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情结”是心病还是身病
2014-01-13 16:50:00   来源:网络转摘    评论:0 点击:

  2006年2月14日,广东三九脑科医院进行的一场开颅手术吸引了众多媒体的关注:这次手术所要取走的,是病人头脑里的“处女情结”。  现

  2006年2月14日,广东三九脑科医院进行的一场开颅手术吸引了众多媒体的关注:这次手术所要取走的,是病人头脑里的“处女情结”。

  现年28岁的赵辉高中毕业后幸运地考上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福州分校,他五官俊朗,颇受女孩青睐,但自幼贫寒的家境造成了他过分敏感的性情,害怕与女孩相处。2001年暑假期间,他邂逅了自己的初恋。两人的交往很单纯,只是拉拉手而已。开学后,赵辉欣喜地把自己有了女朋友的事告诉了一位好友。好友却说:“现在社会上的女孩都很‘脏’很‘乱’,你可要小心啊。”

  毕业后,赵辉被分回家乡某交警支队工作。身处两地,女友提出了分手。2003年,赵辉开始了第二段恋情。女友韩冰在保险公司工作,容貌美丽,气质清纯。认识赵辉的时候,她刚与前任男友分手。一个周末,韩冰来到赵辉的宿舍,冲动中,两个年轻人越过了界限……疯狂过后,赵辉却发现床上并没有自己期待的“落红”,立即血往上涌:难道她已经不是处女?韩冰坦言相告,自己和前男友相恋三年,她已交出了自己的第一次。赵辉闻言差点休克。一向温文尔雅的他忽然哑着嗓子说出了一句粗话:“婊子,滚!”

  韩冰走了,赵辉也几乎丧失了活着的勇气,短短几天里憔悴了许多。他发誓要和韩冰分手,并找一个纯洁的处女好好相爱。但是他忘不掉韩冰。几天后,赵辉主动找到韩冰。两人同居了。但赵辉每次和韩冰做爱时,脑子里就会着了魔般地闪现出她和前一个男人做爱的画面。

  女友非处女的事实时刻折磨着赵辉,极度困扰下,他曾拿起烟灰缸砸破了玻璃窗。还有一次,他喝醉了发酒疯,将身边的桌椅全部都推倒,然后伏在地上失声痛哭。

  赵辉无法自制的痛苦也让韩冰不知所措,她主动提出分手,并搬出了赵辉的住所。然而不出三天,赵辉又忍不住去公司找她,两人又重归于好。就这么分分合合,折磨得两人都疲惫不堪。
 赵辉精神越来越恍惚,他只要一空闲下来,马上就会想起韩冰不是处女的事,越想控制,越无法控制。同时,赵辉在韩冰面前表现得十分“粘人”,他每天下班后就去找韩冰吃饭、散步、看电影;不在一起时就给她打电话,而且总是不让她挂电话,常常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如果哪天手机没电,他会疯了一样地不停往宿舍打电话。

  到后来,他只要看到男女在一起说话,就会想他们会有不正常的关系,觉得很脏!赵辉开始变得多疑,不敢与人交往,有时听到有人说话,就好像别人在讲自己女友不是处女这件事。休息不好,工作受到了影响。无奈之下,他开了一些镇静药物,借助药物作用才能睡去。

  一次,赵辉父母从乡下赶来看儿子,赵辉的父母非常喜欢这个美丽勤劳的女孩,对儿子说:“看冰儿对你多好,这样的女孩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韩冰害羞地低下了头,不料赵辉竟然大声说:“好什么好,都不是处……”

  赵辉意识到自己大概是精神、心理方面出了问题,便请假去了福州,向心理医生求助。医生告诉他,男人通常都会有“处女情结”,但程度有重有轻,建议他采用分散咨询法,就是通过一些有益的、积极的活动来转移自己在这方面的注意力,比如和女友一起郊游、参加朋友聚会、锻炼等,同时,短期内两人不宜同居,而且不要发生性关系。

  赵辉听从心理医生的建议,没再“纠缠”韩冰,而是隔三岔五地约她出来走走,或者去朋友家吃餐饭,送点小礼物给她。咨询起到了作用,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2005年7月,两人决定抽空先去拍婚纱照。穿着洁白婚纱的韩冰开心地围在镜前旋转,不小心绊了一下倒在地上。工作人员将她扶起时,赵辉见她的婚纱上沾了一些灰,他的脑海里迅速跳出一个字——“脏”。突然,他发疯般地扯下身上的衣服:“我不照了,我不要结婚……”然后疾步向门外走去。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赵辉很后悔。绝望之中,他听说目前国内可以利用开颅手术进行精神方面的救治,决定冒险一试。2005年10月,赵辉赴上海接受手术咨询。临行前,他给韩冰写去了好多“我爱你”的字条,想着如果手术后不幸失忆,就可以通过这些字条让他想起以前的事。

  当韩冰知道了他的决定后,打电话劝他不要去。她说:“感情失去了可以再找一段新的,但记忆不见了,人生就是一片空白了。“赵辉在电话里哭出声 来,“没有你,我就没有了生命,自然也就不会有记忆了。”

