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么是幸福?( 孙雪菲 )
2014-01-13 16:37:02   来源:北京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评论:0 点击:

高级经理人们的身心幸福感越强,心理衰竭水平越低。 --------------------------------------------------------------------------------

高级经理人们的身心幸福感越强,心理衰竭水平越低。 

--------------------------------------------------------------------------------

 基于“幸福感”的讨论正在国内逐渐升温,人们的视线却在近期突然被锁定在一系列与“幸福”一词有着强烈反差也有着极度相关的新闻上:上市公司、知名企业的高管频频出现早逝案例。据新闻报道,从2010年1月到2011年7月的19个月时间里,就出现了19名总经理、董事长级别的高管离世。这些人中,因患疾病离世的比例高达63%,而19名高管的平均年龄只有50岁,对于正处于事业发展中的男性来讲,50岁,应该是公认的黄金年龄。在19名高管中,至少有8名高管持有公司股权,其中有一位个人财富超过14亿元,在财富的道路上,他们无疑为大赢家,而在人生幸福的旅途中,不失为一种坎坷甚至中断。人们不禁扼腕叹息,这也让部分身体欠佳的高管“人人自危”。巨人网络董事长兼CEO史玉柱7月5日发微博称,他将和阿里巴巴马云、万通董事局主席冯仑、百步亭集团董事局主席茅永红、科瑞集团董事长郑跃文以及恒基伟业的张征宇等集体举办一个追悼会,每个人给自己致悼词,以“结束过去、开始未来”。史玉柱在微博中还透露,从此每活一天就净赚24小时,为此将珍惜每一天,充实每一天,快乐每一天。

我们业已知道,物质高度发达不一定就是幸福的。幸福的主观感受和客观指标很难统一。那么,到底什么是幸福?作为在经济社会中担当重要角色的高级经理人群体,什么又是他们的幸福?

某能源公司的HR经理人Jeff期望的幸福状态是这样的:不管工作的是什么企业、相处的是什么老板,都能在领导层和各级员工纷繁复杂的利益关系中折冲尊俎,既能坚定地前行,又能耐心地等待;既能坚持心中的原则,又能看准合适的时机;既有纵横捭阖的洒脱,又有忍辱负重的胸襟;既能将提升员工工作生活质量计划与企业不同的发展阶段相适应,又能成为企业无可替代的角色。“我多么希望就像演员和运动员在悬空的钢丝绳上行走,或者在高高的平衡木上表演那样而赢得众人的喝彩和掌声。” Jeff充满期冀地说道。

“伯乐看到一匹千里马拉车上坡时受到鞭打,不由得大声痛哭,把衣服披在马背上。而那马也就长嘶起来,声达于天,表达对伯乐的感激。”某通讯业公司的项目总监图先生每次提到这个故事,都会心有戚戚。而他已经在五年中第三次换工作。或者因为老板没有给予足够的信任和权力,或者因为与老板管理理念的不一致,每次离开一个公司的时候图先生都会瞒着自己的妻子,免得她担心。他的幸福企盼就是“能遇上一个最认可我,和我共进退的老板,实现英雄有用武之地。” “中国有没有好的经理人?”老板们高声喊道;“中国有没有像样的老板?”经理人们高声喊道。彼此都有不满,又不断地相互选择,进行着猫和老鼠的游戏。

 眼前的这位知名外企的女性PA(总裁助理),笑起来娴静温婉,工作时精明强干,时而优雅动人,时而雷厉风行。没错,这就是当代职业女性的风采。但是对许多女性高阶主管来说,是积极开拓自己的事业,抑或是配合家庭的需要,一直是难以取舍的矛盾。尤其是对于一些正处于事业蒸蒸日上的年轻女经理来说,这可能是令她们最头疼的问题。“一想到结婚生子,就感到恐惧,不敢往前走,唯恐结婚生子会影响仕途,影响事业发展的进程。但另一方面,又认为自己年龄已经不小了,到了该结婚生子的时候了,再也不能拖延了。所以,我的幸福奢望就是,能一下子跳过十月怀胎的阶段,就拥有一个自己的宝宝,而且能把事业和家庭都经营得很好!”Maggie幻想着,笑得非常明媚,却也充满了无奈。

为了与公司发展共荣共存,入夜后的办公大楼常是一片灯火通明,众多的中高阶经理人日以继夜地投入工作。据《财富》(中文版)联合北京易普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合作完成的“2010年高级经理人心理健康调查报告”公布结果显示,全国有49.4%的经理人认为其职场环境总是或者经常需要加班、出差或派驻外地工作。经理人随着企业成长,其头衔和收入也会一起水涨船高,不过一旦基于实际需要,必须被外派工作或经常出差,被迫与配偶和子女分居两地。当年从东北到北京的时候,某投资公司的高级合伙人何先生曾与爱人有一个“协议”,即到哪里都不要分开。但他“违约”了!他又被派往深圳筹建新公司,已读小学的小孩不可能再随父亲游走四方,而是与母亲定居在了北京。何先生说,他的幸福时刻就是“希望能每个月趁着跑市场的机会回一趟北京,顺便回家看看,抱抱儿子。”

