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奸情焦虑症
2014-01-13 16:09:33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婚外奸情焦虑症 我曾经是个活泼、开朗、爽直的少妇。前一段时期,我根本说不清楚为什么不能自制地与本单位一个同事相好过十天。我们一共约

婚外奸情焦虑症
    我曾经是个活泼、开朗、爽直的少妇。前一段时期,我根本说不清楚为什么不
能自制地与本单位一个同事相好过十天。我们一共约会过三次。第三次我与他发生
了性关系。也是这第三次,我回家很晚,在丈夫再三追问下,我只得把事情和盘托出。
丈夫很愤怒,这是男人无法接受的事实。也就在那一刻,我恍然大悟,如梦初醒,
知道自己所犯下的罪过。
  
  清醒后的我,痛苦极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真的说不清理由。我一贯
讨厌婚外恋,讨厌第三者,但我在行为不能自控的那十天里,这一切全都抛之脑后。
当时,我只是固执地认为:丈夫与我之间不存在爱,我与他的结合才是世上最纯洁的情,
人间最高尚的爱,我可以以身相许;当时并不认为那种结合是对丈夫的背弃,甚至感到
永远无悔无疚。

  彻彻底底地醒悟后的我,开始陷入无限的痛苦之中。每天我必须忍受失贞的折磨
和良心的审判。我痛恨这个可厌的自我,痛恨那个可恶的男人,时常整天整天出神,
整夜整夜失眠;两手冰凉,浑身发麻。我真的不是那种水性杨花、不知廉耻的女人,
可事实胜于雄辩,我是失去了贞操。我反复问自己:“你为什么做那种蠢事呢?你为
什么伤自己,害丈夫呢?”自己不能作出解释。

  出事后,丈夫几次背着我嚎啕大哭,说我真不应该胡闹。清醒后的我也知道实在
不应该,真想让时间倒流,重新过那十天,可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我时常茫然
地站在三伏天的阳光下,全身感到寒兮兮的浑身打颤。我一股劲地问自己:“你背叛
过自己的丈夫吗?”“不可能吧!我怎么会呢?”

  丈夫整夜整夜地失眠、叹气、流泪,对我的态度时冷时热。他想原谅我、宽容我,
可是又实在不能接受这一事实。他以自己的逻辑来反省我们这十年的婚姻生活。他说我
过去伪装着自己,从这件事中才露出狐狸尾巴;他说我玩了十年感情,骗了他的一片
真心。我不怨恨丈夫对我的伤害和责骂,我只是不知怎么安慰他。

  这段时间,丈夫也曾闹着要和我离婚,但我们最终还是没有分手。说真话,一方面
我想让他与我离婚,这样可以减轻他的精神痛苦,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他;可是另一方面,
我又实在不舍得他。

  每天我机械地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些以前我看不起的为钱卖身的女人,想着自己的
所作所为,不知不觉中我竟成了她们的同类———虽然我并不是为了钱财,可是也失去
了贞洁。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没脸见人,只想一死了之。我曾经数次动过自杀的念头,
几次买了“乐果”农药藏在家里,可每次动作前都被暗中监视的丈夫发现。丈夫说得对:
我死了解脱了自己,却把痛苦留给了父母、孩子和丈夫。这太自私、太无情。这种求生
不得、欲死不能的苦涩使我简直要崩溃了。我总觉得有一天我会发疯。

  我真的尝到了“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句话的滋味。每天我都如同丢了三魂六魄似的
僵僵直直地游荡在大街上,巴不得有哪个喝了酒的司机一下子将我撞死,让我尽早地离
开这个痛苦的世界。

  心理分析

  这是一例典型的失贞焦虑神经症个案。这位少妇的失贞焦虑迫使她处于“死亡的
边缘”。我想通过这一案例的分析,让更多的少女少妇们能正确面对这一类问题。 
  这封信反映出这一少妇失贞焦虑的四个基本因素:

