方的知识世界。高兴的是,有两天的时间和这么多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性共同上课,更高兴的是,从今天开始我和我太太共同走入更深的一步。

    其实位置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心里的感受,或者你愿意承受哪些?如果你承受不了,或者你觉得对这个位置感觉有问题的时候,必须要表达,而不能憋在心里,一个人去扛扛扛,直到有一天你心里的瓶颈崩溃了、爆发了,我们想想,这样的婚姻能走多远。

李维榕:请问,你们结婚多久了?  

同学11:我们去年10月22日结婚,我30岁生日。  

李维榕:你们还是新婚夫妇?  

同学11:我们是新婚。  

李维榕:大家知道我为什么这样问他们吗?  

同学12:因为我想走过婚姻的不同阶段,对婚姻的理解和感受也是不同的。  

李维榕:所以他们是很浪漫很理想的一对夫妇。  

同学13:他们正处在婚姻周期中的初期——蜜月期,如果再过五年,我们再坐下来的话,我不知道他们还是不是一直是蜜月期。  

李维榕:五年后还能回来吗?如果没有离婚,我们就冲回来!北京有个笑话说,过去人们见面打招呼问“你吃了吗”,现在见面打招呼就问“你离婚了吗”。很有趣的现象。我也想问,有谁结婚五年了,讲一讲,结婚五年和结婚六个月的不同感受?  

同学14:平淡是真  

    我结婚已经18年了,我觉得婚姻的位置是婚姻不同阶段的不同表现,各种位置都会经历。而且是必然存在的。想说我永远都是罗曼蒂克那个位置是不可能的,两个人走在一起都是变化的,任何东西都在变化,而且我觉得,你经历得越多,才会越珍惜,可能到最后就很平淡了,而最平淡的往往是最真的。  

同学15:不同阶段,不同感受  

    我说说我的经历和体会。我结婚14年了,以上课这件事为例,新婚阶段,如果提出,我们一起去上课吧,我们一起去玩吧,我就感觉很甜蜜。但是结婚几年之后,比如说有一个课程,我叫他一起去,他会觉得很无奈,不想陪我去。结婚六七年时,我觉得他非常讨厌,他不希望我控制他,他可能会觉得,你要上课,你自己去上好了。这是我们之间的争斗期。后来我也在成长,我用我的方法去支持他,让他看到我们需要的是什么,他也觉得我们在挣扎的婚姻里也需要去调整,他会尝试跟我一起上课。到现在十多年了,比如说这次课,我就想有很多的女性会来,我先生会不舒服,我真的叫他来,他也许会来,也许会不来,我也无所谓,他来也好,不来也好,我也一样过得很好,我觉得没有什么,这是我结婚14年的状态。我觉得他不来听,我的变化也会影响他,一切都很好。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他是“第三者”,还是黏合剂?
下一篇:父母离婚对孩子的创伤仅次于死亡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