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被催眠请你解释-海明
2014-01-13 17:19:59   来源:北京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评论:0 点击:

“催眠”是在爱的关系中识别和利用人的自动引导行为模式来帮助人;“静心”是要让你彻底从人的自动引导的行为过程中走出来,超越所有的身心模式,获得自在解脱的存在方式。

 

\

海明:“催眠”是在爱的关系中识别和利用人的自动引导行为模式来帮助人;“静心”是要让你彻底从人的自动引导的行为过程中走出来,超越所有的身心模式,获得自在解脱的存在方式。

 

  问题:在过去,我曾经试过催眠,但是我无法被催眠,请你解释,为什么有很多人不能够被催眠。

  了解这一点对你来讲是很重要的。平常我们认为那些不能够被催眠的人是强而有力的,这种看法完全错误——我说它完全错误。第二个错误的观念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无法被催眠,那也是完全错误的。一个人越愚蠢,你就越不可能将他催眠,你无法催眠一个白痴——不可能。你无法催眠一个疯子——不可能。一个人越聪明,他就越容易被催眠。为什么呢?因为催眠需要合作——它的基本要素就是合作——你的合作。白痴无法了解你在要求什么,他无法了解你要的是什么合作。疯子无法了解你在要求什么,只有聪明的人能够合作,唯有当你合作的时候,催眠才可能。所以如果你是偏执的、精神分裂的、神经症的,那么你就无法合作。如果你非常害怕,你有一个恐惧情结,那么你就无法合作。一个能够信任的人很容易就能够被催眠,一个不能够信任任何人的人无法被催眠,因为催眠师并不是使用任何力量在你身上,这又是一个错误的观念,第三个错误的观念是:认为催眠师在使用某种力量。不,根本没有,催眠师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使用,催眠师只是在使用你的力量,所以你必须合作,如果你不合作,没有人能够催眠你。

  合作需要信任,因为你将会成为无意识的,而你不知道这个催眠师将会对你做什么。我做过很多实验,西方的女人比东方的女人更容易被催眠,因为东方的女人总是在害怕性,当她变成无意识,谁知道这个催眠师会做什么。就那一方面而言,西方的女人比较没有顾忌心,比较不会害怕,她们比较容易被催眠。

  一个对某事有罪恶感的人很难被催眠,因为他总是在害怕当他变成无意识,他所隐藏的那件事或许会浮现出来。一个犯了罪的人,或是认为他有犯罪而将它藏起来的人很难被催眠,只有单纯而天真的人能够被催眠,因为他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隐藏,你无法引发出任何东西,因为他没有秘密。如果你有一些秘密,而你不想要它们被暴露出来,那么你就无法信任任何人,因为催眠意味着你的潜意识要对催眠师敞开,他可以深入地穿透你,他可以将任何你所隐藏的东西引发出来,所以那些不能够被催眠的人就是这一类型的人。你的罪恶感越少、你的恐惧越少、你越聪明、越信任、越合作,你就越能够被催眠。

  所以不要认为如果你无法被催眠,你就很伟大。你或许只是生病的、病态的。如果你能够被催眠,那表示你有被信任的品质,那表示你具有想像力,那表示催眠师的建议能够抓住你,你的想像能够透过那些建议而运作,那表示,你是一个在想像方面具有创造力的人。

  记住,除非你合作,否则没有人能够催眠你——没有人,即使催眠师的鼻祖梅斯美尔(Mesmer)来,如果你不合作,他也无法催眠你。你的合作是需要的,你的完全愿意是需要的,即使如此,你也并非完全在催眠师的控制之下,即使如此,一部分的你仍然保持警觉,如果催眠师要强迫你做某种反对你自己的事,你将会突然走出催眠。有一次,我一个哥哥在办公室做事,他信任我,而我要他离开那个工作,但他是这样的一个人,不管那个情况如何,他都不想去改变它,他的薪水并不很好,那个工作就各方面而言都没有什么用,不可能有任何创造性的成长,所以我告诉他:离开那个工作。但他是那种不论情形如何都不想改变的人,所以我就催眠他。

  他在每一方面都信任我,但是那天他显得不信任,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被催眠,我一定会叫他离开那个工作。每一件事都进行得很好,他按照我的话去做,但是有一部分的他仍然保持觉知、保持警觉,他害怕万一我会建议那件事。他遵照我所说的一切,甚至我用针刺他,他都没有感觉,我用各种方式来试验,他都表现出完全被催眠的状态,他不可能没有被催眠。然后我说:离开那个工作!他就立刻从催眠中醒过来,他说:不要说那个。即使在催眠当中,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强加在你身上。即使在催眠已经发生之后,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强加在你身上,所以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够被强加在你身上,那表示在无意识里面,你是愿意的。