  1.过失压力。有夫之妇在婚外发生奸情,事后极度悔恨,是这类焦虑的首要特征。
写信的这少妇说:“我反复问自己:‘你为什么做那种蠢事呢?你为什么伤自己,害丈
夫呢?’”这种奸情如果自己事前没有料到,事后不能解释,反省中充满神秘的尴尬,
这就是不同寻常的带有神经症候性质的过失失贞。女人的失贞过失多半与神经症候有关。

  2.罪恶感受。心理学家说:“一个人从小接受的伦理原则始终是不同寻常的东西,
它比自我更强大。”失贞对一个女人有多大的压力,主要取决于她从小接受的伦理道
德的教化程度。“贞洁”就是女人的尊严,就是老百姓说的“脸面”。人活脸,树活皮。
人的脸面也像树皮一样,因根子不同而有厚薄之分,因本质不同而有良贱之别。家庭背
景低贱、根子不正的女人搞性开放,从来没有失贞的焦虑感;家庭背景尊贵、根子正派
的女人则把脸面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失贞便再没脸面生活下去。写信的这少妇显然是个
传统的、正经的、有教养的女人,失贞后负罪心理特别强烈,她说:“我痛恨这个可厌
自我,痛恨那个可恶的男人,时常整天出神,整夜失眠;两手冰凉,浑身发麻。”失贞
后出现背离道德的高压,就会引发焦虑反应。  

  3.危机感受。妻子失贞对丈夫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他要面对一个不干净、不正经、
不吉祥的配偶,心理压力很大。离婚是可以的,但毁家破室,结发别离,代价太大;维
持也是可以的,但藏污纳垢,绿帽压顶,负担太重。写信的这女人说她丈夫“几次背着
我嚎啕大哭”,“整夜整夜地失眠、叹气、流泪”;“他认为我伪装了自己,从这件事
中才露出狐狸尾巴。说我玩了他的十年感情,骗了他的一片真心。”女人不正经造成男人
不正常。丈夫因为妻子失贞对她产生敌意、厌恶、嫉恨、排斥,如果这口邪气压在自己心
窝里,就会憋出怪病来;如果这口邪气发泄在妻子身上,用离婚威胁她,用脏话伤害她,
就会加重妻子的焦虑反应。

  4.绝望体验。“绝望体验”就是感到山穷水尽,再没活路。只有犯奸后极度内疚
的女人才被放置在绝望体验之中:贞操原则纠缠着她,失身事实压迫着她,周围的人们
嘲弄她、凌辱她、虐待她。陷入绝境的人找不到出路,只能像患绝症的人面对死亡那样
等待世界的抛弃。 

  绝望体验是纯个人的体验。同样是失贞,有的女人没有焦虑,有的女人则感到绝望。
“体验”不在事情本身,而在于本人对它的想法和看法,在于意识对它的认定和评价。
绝望体验是一个不可战胜的魔鬼,会把人推向死亡或精神分裂。写信的这少妇说:“我
只觉得没脸见人,只想一死。我曾经数次动过自杀的念头,几次买了‘乐果’农药藏在
家里。”“这种求生不得,欲死不能的苦涩使我简直要崩溃了。我总觉得有一天我会发疯。
”绝望体验激化了焦虑的程度,如果不死,就会转化为神经性焦虑症或精神分裂。写信的
这少妇已经出现神经性焦虑症。 

  “心理分析”就是帮助病人认识问题。出了问题的人希望看见、知道、理解为什么
会出问题。荣格说:“只有目的的发现才能对心理问题提供一个满意的回答。”因此,
心理分析便是从更深的层次发现问题的目的,从更高的层次剖析心理过程,解释心理事
实,借此摧毁各种神经症状的心理根源,以釜底抽薪的方式消除疾病的影响。

  就这一少妇的过失失贞来说,可以从四方面作出分析:

