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雪菲:积极心理学,从中国远古穿越至今
2014-01-13 16:41:06   来源:北京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评论:0 点击:

中国GDP已经逼近40万亿元,到达了以往难以想象的高峰之上。但是,在中国这趟高速列车的行进途中,却始终没有摆脱轨道上那些恼人的障碍栏:
中国GDP已经逼近40万亿元,到达了以往难以想象的高峰之上。但是,在中国这趟高速列车的行进途中,却始终没有摆脱轨道上那些恼人的障碍栏:人均GDP、社会公正程度、环境的牺牲、资源的过度开发、收入分配的方式,以及人民的幸福感等等。对于如何解读中国高速发展中所面临的诸多矛盾,积极心理学家、哈佛最受欢迎的“幸福课”讲师沙哈尔说:“我相信‘构建和谐社会’的确是中国应该倡导的,并且这也有利于促进整个世界的和谐进程。但问题是‘和谐’到底是什么?我们应该怎样形容它,怎样得到它呢?中国人正在享受发达的科技带来的快乐,但同时他们也应该扎根于自己国家深厚的传统文化并从中汲取快乐。中国哲学的一个中心思想就是:把看似矛盾的力量和理念结合在一起才是和谐。”

       积极心理学指出,大多数人对“积极”的理解实际上是有偏差的。人们往往认为,“积极”是指一个人通过努力取得了成功,取得了显赫社会地位或经济地位;谈到“积极”首先想到的是社会精英,如文化名流、首富、官员、明星等。其实,这种“积极”不是指人的内在积极,而是外在积极。而真正的“积极”应该是人的一种出色的心理素质和生活态度。所以,积极心理学强调心态,强调“身心合一”,强调事物间的联系,强调家庭等社交人际网络的重要性。这些熟悉的理论不得不让我们把目光回溯至道家的主要创始人,先秦时期的庄子。出于对自己所处时代的彻底绝望,庄子第一个开创了追问生命含义的生命哲学,将全部身心都放在了人类个体生命状态的关怀中。 他强调“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这样一来,人们自然就能摆脱时间压力,免除空间焦虑,使生命与天地为一。这种与天地同乐,回归自我的精神大美,无论是在刀耕火种的荒蛮远古,还是在充满激烈竞争的当今,其指导意义都毫不逊色。

      “积极心理学”中还强调“追随内心”。沙哈尔认为,不同的人会在不同的事里找到意义。如创业、当义工、抚养子女、行医,甚至是打家具。重要的是,选择目标时,必须确定其要符合自己的价值观、爱好,符合自己内心的愿望,而不是为了满足社会标准,或是迎合他人的期待。“只要你追随自己的天赋和内心,你就会发现,生命的轨迹原已存在,正期待你的光临。你所经历的,正是你应拥有的生活。当你能够感觉到自己正行走在命运的轨道上,你会发现,周围的人,开始源源不断地带给你新的机会。”而中国儒家的先贤们早在“四书五经”之首的《大学》中就有“修身在正其心者”的说法,强调心态才是人之根本。老子也有“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的警句,意在表达真正的智者是有正确的自我认知力,不妄自菲薄的;而真正的胜者也属于能够保持平常心,从心态上战胜自己的人。

      “积极心理学”中尤为重要的另一个理论是“接受自我”。沙哈尔认为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会面临悲伤的时刻,比如虽经历失败或失去,但却依然可以活得幸福。事实上,期盼无时无刻的快乐,只会带来失望和不满,并最终导致消极情绪的产生。一个幸福的人,虽然也会有情绪上的不断起伏,但整体来看却能保持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趋向积极情绪,如欢乐和爱,减少消极情绪,如愤怒或内疚。对于这一哲学观,中国圣贤孔子早已有所顿悟。孔子为了坚定地悦纳自己,曾有“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意思是,“即使只有十户人家的小村子,也一定有像我孔丘这样讲忠信的人,只是不如我那样好学罢了。”正是因为出于对学识的自信,孔子对自己的政治才华也自信有加。他积极表达自己的志愿,要成为驾驭社会的领袖,“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事实证明孔子任中都宰,“行之一年,四方诸侯则焉”。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老子最为世人熟知的“无为而治”,是多么巧妙地在两千年前就解释了积极心理学的“积极”二字:即是说真正的积极有时包括一种“无为”,一种面对现实的客观和如实接受。接受该接受的,做自己能做的,看上去很无奈,但它却是最佳的积极。因为此时此景,没有比这一行为更好的主动。和当代心理学相比,庄子也做为道家美学的另一杰出代表总结出“不乐寿,不哀夭,不荣通,不丑穷”,这样一种超越了任何知识体系和意识形态的限制,并具有终极反思意义的生命哲学。

       这些源自中国的精髓和意韵,早在两千年前,就与精明的西方人展开过辉耀古今的对话,如今,理当融回到更多中国人的血肉气骨之中。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管理好人才的七大“怪招”
下一篇:与下属沟通秘诀是什么?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