  比方说,一个女人除了她的爱人之外,不可能想到去吻其他任何男人,在经过催眠之后,如果催眠师建议她去吻别人,而如果她真的不想去吻任何人,那么她就会立刻从催眠当中醒过来,但是如果她跑去吻别人,那么在她从催眠当中醒过来之后,你告诉她,她会说:我能怎么样呢?我被催眠了。那么这只是一个诡计,在她的无意识里,她有想要去吻别的男人。有意识的时候,她是警觉的,她会说:不,除了我自己的爱人之外,我不能碰其他男人。但这只是在意识上,在无意识里,她一定一直在渴望,唯有如此,在催眠当中她才能够被强迫,否则即使在催眠当中她也无法被强迫,那是不可能的。任何催眠师强迫加在你身上的,你都必须跟他合作,一旦你收回你的合作,那个催眠就会立刻消失,所以,为什么一个人无法被催眠,可能有很多原因,但是不要认为那是一种好的品质。要变得更具有想像力、更合作、更信任。催眠是能够有所帮助的。

  古时候,尤其在东方,每一个社区(ashram)都在使用催眠,师父每天都使用它来帮助你,因为在有意识的时候,你或许需要花上几年的时间才能够做成一件特别的事,但是在催眠当中,透过催眠,几秒钟之内它就能够被完成,这可以省掉很多不必要的努力,但是只有师父可以催眠。催眠在东方仍然保持是一种秘密的科学,它并没有公开被使用,因为有很多被误用的可能。

  在西方,梅斯美尔将催眠带进公开场合,然后每一件与之有关联的事都遭到谴责,但是现在那个轮子已经再度转回来。

  在西方,甚至连大学都在教它,他们用科学的方式来学习催眠,新的研究再度把催眠带入科学的地位,现在它已经可以合法地被使用,它已经被使用在医院的外科手术,因为催眠之后可以不必使用麻醉剂。麻醉剂对身体有害,它不必要地伤害到了身体,是不需要的,简单的催眠就能够使你变成无意识,不需要使用氯仿,或任何毒素、任何气体,来使你变成无意识,只要使用你的合作就可以了,在催眠状态下可以进行任何手术,即使手术需要花上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催眠也足数使用,不需要使用麻醉剂。

  有很多医院已经开始在使用它。生产的时候可以使用催眠,使女人完全没有疼痛,不仅如此,在催眠状态下,它还可以很容易地被弄得很快乐、很狂喜,母亲只要合作和信任,她就可以被催眠。她可以被建议说,当小孩子从子宫出来的时候不会有疼痛,相反地,将会有强烈的快乐。那个女人、那个生产的母亲,有可能可以通过生产而产生一个很深的性高潮,那是任何性的性高潮都比不上的,因为生产跟限性交涉及同样的运作过程,给予性的性高潮那个运作过程,和透过性而产生的喜乐,都涉及跟生产一样的运作过程,而且生产的涉入还更全然。小孩通过同样的通道。

  在接受建议之下一旦女人觉得这将是一种非常狂喜的感觉,她就能够达到一个高潮,我认为以前的女人曾经达到过那个高潮,但目前她们已经丧失了那个能力,不仅丧失,而且生产变得很痛苦,其实这也是一种暗示。

  你可以看到,社会越文明,小孩的生产就越痛苦,社会越不文明,那个痛苦就越少。在印度有很多原始部落,他们不知道任何生产时的痛苦,根本就没有痛苦。在今日的地球上还有很多部落,比方说在西藏,以及在蒙古内陆的某些地方,当小孩被生下来的时候,女人简直欣喜若狂,那或许就是为什么女人在内心深处都渴望成为母亲的原因。没有一个男人渴望成为父亲,他只想要成为一个先生,没有一个女人只想要成为太太,她还想要成为母亲,那是一个基本的差别。

  我认为那个原因是因为古时候,在非常古代的时候,女人惯常透过生小孩而达到她们一生当中最大的快乐,这种快乐仍然停留在她们的无意识当中——她们想要成为一个母亲。父亲只是形式上的,透过变成父亲,你并没有达成任何东西,你并没有实际生小孩,你只是一个旁观者,所以父亲只是一个社会的习俗,而母亲则是一个自然的现象,父亲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被抛弃,它只是制度上的,母亲则是一个自然的现象。