  第一要分析问题的性质。失贞行为分为自觉与不自觉两种:自觉的失贞是有充分
的意识准备,事后没有压力感和负罪感;不自觉的失贞是奸情发生后便出现无法解释
的困惑感,不能解脱的焦虑症。写信的这一少妇自然属于后者,我们这里讨论的也就
是这一种情况。心理分析首先要注意区分有意识制造的事件和无意识酿成的过失的差
别,这在法律审判和道德评价中都有质的不同。在有意制造的事件中主要寻求责任;
在无意出现的过失中主要考虑损失。写信的少妇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
真的说不清理由。”她的奸情是在无意的情况下出现的过失,她是损失者,所以应该
得到本人、丈夫和其他人的谅解和宽容。

  第二要分析过失的目的。弗洛伊德的“过失心理学”认为:任何无意识的过失都
有潜在的目的。无意识中发生通奸,必有一个本人没能意识到的潜在的目的。荣格的
“分析心理学”认为:每个人都不等同于他的自觉意识,自觉意识只是广袤的精神领
域中一小部分。荣格说:“人既不是自己也不是别人以为的那样,而是某种未知的、
但又可以证明其确实存在的不可界定的整体。”这个“未知的不可界定的整体”就是
自己的意识和自己的未知阴影。无意识中出现过失,就是被未知阴影所控制。

  “阴影”是在潜意识中暗流着的缺陷和邪恶,是低级的、原始的野性。少女、
少妇们的阴影就是“渴望宠爱”和“期盼纵欲”的原始野性。阴影不能意识也就不
能控制。阴影的妄动表露出对意识的逃避,对理性的厌恶,对禁忌的反叛,对道德
的背弃。阴影常常使最有教养的女人做出出乎自己意料的风流韵事,神秘地失身于
她想也没有想到过的男人。

  阴影妄动是对生活顺应不良的结果。“顺应不良”就是活得不顺心。生活中顺
应不良的人,常常是带有神经症候倾向的人。写信的这少妇回忆说:“当时,我只
是固执地认为:丈夫与我之间不存在爱,我与他(奸夫)的爱才是世上最纯洁的爱,
最高尚的情,我可以以身相许;当时也不认为那种结合是对丈夫的背弃,甚至感到永
远无悔无疚。”这就是带有歇斯底里妄想神经症倾向的错觉,这就是阴影的表露。由
此我们可以断言:这位少妇失贞前在生活中有难言的心理困扰,活得不顺心,活得不
开心,被诱奸的那十天,潜在目的是对心理困扰的逃避。因此她才能“在行为不能自
控的那十天里,把一切全都抛之脑后”。

  无意识中发生通奸,必有一个本人没能意识到的潜在的目的。

  第三要分析失贞后的心理困扰。失贞后的心理困扰与失贞前的心理困扰不同。失
贞前的心理困扰是压抑感;失贞后的心理困扰是罪孽感。认定死理不变,就是造成失
贞后心理困扰的主要障碍。“死理”就是个人信守的那些生存“原则”或“信念”。
凡是原则和信念都要向人们索取献身。犯奸的女人认为背叛了贞洁的道德原则和贞操
的人格信念,就应当像背叛了“革命党”、背叛了“真理”一样必须去死,这就是为
原则和信念献身。 

  心理学家们认为:神经症大都是精神幼稚病,思想极端症。“原则”和“信念”往
往是一种理想而不是现实,是一种追求的目标而不是必能达到的境界。道德上的完美谁
也难做到,行为上的过失谁都难避免。失贞后痛苦和检讨都是应当的,但不能因此像当
年“清理阶级队伍”那样往死里整,往死里斗。生活中失贞的女子很多,如果我们认为
她们背离了贞洁原则和贞操信念,就应该喝农药自杀,就应该让汽车撞死,那就是一种
精神上的法西斯主义。“失贞焦虑症”就是本人对自己的道德过失实行着一种没有人性、
没有人道、没有宽容、没有理解的封建法西斯主义。心理分析就是帮助患者心理成长。
只有精神的成长才能脱离幼稚病,只有反省才能克服极端化。克服心理困扰就是精神的
解放和成长,就是从原则和信念的桎梏和纠缠中突围,达成现实的精神的自主和自治。

