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人给我们最大的压力,用正念去减压(二)【海明案
2014-01-13 16:39:41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正念咨询片段: 我是L女士,今年30岁,去年在某大学刚刚读完博士课程,拿到了博士学位。毕业之后,进入公司工作,刚开始的时候工作很顺利

正念咨询片段:

    我是L女士,今年30岁,去年在某大学刚刚读完博士课程,拿到了博士学位。毕业之后,进入公司工作,刚开始的时候工作很顺利,接手的几个小项目完成的也不错,陆陆续续也开始接手一些大的项目,本来以为自己在公司的工作很有发展,后来却完全不一样了。整个人都好像变了一样。两三个月以前,我开始发现自己和男同事说话的时候会想很多奇怪的事情,人也变得很紧张,慢慢的有些怯懦,不太敢和男同事说话了,即使在工作中的沟通也难以进行下去。以前下班之后还会一起出去玩,现在觉得看到他们、想到他们都是一种煎熬,恨不得一下班就赶回家,能够和他们接触越少越好。可是我又不想回家,不想和妈妈说现在工作的状况,也挺怕听她的唠叨,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到屋子里面,看电影、逛淘宝,感觉是一天最舒服的时候。
 

    “怕听妈妈的唠叨,妈妈经常和你唠叨什么呢?”
 

    “唠叨的挺多的,毕了业以后一直催我找一个男朋友,我现在看到男同事就不舒服,更怕听她唠叨了。”
 

    “闭上眼睛,对着这个让你不舒服的唠叨的感觉,去接触它、触摸它,慢慢体会,这种感觉让你看到了什么?”

    ……

    “一个男人的形象,有些模糊,有点感觉害怕、颤抖。”

    “允许自己感受这种害怕,看看能否和身体产生共振,你体会到了什么。”

    能感觉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身体起伏的更强烈了,眼泪抑制不住流下来,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打在地面上。

    “我很累,工作很累,我不想结婚。”

 

不是每次压力到来的时候,我们都能感觉到这个压力是从何而来,很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是谁是什么事情给我们的压力。莫名的压力让我们感觉到更加的烦躁、紧张、压抑,产生了或者焦虑或者恐惧或者强迫的情绪,进一步的让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变得更糟、更乱、更没有头绪。这种进一步糟糕的生活环境,让这种焦虑感更加强烈,进而自己难以承受,感觉到非常的痛苦。

 

压力心理分析:
 

    L女士对于男同事的恐惧,她自己认为是突然出现的,毫无征兆的,让她越来越疏远男人。通过正念扫描,我们能发现她的这种恐惧更多的是因为母亲给她的压力上面。母亲认为女儿年岁已经不小了,还没有男朋友在身边,再拖下去怕女儿嫁不出去,就算是有再好的工作,如果还是一个人,生活也不会很好。这样,母亲对女儿过多的唠叨,成为了女儿很重的压力,她在和男同事交流的过程中,不自觉的会想到母亲的希望,让她很难集中精力去应对对方,继而又出现了对自己的怀疑,紧张、焦虑的出现就难以避免了。

 

    L女士现在的问题,从表面上看是出现了对异性的恐惧,从原因上分析,是母亲和自己对于自己情感生活一些不合理的认知导致了现在的恐惧,让自己的焦虑感很强,羞于去面对异性,对男人有了抵触的心理。在海明心理咨询中心,通过正念取向心理咨询来改变她的认知,进而改变她的恐惧。悬置出这种对异性的恐惧感和对自身情感生活的判断,让L女士可以真正的来感受身体对自己情感生活的真实感觉,继而对这样一种感觉做出标示,将自己带入其中,做出对于这种真实感觉的体会,重新体认这种感受。这是对此时此刻的感觉做出不做评判的觉察的过程。在这种过程中,L女士逐渐改变了对自己情感生活的判断,不需要用审视的感觉去面对异性,这样更好的解决了她在男同事面前紧张、焦虑的情绪。
 

    在之后的咨询中,慢慢解决了她和母亲沟通的技巧和方式,让母亲更能接受她的想法,不用过于操心女儿的感情生活,可以让她在专注于工作的同时慢慢发现属于自己的感情和婚姻。至少可以更坦然的面对同事、面对工作了。

 

开启“存在”模式:
 

存在模式和行动/驱动模式是不同的,行动/驱动模式是目标导向的,它的目的在于,减少事情是什么样子和我们希望事情是什么样子之间的差距;我们的注意力将全部放在现实的状态与期望的状态之间的矛盾上。相比之下,存在模式并不是被一个特殊的目标所激发的。这有两点含义:第一,不需要对“我怎么做才能达到我的目标?”进行不断的检测与评价,第二,不需要强调以差异为基础的加工过程。相反,存在模式的关注点是“接纳”并“许可”当下的事实,而不需要强加即刻的压力来进行改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最近的人给我们最大的压力,用正念去减压(一)【海明案
下一篇:调节心理要懂得合理变通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