  每一个女人都渴望成为母亲,唯有到那个时候她才会感到满足,这种感觉一定是基于某种狂喜,那在刚开始的时候是存在的,但是后来女人丧失了那个能力。生小孩是痛苦的事,那只是一种暗示,但是多少世纪以来?它已经深入女人的内心而无法被改变。

  有很多疾病能够透过催眠而消失,因为事实上它们是不存在的,它们只是在你的头脑里,有百分之五十的疾病只是在头脑里,它们并没有任何有机的存在,它们可以就这样消失,不需要任何药物、任何注射,或对你使用任何疗法,因为药物会毒化你,你的身体会变成有毒的,然后你就会受苦。你减少了疾病所受的苦,然而却因为药物而受更多的苦。有那么多的医生,你可以逃过死亡,但是你逃不过医生,他们终究会将你杀死,不管你做什么,他们都将会杀死你,有百分之五十的疾病可以不必用药物就从地球上消失。催眠是一种很大的力量,但是每一种力量都有危险,当它被误用的时候就会产生危险,然而你不要因为一种力量可能被误用就反对它,因为任何东西都可能被误用,如果它能够被误用,那表示说它也能够被好好使用,所以你要变得更具有接受性、更容易被暗示、更容易被催眠,那意味着你要变得更聪明、更合作、更信任。

       能否请你谈论关于将催眠蜕变成静心?我注意到了介于咨询和静心的那一条界线正在消失。

  从前有一段时间,催眠被认为是走向静心的门,但是中古世纪的基督教将巫术和催眠一并谴责,那个谴责的余波至今仍然存在,甚至连那些本身不是基督徒的人也在不知不觉当中受到了基督教观念的影响。基督教为什么要反对催眠?你听了之后一定会感到很惊讶,因为它直接把你引导到静心,使得教士和教堂都变得不需要,甚至连神也不需要,这就是问题之所在。

  如果静心能够在世界上成功,将不再会有任何宗教,简单的理由是:你将能够直接跟存在和你自己接触。为什么要经过中介或各种代理人的手?他们除了懂得一些知识和受过一些待人处世的技巧训练之外,其实什么也不懂。他们所做的并不是属于宗教性的事,他们所做的是数字的政治手腕:将尽可能多的人聚集到你的教会,那变成了你的力量和你的权力。

  催眠对教士的职位构成危险,而基督教从一开始就是以教士为基础。耶稣并没有宣称他自己是成道的,在他之后的基督徒也没有一个宣称他自己是成道的。他只宣称了一件荒谬的事:他是上帝唯一的儿子。上帝是一个假设,而假设并不象印度人一样一直生孩子,假设是不生育的,它们什么都不生……

  基督教从来不想要你直接去跟存在接触,你必须经由教士、教皇或那个儿子,然后才能跟上帝接触。在你跟上帝之间有很多中介者,没有人知道是谁在说谎……当然,你永远没有办法发现,因为你跟上帝并没有任何直通的线路。教士跟教皇有直通的线路,教皇跟耶稣有直通的线路,耶稣跟上帝有直通的线路,而那个号码并没有印在电话簿上面。

  催眠曾经是进入静心之门,它一直都是进入静心之门。一旦一个人进入了静心的世界,他就会变得非常清晰,他就会变得很有力量,有很多生命力会在他里面产生,使得他不再需要任何天父。他不再需要任何教士为他祈祷,他本身就变成了祈祷!不是对任何上帝祈祷,而只是一种祈祷的心境,一种对整体的感激。

  基督教绝对需要谴责催眠,谴责它是由魔鬼所创造出来的。基于同样的理由,巫术也被残暴地摧毁,有无数的女人活活地被烧死,因为她们也在做同样的事。她们试图靠着她们自己的力量去跟“那最终的”接触,而不要透过教会的特定管道……催眠的使用有可能会有危险,除非它被使用来服务静心。我必须解释来让你知道催眠真正意味着什么,以及在什么情况下它可能会被误用,如果它不是以服务静心为唯一目的来使用的话。

  催眠实际上是意味着刻意去创造睡眠。目前大家已经知道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换句话说,有三分之一的人类能够进入很深的催眠。它是一个奇怪的数字,百分之三十三,它之所以奇怪是因为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具有美感,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具有敏感度,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具有友善的品质,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是创造者。根据我自己的经验,这百分之三十三的人是一样的,因为创造力和敏感度就是静心,就是爱,就是友善,所有这些品质基本上所需要的一件事就是:对自己和对存在很深的信任,以及一种接受性和敞开的心灵。