  第四要分析过失后的心理情结。咬死过失不放,是神经症候的主要特征。失贞作为
一种过失,女人的“过失感受过剩”,就会像鱼吞钩一样咬住过失不放,这就是病理学
中说的“情结固置”。鱼吞钩便不能自脱,愈撕扯愈紧张,愈紧张愈撕扯,直至气尽力
竭,魂离魄散。一个精神分裂病人对我说:“我咬住魔鬼的肉放不开。”鱼钩上的肉就
是魔鬼的肉。凡是出现精神病变的人,都是咬住“魔鬼的肉”不放的人,也就是有情结
固置的人。写信的这个少妇说:“我每天茫然地站在三伏天的阳光下,全身感到寒兮兮
地浑身打颤,反复一个劲地问自己:‘你背叛过自己的丈夫?’‘不可能吧,我怎么会呢?
’”这就是典型的吞钩现象。

  心理学家们认为:“吞钩现象”是神经高度紧张、情节反复厮磨的结果。面对这种吞
钩式心理现象,只有深入的心理分析才能帮助患者放松,只有耐心的心理疏导才能帮助患
者吐钩,患者意识到问题的实质,看到解决问题的出路,才能做到“鲤鱼挣脱金钩去,摇
头摆尾不再回”。“精神咨询”是建立在心理分析基础上的心理疏导,精神病都是心理深
层出的问题,因此心理咨询要解决的就是心理深层的失衡问题。

  第一,正确对待阴影。隐藏在过失深层的是无意识驱力,是人类的精神后院的污秽、
黑暗和罪恶。每当个人对生活有顺应不良的心理困扰,就会把埋藏在潜意识深层的阴影
激活,制造过失。这就是说:一个女人感到活得不顺心、不开心的时候,特别要警惕潜
意识中压抑的阴影即野性的冲动,要警惕突发的歇斯底里神经症候,要警惕男人的诱惑
和蛊惑,以防止出现过失后无法挽回的伤害和痛苦。

  第二,正确对待过失。阴影总是通过过失表现出来的。无论出现什么偶然的、突发
的过失,从心理学角度讲,都有它的必然性、自发性。一个中学校长在妻子发生婚外恋
后出现抑郁症。他痛苦地对我说:“我过去总以为男女乱搞是电视剧中和别人的生活中
发生的事,没想到这种事会出现在自家女人身上。”写信的这位少妇说:“丈夫从来没
有想到过我会背叛他,我也没有想到过要背叛他。在他眼里,我是个善良、贤惠、贞洁
的妻子,一直引为自豪;然而我那十天的行为彻底地粉碎了他的美梦。”这些事实说明,
人的出错和过失,都无法预言。出了过失,首先自己要与自己和解,其次夫妻之间也要
学会谅解和宽容,这样才是有头脑、有知识、有理性的现代人。

  第三,正确评价过失。我们无法驾御内在生命,因为内在生命享有固有的自由。生
活中出现了过失,关键在于我们的评价。著名思想家迪斯累里说:“重要的事情并非重
要到不能再重要;不重要的事情也并非就像看上去那么不重要。”著名心理学家荣格说:
“世界史上的重大事件根本是不重要的,说到底最重要的乃是个人的生命,因为生命创
造一切。”认为某些“重大事件”比生命还重要,都是精神走火入魔造成的心理迷狂。

  第四,正确对待人生。心理学把追求事业的成功视为心理健康的第一标志。人生的
价值不仅在道德的完美,更在于事业的成功。事业不成功的人即便是道德最完美的人,
最终也会被生活所抛弃。那些把全部心思放在性爱方面的女人,都是没有事业心、没有
生活目标的女人。因此所谓“道德焦虑”多一半是“存在主义”的即对生活空虚的焦虑,
只有生活有大目标,精神有大追求的人,才会从这一症候的死胡同中走出来。从整体上看,
失贞焦虑症是一种过失病、屈辱病、失落病。