“为什么你来了工作就变麻烦了,要建那么多表格,整理那么多数据!” Shirley,这位澳洲海归,在上海某制造企业上班的第一天就惊讶地发现所有的同事都知道自己的薪水,可想而知的敌视迎面而来。Shirley深切地感到中国企业的领导比西方的领导更重感情,从管理的层面来看,这是优点,也是缺点。海归,对她来说是事实,也是她必须面对的质疑和挑战。今天,Shirley依然带着她深化到骨髓的甜蜜笑容和她容易被识破的香港口音行走在这个城市里。但是,她更相信专业与敬业,她愿意为了公司和事业而推动变革。“我的幸福时刻就是能够坚持自己追求的Professionolism(专业度),这个部门的资深员工有一天能对我说,这个流程真的挺管用。”

这些对于幸福的期冀令人感慨万千,甚至感动;这些幸福的描述也都是细致的,真实的,并非遥不可及。从易普斯与《财富》(中文版)几年来合作进行的“中国经理人压力状况调查”的结果看来,随着对心理学知识了解程度的加深,高级经理人们的身心幸福感越强,心理衰竭水平越低。可见,社会若加大对心理学知识的宣传,以加强高级经理人对心理学知识的关注,进而采取措施对自己的心理状态作适当的调整,不失为一种增强高级经理人心理健康水平的有效途径。

李嘉诚曾经无数次提到:“懂管理不如懂心理,了解员工的心才能更好地把握他们的人。” 杰克韦尔奇也曾经这样肯定心理学的作用:“作为企业的领导人,你可以不懂财务、不懂专业知识,但是你不能不懂心理学,否则你就不会成为一名卓越的总经理。”如何把心理学运用到社交场上、办公室里、谈判桌上甚至家庭中,无疑是职业经理人事业成功、生活幸福的根基。

 幸福感需要一定的心理基础。这里的心理基础既包括相对稳定和整体的人格,也包括后天形成的较为具象的性格。心理学家卡特尔认为,人才成就的75%取决于人格。在易普斯做EAP的过程中,我所接触到的众多成功的职业经理人,他们也或多或少地反映出较为一致的某些积极的人格特质。而通过家庭教育和经历后天形成的性格,则与心理幸福感有着更加直接的联系。如果一个人的思维灵活变通,富于变化,充满想象,而且具有一定的自主性,那么他就容易接纳新鲜事物,接纳自我,能够感受到幸福;如果一个人做事认真谨慎,很有秩序,同时能严格要求自己,那么他也会比较容易感受到幸福。

幸福感也是一种心理能力。我们鼓励每一位职业经理人讲出自己的幸福,但在一幅幅真实可触的幸福图画的背后,在万千感慨与感动的同时,我们也在被迫品读着不同层次的“痛苦”:一个年轻经理人的拼搏和迷茫,一个成熟经理人的付出和抱怨,一个女性经理人的进取和矛盾,一个海归经理人的坚持和无奈……一方面,他们得到的比从前越来越多,期望也越来越多;但另一方面,内心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却没有越来越多,反而有减少的趋势。其实,准确地说,是人们越来越缺乏“感受幸福的能力”了。由于“敏感递减”的存在,随着时间的流逝,或许你感觉到曾经甜蜜的爱情变得平淡了,感觉现在每月拿在手里的薪水不够多了,感觉现在的职位不够高了……你可知道,并不是我们不再幸福了,而是我们对于幸福的敏感度降低了。

幸福感更是一种心理控制能力,无论是工作加班、安排生活,还是充电学习,每一项行为活动都必然附加着一种目的。职业经理人从事的这些有目的的活动也都会受到主、客观因素的阻碍或干扰,以致使预期的动机和目的不能实现。当需要不能得到满足时,就会背离幸福感,而产生很多负性情绪,包括失望、痛苦、紧张、焦虑、悲伤、抑郁、恐惧、愤怒等情绪状态。但人们可能不知道的是,心理学研究表明,不是所有的负性情绪都被视为绝对无益的,也不是所有人面对相似的逆境情景都会有相同的感受。如何根据逆境的性质,以及阻碍动机实现的因素,来决定不同的自我调节方式和心理控制能力,同样是经理人群体的必修课之一。

……聚焦经理人职场生态的酸甜苦辣,同时高度关注经理人的身心健康。除了上述关于提升幸福感的专业心理学深度剖析,那些更加具象的管理要求,例如,我善于倾听吗?我在谈判桌上善于识别他人情绪吗?我知道员工们需要我做些什么吗?我能平息流言蜚语吗?我让周围的人们感到开心吗?我用怎样的一句话来激励员工……在接下来每期的专栏中,我们将从更多细致的心理维度、心理机制去和各位分享不可不知的心理学常识。

当2011年的经理人幸福感再次发布之时,我们深切期待经理人的幸福指数越走越高。

--------------------------------------------------------------------------------


    作者孙雪菲女士,北京海明心理咨询中心资深职业心理咨询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澳洲昆士兰大学MBA,中国科学院心理学硕士。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主动晒幸福可以减轻压力?
下一篇:摆脱拖延症从转变三个观念开始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