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査向红)为辍学孩子找条出路
2014-01-13 15:22:46   来源:北京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评论:0 点击:

查向红 女 43岁 北京海明心理咨询中心资深儿童青少年心理专家,资深家庭教育顾问,国家劳动部心理咨询师(编号:1001000008306684),心

查向红 女 43岁

   北京海明心理咨询中心资深儿童青少年心理专家,资深家庭教育顾问,国家劳动部心理咨询师(编号:1001000008306684)心理学硕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xianghong

从业背景   07年开始从事家庭教育咨询、心理咨询与写作工作,有数千小时的咨询经验,撰写了《阳光孩子  与众不同》一书,此书已经出版。期间还担任过《中原商报》教育热线的咨询老师,在《莫愁家教》《每日新报》上发表过数篇教育文章。

案例分析:

松的父母带着松从外地来到北京找我做咨询,希望我能帮助松找一条出路。

松初二那年就辍学了,现在已经辍学一年多了。松的父亲有自己的工厂,松既然已经辍学了,父母也就希望他能在自家的工厂找点力所能及的活干,因为看到孩子有点事做,父母心里多多少少感到安慰吧。然而松既不学习,也不干活,整天无所事事。更让父母焦虑担心的是松每天在外面闲逛,结交了一些父母认为的“坏”孩子。松辍学的一年时间里,父母该想的办法都想过了,劝说无济于事,打更是适得其反。松很少跟父母沟通,甚至一不高兴就不回家,和他那些朋友在一起。无奈无助之下,父母只好带着松来到了我们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松的父母对我说,我们想知道孩子到底怎么想的,让他读书也不去,让他干活也不去,这样下去如何是好啊?孩子一点不着急,做父母的可是急坏了。

我问松的父母,你们期望他重返学校吗?

松的父母说,孩子辍学这么长时间了,我们也不抱什么期望了,就是希望他别跟那些“坏”孩子混一起,别学坏了,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希望他在自家的工厂找点活干,别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可是我们怎么劝他不听,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跟松单独沟通时,我发现这是一个没有自我的男孩,他话很少,不会主动说些什么,通常是我问他答的对话。不过,还好,他还能配合我,有问有答,这样咨询还能进展顺利。我问到他辍学的原因,问到他曾经的学习情况,问到他对父亲打他的看法。我觉得他对我有好感,所以当我问问题时,他是愿意配合的,愿意把真心话告诉我。但我问到他的想法是他总是回答说不知道,通过观察,我发现他并不是不想说,而是真不知道,也就说他没有自己的想法。

在我看来,他是一个压抑而且失去自我的孩子,一个孩子到这个样子,岂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啊,在咨询中遇到这样的孩子,我总是很痛心,因为我们的孩子天性不会是这样的。

松对现在很迷茫,对未来也很迷茫,他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当我帮他分析他可能的出路时,他告诉我这些都是他不想要的,他不想去读书,也不想去父亲的工厂干活,也不想出去打工。我问他:“既然我说的你都不想要,那么你自己是如何想的呢?你总有自己的想法吧。”他说:“我不知道,我没有自己的想法,我不想想。”我告诉他:“你该考虑自己何去何从的问题了,以前没想,现在要开始想,你自己想不明白,我可以帮你。”接着,为了说服他学习一技之长,我给他提了很多问题引发他思考,比如:“你打算这样一辈子无所事事下去吗?”“你能一辈子这样下去吗?”“你愿意靠父母养活还是自己养活自己?”“十八岁以后父母就没有义务养活你了,你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了,你如何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呢?”“你是一个男子汉,不是一个孩子呢,你不能象小孩子一样依赖父母了。”最后他表示愿意选择我给他提供的一个方案,在北京的一个职业学校学习一技之长。

第一次咨询结束后,松的父母临走前委托我为松寻找合适的学校,他们说自己生活在农村,没有多少文化,很少上网,对北京又不熟悉,所以觉得把寻找学校的事情交给我比较合适,我答应了下来。之后我搜集了大量的职业学校的信息,并给几所学校打了电话,了解了学校招生的条件。

第二次咨询时,我为松做了职业测试和职业分析,并和他一起讨论他适合的职业和喜欢的职业,最后选定了一个他喜欢的又符合他潜能方向的专业,并且挑选了十所职业学校,把学校的名称和电话抄给了松的父母,让他们带松去这些学校看看,找一个他喜欢的学校。

最后,松开开心心地离开了咨询室,松的父母满意地离开了咨询室。

他们走后,我想,松的父母生活在农村,在教育孩子感到无路可走时能够走进心理咨询室,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这应该得益于《心理访谈》《谁在说》等心理栏目被广泛传播吧。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查向红)优等生为何不自信?
下一篇:(查向红)挽救厌学孩子的心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