  过失、屈辱和失落持续就会生神经病。生病是心理困扰和心理冲突引起的分裂现象。
生病是过去与未来的中介。生病破坏了旧的东西,产生了新的东西。生病后会改变人性,
往昔的生活轨迹开始消失,新的生活态度开始建立。一个在精神灾难的污泥中打过滚的人,
会发现自己未曾发现的真理,找到自己未曾找到的活法。从这一角度去看问题,心理病绝
对不能仅仅从负面去看,应当同时从正面去看。生病是转生,康复是转世,轮回往复,
太阳会再次升起。 


    我曾经是个活泼、开朗、爽直的少妇。前一段时期,我根本说不清楚为什么不能自制地与本单位一个同事相好过十天。我们一共约会过三次。第三次我与他发生了性关系。也是这第三次,我回家很晚,在丈夫再三追问下,我只得把事情和盘托出。丈夫很愤怒,这是男人无法接受的事实。也就在那一刻,我恍然大悟,如梦初醒,知道自己所犯下的罪过。
  
  清醒后的我,痛苦极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真的说不清理由。我一贯讨厌婚外恋,讨厌第三者,但我在行为不能自控的那十天里,这一切全都抛之脑后。当时,我只是固执地认为:丈夫与我之间不存在爱,我与他的结合才是世上最纯洁的情,人间最高尚的爱,我可以以身相许;当时并不认为那种结合是对丈夫的背弃,甚至感到永远无悔无疚。

  彻彻底底地醒悟后的我,开始陷入无限的痛苦之中。每天我必须忍受失贞的折磨和良心的审判。我痛恨这个可厌的自我,痛恨那个可恶的男人,时常整天整天出神,整夜整夜失眠;两手冰凉,浑身发麻。我真的不是那种水性杨花、不知廉耻的女人,可事实胜于雄辩,我是失去了贞操。我反复问自己:“你为什么做那种蠢事呢?你为什么伤自己,害丈夫呢?”自己不能作出解释。

  出事后,丈夫几次背着我嚎啕大哭,说我真不应该胡闹。清醒后的我也知道实在不应该,真想让时间倒流,重新过那十天,可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我时常茫然地站在三伏天的阳光下,全身感到寒兮兮的浑身打颤。我一股劲地问自己:“你背叛过自己的丈夫吗?”“不可能吧!我怎么会呢?”

  丈夫整夜整夜地失眠、叹气、流泪,对我的态度时冷时热。他想原谅我、宽容我,可是又实在不能接受这一事实。他以自己的逻辑来反省我们这十年的婚姻生活。他说我过去伪装着自己,从这件事中才露出狐狸尾巴;他说我玩了十年感情,骗了他的一片真心。我不怨恨丈夫对我的伤害和责骂,我只是不知怎么安慰他。

  这段时间,丈夫也曾闹着要和我离婚,但我们最终还是没有分手。说真话,一方面我想让他与我离婚,这样可以减轻他的精神痛苦,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他;可是另一方面,我又实在不舍得他。

  每天我机械地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些以前我看不起的为钱卖身的女人,想着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知不觉中我竟成了她们的同类———虽然我并不是为了钱财,可是也失去了贞洁。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没脸见人,只想一死了之。我曾经数次动过自杀的念头,几次买了“乐果”农药藏在家里,可每次动作前都被暗中监视的丈夫发现。丈夫说得对:我死了解脱了自己,却把痛苦留给了父母、孩子和丈夫。这太自私、太无情。这种求生不得、欲死不能的苦涩使我简直要崩溃了。我总觉得有一天我会发疯。

  我真的尝到了“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句话的滋味。每天我都如同丢了三魂六魄似的僵僵直直地游荡在大街上,巴不得有哪个喝了酒的司机一下子将我撞死,让我尽早地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

  心理分析

  这是一例典型的失贞焦虑神经症个案。这位少妇的失贞焦虑迫使她处于“死亡的边缘”。我想通过这一案例的分析,让更多的少女少妇们能正确面对这一类问题。 


  这封信反映出这一少妇失贞焦虑的四个基本因素:

  1.过失压力。有夫之妇在婚外发生奸情,事后极度悔恨,是这类焦虑的首要特征。写信的这少妇说:“我反复问自己:‘你为什么做那种蠢事呢?你为什么伤自己,害丈夫呢?’”这种奸情如果自己事前没有料到,事后不能解释,反省中充满神秘的尴尬,这就是不同寻常的带有神经症候性质的过失失贞。女人的失贞过失多半与神经症候有关。