 这次手术由于定位不准而宣告失败,赵辉怅然回到了福建。他的状况变得更加糟糕,脑海里经常会浮现这样一个画面:在一块黑板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脏”字,他拿抹布一遍遍地擦,可怎么也擦不去……鉴于他的精神状态太差,单位决定给他放假。一连好多天,赵辉每天作息时间颠倒,他怕见到阳光。一有空就去泡网吧、录像厅,他爱上了酒精和香烟,爱上了麻醉自己的大脑。他的整个世界一片混乱。绝望中,他决定自杀,并写下了遗书。赵辉取出平日积攒下来的安眠药一粒一粒吃下……他又想到了韩冰,拿起电话拨通了韩冰的手机。赵辉说:“冰儿,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在联谊会上跳《雪山的女儿》时,是那样的美丽纯洁,一尘不染……可惜,我永远再也看不到了……”他挂了电话,将剩下的药全部塞入口中。

  多亏赶来的韩冰发现情形不对,叫来赵辉的队友,把赵辉送去了医院。

  2006年初,赵辉找到了广东三九脑科医院,要求做第二次开颅手术。

  该院精神科的教授得知了他的症状后,认为既然此前的药物和心理咨询都无法解决,看来只有通过手术来咨询。2月14日上午,医生切开赵辉颅骨,成功将左颞部病灶切除。

  虽然康复中的赵辉神情恍惚时间定向还不好,他把上午错认为是下午,但他觉得心里真的轻松了许多,”现在可以很少去想了。“他似乎看到了新生活的希望。

  不少男性在考虑婚姻时都对女性婚前贞操有所要求,但很少有赵辉这样严重影响到个人生活甚至危及生命的,那么,男性的“处女情结”,究竟是“心病”还是身病?记者就此电话采访了心理学博士何旭。

  记者:赵辉这样严重和失控的“处女情结”,您觉得他可能是生物因素异常所造成,还是属于心理异常?

  何旭:现代社会,人们的“处女情结”已越来越淡化。仍然抱着它不放的男性,在城市、接受过现代教育的人群里,已经为数不多了。少数那一部分,我认为有些是文化心理的惯性余波,有些则是一种“心理返祖”。

 赵辉的情况,比较极端、罕见。正常人的“处女情结”,主要还是观念、意识、心理的活动所决定的,理智可以控制,比如,一个男人,也许他会要求结婚对象是处女,但对其他女性,肯定懂得不将这种心思表露出来,服从理智,该掩饰的时候就掩饰。赵辉的理智对他的“处女情结”完全不起作用,使他完全处于神经质的、失控的状态。我倾向于认为,赵辉的“处女情结”已经超出了心理咨询、调节的范畴。经过经验丰富的心理医师咨询,他的症状可能会阶段性地获得缓解,但要彻底矫正,恐怕心理学无能为力。很可能赵辉是生物因素有异常吧。

  记者:导致“异常”的主要是什么生物因素?

  何旭:对这一点,目前的医学科学还没有足够的了解。“戒处手术”只是一个说法,实际上手术并不是“挖”去心理上的“处女情结”,而是设法阻断、去掉大脑神经里主宰这方面思维活动的特定区域和功能。这和手术戒毒医学原理完全相同。某些大脑功能消失,“毒瘾”、“处女瘾”就失去物质基础,无处存身。

  记者:那么,您讲的“正常人的处女情结”,是不是可以通过心理咨询改变、改善?

  何旭:我说的“正常人”,处女情结只是观念、意识问题,这是一种社会、文化、性别的心理,但不是“心理疾病”,自己真愿意放弃,随时都能放弃,当然也就谈不到进行心理咨询。没有这个必要。改变、改善的渠道是提升认识。只有当处女情结达到自己“欲罢不能”的程度——心里并不认可它了,认识到它反现代,落后,没有意义了,主观上很想放弃,内心里却还是放不下,难以自制地对所爱的异性计较不休,这时才呈现为“心理疾病”。心理疾病一般很少是单个项目,比如有的人,“处女情结”欲罢不能,他在其他一些问题上的心理表现,也会出现类似现象,如精神偏执、思维偏激、患有洁癖、强迫症等。心理疾病与“生物因素异常”,目前在科学上还没有精确的检测方式。心理学能做的只是,尽力而为进行疏导,调节。经过心理咨询后,有效果,效果良好、效果显著的,即可确认为典型“心理疾病”,反之,那就可能与“生物因素”有关。

  相关知识

  广东华侨医院心理科主任潘集阳指出,这种严重的处女情结,是由生物因素造成的。”人的大脑是一个复杂的回路,大脑里的核团异常,导致精神上和外表行为上出现不正常现象。“他说,如果要用手术摧毁大脑里面异常的神经体,必须要先确定某个病与某个大脑区域的精准联系。但是现在医学界还不能做到这一点。

  广州市脑科医院院长、广东省精神科学会主任委员赵振环说,用开颅手术咨询精神病国内始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在法律规范上处于空白状态。据悉,在美国只有在所有咨询精神疾病的药物使用过都无效后,才能考虑采用手术咨询,而且要经过两个以上主治医生的同意方可。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处女情结让男人也很可怜
下一篇:有处女情结要不要心理咨询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