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越重视越破坏(焦虑)
2017-06-07 18:54:58   来源:曾奇峰心理工作室   评论:0 点击:

焦虑是一种能量。催眠大师艾瑞克森说,焦虑的反面不是放松,而是管理能量。就像电一样,正常的电压能让各种电器被使用。如果没有了电,电器无法使用。如果电压过低或过高,又会损坏电
\


/焦虑是一种能量

 

今天,我想谈谈高考焦虑这个话题。

 

我们先来看看焦虑是怎么回事。

 

焦虑是一种情绪状态,人生而有之,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是婴儿出生时自带的系统。至于为什么要带上这个系统,我不太清楚,也许就跟婴儿出生时自带了头发、脚趾甲是一样的,是造物主设计好的。

 

比较轻的焦虑,只限于我们的情绪。严重的焦虑不仅在情绪感知上,同时有明显的身体表现,像出汗、心慌、发抖、昏厥等等。

 

在人际关系、学习和工作范围,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适度的焦虑,这让我们不至于很怪异,同时又能维持一些必要的功能。如果你去见一个喜欢的人,适度的焦虑会让你保持理性和分寸,你会注意自己的表现,会得体的打扮和讲话。如果,你完全不焦虑,你很可能就会像对待你上铺的姐妹那样随意随性,打屁挖鼻孔飙脏话都有可能。学习上也是,保持适度的焦虑,能让你主动控制效率、进度,也能让你有着良性的竞争意识。如果在学习上,完全不焦虑,你可能天天躺在床上吃着薯片追着剧,学习功能完全瘫痪掉。

 

焦虑是对我们能保持正常生活、人际、学习和工作的保护。焦虑是一种能量。催眠大师艾瑞克森说,焦虑的反面不是放松,而是管理能量。就像电一样,正常的电压能让各种电器被使用。如果没有了电,电器无法使用。如果电压过低或过高,又会损坏电器。

 

/学习,不过是自己的事

 

接下来,我想谈谈高考的焦虑,因为这很常见。

 

我们必须要思考,为什么高考会导致一些学生高焦虑,严重地会导致无法高考,或者发挥失常。

 

如果我们喜欢唱歌,在家哼歌的时候,会不会焦虑?自然不会。为什么?但是如果我们上台要对着观众唱歌,会不会焦虑?会的。这之间的差别是,前者是我自己的事情,后者是我和别人之间的事情。所有的事情,只要涉及到其他人,都会关系到控制感。再举个例子,我自己一个人吃饭,丝毫不会感觉到焦虑。如果我要请人吃饭,可能就会有那么一点焦虑了。尤其是我要请的人是几个重量级的人物或者完全陌生的人,这个焦虑值就会更高。为什么呢?需要控制的范围扩大了,就会引发人的更高的焦虑。

 

有一次,有位妈妈问我,4岁的女儿死活不愿意在幼儿园讲故事,但是在家里讲故事没问题。小女孩能在家里讲故事,是因为她只需要控制爸爸和妈妈所在的场。在幼儿园讲故事,她需要控制所有的小朋友和老师所在的场,这个场太大了。对她来讲,需要控制的范围太大了,她还没有学会如何控制。

 

为什么有的人面对高考是适度的焦虑,而有的人是过度的焦虑呢?

 

精神分析解释考试焦虑,是典型的俄狄浦斯冲突,简单说就是害怕成功之后的惩罚。

 

高考是一种象征的成人礼,它是一个门槛,门的里面是父母和过去,门的外面是社会和未来,门的里面是依靠父母的孩子,门的外面是独立的成人。考过去了,就等于跨过了这道门槛。不是所有的分离都是喜庆的,不是所有的长大成人都是欢愉的。面对分离和独立,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一定有伤感、不舍、恐惧和不确定。

 

对父母容易内疚的“乖孩子”,往往是最放不下父母的“好孩子”。没心没肺地考上大学远走高飞,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做到。我们这里谈的是心理层面的远走高飞。在心理咨询中,我们经常听到一个人难过地说,“如果我不管他们(父母),谁来管他们?他们根本无法照顾好自己,总是让我担心。”

 

不知道读者们是否能想象一个画面:一个人渴望无所牵挂地自由飞翔,回头看一眼孱弱、无助的父母,毅然绞断翅膀回到父母身边。

 

当父母放弃自己的一切,将所有的心力都倾注在孩子,孩子这辈子都不会选择远走高飞(独立),抛弃父母的内疚比废掉自己的人生,沉重太多。你们为了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难道我还会让你们失去我吗?这大概是每个应该离开,却选择留下的孩子的内心的声音。少有人看到孩子的这番良苦用心。严重的高考焦虑,就是孩子们创造出的一种自然而然留在父母身边的悲壮之举。

 

有一种父母,从孩子上学开始,就把孩子的学习变成家庭的要事。还有一种父母,清楚学习不过是孩子自己的事情,轻松淡然地看待孩子的学习。从心理咨询师们大量的临床案例来看,得出一个结论:前者的孩子,在面临高考的时候更容易过度焦虑。在学习这件事情上,孩子控制自己一个人的小范围,和同时要肩负控制父母的大范围相比,也许前者的焦虑值是50分,后者的焦虑值是70分。

 

/和你的焦虑安静聊聊天

 

我们再来看看,整个社会和学校,以及文化是如何对待高考这件事情的。

 

最近十年,每到高考前夕,看起来是为了考生保驾护航,交通管制、禁鸣禁噪;媒体也大肆渲染高考的苦情剧,遗失准考证、迟到与高考失之交臂、考生带病考试、家人去世隐瞒考生等等。学校黑板上的倒计时、学生一边备考一边打营养针、班主任的谆谆教诲。所有的信息都在突出:高考不仅仅只是考生的事情,全社会都在重视你们,祝福你们。这不是面对考试的态度,而是面对一场即将发生的灾难的高度戒备的状态。

 

这些潜意识的信息,也许是对考生最大的攻击。这让他们不得不把控制的范围加大,再加大。原本应该静心和专注地应对考试本身,升级成了处理周围的紧急高压气氛,再有承受能力的人,也难以扛住。

 

社会、学校和家庭,都需要反思一下正在做的事情,真的是站在考生的角度帮助他们应对这场重要的考试,还是揣着隐藏的攻击,显得好心地在帮倒忙。潜意识不看出发点是什么,只看最后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如果导致的结果是,患有考试焦虑症的考生一年比一年多,那么一定是我们暗地里下了什么药。

 

最后,我想对应战在即的考生说一些话:

 

可能,高考这件事情,让你寝食难安,非常焦虑。请记住,焦虑是一种能量,它最初的功能是保护我们,让我们能够达成想要做的事情。如果你感到它已经有些失控,让你对它充满恐惧和排斥,也许是你和它并不相互了解。它用了不恰当地方式在保护你。找一个安静私密的地方,不会被打搅。把你的焦虑请出来,让它坐在你面前,它是你的一部分,当你面对它而坐的时候,你自然会听到它究竟想要对你说什么。而你,也需要告诉它你现在的处境。你和它,共同商量出一个更恰当地方式来为你保驾护航。你和它成为合作的盟友。

相关热词搜索:高考 焦虑

上一篇:如何帮助青少年缓解压力和焦虑?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