  2.罪恶感受。心理学家说:“一个人从小接受的伦理原则始终是不同寻常的东西,它比自我更强大。”失贞对一个女人有多大的压力,主要取决于她从小接受的伦理道德的教化程度。“贞洁”就是女人的尊严,就是老百姓说的“脸面”。人活脸,树活皮。人的脸面也像树皮一样,因根子不同而有厚薄之分,因本质不同而有良贱之别。家庭背景低贱、根子不正的女人搞性开放,从来没有失贞的焦虑感;家庭背景尊贵、根子正派的女人则把脸面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失贞便再没脸面生活下去。写信的这少妇显然是个传统的、正经的、有教养的女人,失贞后负罪心理特别强烈,她说:“我痛恨这个可厌自我,痛恨那个可恶的男人,时常整天出神,整夜失眠;两手冰凉,浑身发麻。”失贞后出现背离道德的高压,就会引发焦虑反应。  

  3.危机感受。妻子失贞对丈夫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他要面对一个不干净、不正经、不吉祥的配偶,心理压力很大。离婚是可以的,但毁家破室,结发别离,代价太大;维持也是可以的,但藏污纳垢,绿帽压顶,负担太重。写信的这女人说她丈夫“几次背着我嚎啕大哭”,“整夜整夜地失眠、叹气、流泪”;“他认为我伪装了自己,从这件事中才露出狐狸尾巴。说我玩了他的十年感情,骗了他的一片真心。”女人不正经造成男人不正常。丈夫因为妻子失贞对她产生敌意、厌恶、嫉恨、排斥,如果这口邪气压在自己心窝里,就会憋出怪病来;如果这口邪气发泄在妻子身上,用离婚威胁她,用脏话伤害她,就会加重妻子的焦虑反应。

  4.绝望体验。“绝望体验”就是感到山穷水尽,再没活路。只有犯奸后极度内疚的女人才被放置在绝望体验之中:贞操原则纠缠着她,失身事实压迫着她,周围的人们嘲弄她、凌辱她、虐待她。陷入绝境的人找不到出路,只能像患绝症的人面对死亡那样等待世界的抛弃。 

  绝望体验是纯个人的体验。同样是失贞,有的女人没有焦虑,有的女人则感到绝望。“体验”不在事情本身,而在于本人对它的想法和看法,在于意识对它的认定和评价。绝望体验是一个不可战胜的魔鬼,会把人推向死亡或精神分裂。写信的这少妇说:“我只觉得没脸见人,只想一死。我曾经数次动过自杀的念头,几次买了‘乐果’农药藏在家里。”“这种求生不得,欲死不能的苦涩使我简直要崩溃了。我总觉得有一天我会发疯。”绝望体验激化了焦虑的程度,如果不死,就会转化为神经性焦虑症或精神分裂。写信的这少妇已经出现神经性焦虑症。 

  “心理分析”就是帮助病人认识问题。出了问题的人希望看见、知道、理解为什么会出问题。荣格说:“只有目的的发现才能对心理问题提供一个满意的回答。”因此,心理分析便是从更深的层次发现问题的目的,从更高的层次剖析心理过程,解释心理事实,借此摧毁各种神经症状的心理根源,以釜底抽薪的方式消除疾病的影响。

  就这一少妇的过失失贞来说,可以从四方面作出分析:

  第一要分析问题的性质。失贞行为分为自觉与不自觉两种:自觉的失贞是有充分的意识准备,事后没有压力感和负罪感;不自觉的失贞是奸情发生后便出现无法解释的困惑感,不能解脱的焦虑症。写信的这一少妇自然属于后者,我们这里讨论的也就是这一种情况。心理分析首先要注意区分有意识制造的事件和无意识酿成的过失的差别,这在法律审判和道德评价中都有质的不同。在有意制造的事件中主要寻求责任;在无意出现的过失中主要考虑损失。写信的少妇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真的说不清理由。”她的奸情是在无意的情况下出现的过失,她是损失者,所以应该得到本人、丈夫和其他人的谅解和宽容。

  第二要分析过失的目的。弗洛伊德的“过失心理学”认为:任何无意识的过失都有潜在的目的。无意识中发生通奸,必有一个本人没能意识到的潜在的目的。荣格的“分析心理学”认为:每个人都不等同于他的自觉意识,自觉意识只是广袤的精神领域中一小部分。荣格说:“人既不是自己也不是别人以为的那样,而是某种未知的、但又可以证明其确实存在的不可界定的整体。”这个“未知的不可界定的整体”就是自己的意识和自己的未知阴影。无意识中出现过失,就是被未知阴影所控制。

  “阴影”是在潜意识中暗流着的缺陷和邪恶,是低级的、原始的野性。少女、少妇们的阴影就是“渴望宠爱”和“期盼纵欲”的原始野性。阴影不能意识也就不能控制。阴影的妄动表露出对意识的逃避,对理性的厌恶,对禁忌的反叛,对道德的背弃。阴影常常使最有教养的女人做出出乎自己意料的风流韵事,神秘地失身于她想也没有想到过的男人。

  阴影妄动是对生活顺应不良的结果。“顺应不良”就是活得不顺心。生活中顺应不良的人,常常是带有神经症候倾向的人。写信的这少妇回忆说:“当时,我只是固执地认为:丈夫与我之间不存在爱,我与他(奸夫)的爱才是世上最纯洁的爱,最高尚的情,我可以以身相许;当时也不认为那种结合是对丈夫的背弃,甚至感到永远无悔无疚。”这就是带有歇斯底里妄想神经症倾向的错觉,这就是阴影的表露。由此我们可以断言:这位少妇失贞前在生活中有难言的心理困扰,活得不顺心,活得不开心,被诱奸的那十天,潜在目的是对心理困扰的逃避。因此她才能“在行为不能自控的那十天里,把一切全都抛之脑后”。

  无意识中发生通奸,必有一个本人没能意识到的潜在的目的。

  第三要分析失贞后的心理困扰。失贞后的心理困扰与失贞前的心理困扰不同。失贞前的心理困扰是压抑感;失贞后的心理困扰是罪孽感。认定死理不变,就是造成失贞后心理困扰的主要障碍。“死理”就是个人信守的那些生存“原则”或“信念”。凡是原则和信念都要向人们索取献身。犯奸的女人认为背叛了贞洁的道德原则和贞操的人格信念,就应当像背叛了“革命党”、背叛了“真理”一样必须去死,这就是为原则和信念献身。 

  心理学家们认为:神经症大都是精神幼稚病,思想极端症。“原则”和“信念”往往是一种理想而不是现实,是一种追求的目标而不是必能达到的境界。道德上的完美谁也难做到,行为上的过失谁都难避免。失贞后痛苦和检讨都是应当的,但不能因此像当年“清理阶级队伍”那样往死里整,往死里斗。生活中失贞的女子很多,如果我们认为她们背离了贞洁原则和贞操信念,就应该喝农药自杀,就应该让汽车撞死,那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法西斯主义。“失贞焦虑症”就是本人对自己的道德过失实行着一种没有人性、没有人道、没有宽容、没有理解的封建法西斯主义。心理分析就是帮助患者心理成长。只有精神的成长才能脱离幼稚病,只有反省才能克服极端化。克服心理困扰就是精神的解放和成长,就是从原则和信念的桎梏和纠缠中突围,达成现实的精神的自主和自治。

  第四要分析过失后的心理情结。咬死过失不放,是神经症候的主要特征。失贞作为一种过失,女人的“过失感受过剩”,就会像鱼吞钩一样咬住过失不放,这就是病理学中说的“情结固置”。鱼吞钩便不能自脱,愈撕扯愈紧张,愈紧张愈撕扯,直至气尽力竭,魂离魄散。一个精神分裂病人对我说:“我咬住魔鬼的肉放不开。”鱼钩上的肉就是魔鬼的肉。凡是出现精神病变的人,都是咬住“魔鬼的肉”不放的人,也就是有情结固置的人。写信的这个少妇说:“我每天茫然地站在三伏天的阳光下,全身感到寒兮兮地浑身打颤,反复一个劲地问自己:‘你背叛过自己的丈夫?’‘不可能吧,我怎么会呢?’”这就是典型的吞钩现象。

  心理学家们认为:“吞钩现象”是神经高度紧张、情节反复厮磨的结果。面对这种吞钩式心理现象,只有深入的心理分析才能帮助患者放松,只有耐心的心理疏导才能帮助患者吐钩,患者意识到问题的实质,看到解决问题的出路,才能做到“鲤鱼挣脱金钩去,摇头摆尾不再回”。“精神咨询”是建立在心理分析基础上的心理疏导,精神病都是心理深层出的问题,因此心理咨询要解决的就是心理深层的失衡问题。

  第一,正确对待阴影。隐藏在过失深层的是无意识驱力,是人类的精神后院的污秽、黑暗和罪恶。每当个人对生活有顺应不良的心理困扰,就会把埋藏在潜意识深层的阴影激活,制造过失。这就是说:一个女人感到活得不顺心、不开心的时候,特别要警惕潜意识中压抑的阴影即野性的冲动,要警惕突发的歇斯底里神经症候,要警惕男人的诱惑和蛊惑,以防止出现过失后无法挽回的伤害和痛苦。

  第二,正确对待过失。阴影总是通过过失表现出来的。无论出现什么偶然的、突发的过失,从心理学角度讲,都有它的必然性、自发性。一个中学校长在妻子发生婚外恋后出现抑郁症。他痛苦地对我说:“我过去总以为男女乱搞是电视剧中和别人的生活中发生的事,没想到这种事会出现在自家女人身上。”写信的这位少妇说:“丈夫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会背叛他,我也没有想到过要背叛他。在他眼里,我是个善良、贤惠、贞洁的妻子,一直引为自豪;然而我那十天的行为彻底地粉碎了他的美梦。”这些事实说明,人的出错和过失,都无法预言。出了过失,首先自己要与自己和解,其次夫妻之间也要学会谅解和宽容,这样才是有头脑、有知识、有理性的现代人。

  第三,正确评价过失。我们无法驾御内在生命,因为内在生命享有固有的自由。生活中出现了过失,关键在于我们的评价。著名思想家迪斯累里说:“重要的事情并非重要到不能再重要;不重要的事情也并非就像看上去那么不重要。”著名心理学家荣格说:“世界史上的重大事件根本是不重要的,说到底最重要的乃是个人的生命,因为生命创造一切。”认为某些“重大事件”比生命还重要,都是精神走火入魔造成的心理迷狂。

  第四,正确对待人生。心理学把追求事业的成功视为心理健康的第一标志。人生的价值不仅在道德的完美,更在于事业的成功。事业不成功的人即便是道德最完美的人,最终也会被生活所抛弃。那些把全部心思放在性爱方面的女人,都是没有事业心、没有生活目标的女人。因此所谓“道德焦虑”多一半是“存在主义”的即对生活空虚的焦虑,只有生活有大目标,精神有大追求的人,才会从这一症候的死胡同中走出来。从整体上看,失贞焦虑症是一种过失病、屈辱病、失落病。

  过失、屈辱和失落持续就会生神经病。生病是心理困扰和心理冲突引起的分裂现象。生病是过去与未来的中介。生病破坏了旧的东西,产生了新的东西。生病后会改变人性,往昔的生活轨迹开始消失,新的生活态度开始建立。一个在精神灾难的污泥中打过滚的人,会发现自己未曾发现的真理,找到自己未曾找到的活法。从这一角度去看问题,心理病绝对不能仅仅从负面去看,应当同时从正面去看。生病是转生,康复是转世,轮回往复,太阳会再次升起。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情感:家庭暴力下的婚外情
下一篇:男人为什么渴求性发泄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