  催眠能够以两种方式被创造出来。而就是因为第一种的缘故,所以当基督教宣传说它很危险时,人们很容易就会去相信。第一种就是由别人来催眠你,由一个催眠师来催眠你。有很多错误的观念依附在这件事上面,而最基本的错误观念就是认为催眠师具有催眠你的力量,那是完全错误的,催眠师只是有技巧,他并没有力量。

  没有人能够违反你自己的意志来催眠你,除非你愿意。除非你准备好要进入那个未知的,要进入那个没有走过的黑暗,否则没有催眠师能够催眠你。但是事实上催眠师并不否认他们有力量,相反地,他们宣称他们有催眠别人的力量。没有人有任何力量可以来催眠任何人,只有你有那个力量可以来催眠你自己,或是让别人来催眠你,那个力量是你的,但是当你被别人所催眠,它可能会被误用。

  那个过程或那个技巧非常简单,催眠师在你眼睛的上方悬了一块水晶,然后告诉你说:“直到你的眼睛真的睁不开,才闭起你的眼睛。要抗争到最后,眼睛保持睁开!”那个水晶所发出来的光线射进你的眼睛里,很自然地,你必须一直眨眼睛,眼睛才不会变干,它们是你身体最脆弱的部份。你会眨眼睛,因为眼皮的功能就象汽车挡风玻璃上面的雨刷一样:它们可以将一些液体带进你的眼睛里,它们同时可以清理你眼睛里面的灰尘或杂物,它们使你的眼睛保持新鲜。

  催眠师说:“停止眨眼睛,只要注视着发亮的东西。”因为任何发亮的东西很快就会使你的眼睛疲劳。如果有人叫你去注视你头部上方发亮的电灯泡,很自然地,你的眼睛将会变得很疲倦,而且他又告诉你说,除非你的眼睛忍不住要自己闭起来,否则不要闭起眼睛。

  这是一部份,另外一部份是咨询师一直告诉你说你的眼睛变得很酸,你的眼皮变得非常疲倦……就在你的旁边,他一直在重复这些话:你的眼睛变得很疲倦,你的眼皮想要合起来,而他对你的指示却是相反的,好让你能够维持抗争到底。但是你能够抗争多久呢?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分钟,因为有双倍的过程在进行。你注视着光,那已经够使你的眼睛疲倦了,而催眠师还在旁边象鹦鹉一样地继续以令人昏睡的声音说你就快要睡着了。你无法抗拒,现在已经不可能使你的眼睛睁开。

  催眠师在一旁建议,而那个人在抗争,他知道他的眼睛很疲倦,眼皮变得很沉重。三分钟之内就会来到一个点,不会比那个更久,然后他就无法抗拒那个诱惑而使眼睛闭起来。眼睛一闭起来,催眠师就开始重复地说:“你正在进入很深的睡眠,你将只能够听到我的声音,其它都听不到,我是你唯一的联系。” 催眠师在一旁一直给予建议,那个人越来越深入睡眠。有一个点会来到,到时候他除了催眠师的声音之外,其它都听不到,催眠师在一旁说:“你进入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然后他会试验说你是否已经进入很深,他会用一支安全别针刺你的手,但是因为你睡得很深,所以你不知道,你没有感觉到。

  事实上,在苏联他们已经开始对即将接受手术的病人施以催眠,催眠之后不需要使用麻醉剂。当你给予一个适当的情况,一个人就可以进入得很深,那个适当的情况包括:一种非常令人昏睡的气氛,微暗的光线,既不会太暗,也不会太亮,以及一种具有压迫力的发光体,集中在他的眼睛,并且在房间里面放出很微妙的音乐和悦人的芬芳……所有这些都能够帮助他进入一种很深的睡眠,使得手术能够进行,而且在手术完毕之后那个人还不知道。

  催眠师会做几个测试:他会将你的手抬高,然后把手放开,你的手会掉下来,因为你睡得很深,所以你没有办法将手一直保持在被抬高的位置。他会掀开你的眼皮来看你的眼睛,而只能够看到眼白,因为你的瞳孔已经住上移了。

  那个催眠越深,你的瞳孔就越住上移,这种事每天都发生在你的熟睡之中,当一个人死的时候也会这样,他的眼睛会开始住上移,他会看不到他自己的鼻尖。记住,当你看不到你自己的鼻尖,因为瞳孔往上移,那么最多你只能再活六个月。

  所以催眠师会打开你的眼皮,看看你的眼睛是否现出眼白,而原来在那里的瞳孔是否已经住上移。然后他就可以确定说你已经不再有能力去听别人的话,你已经不再有能力去反抗他,不论他说什么,你都会照着做。这是危险的,他可以告诉你说:“将你所有的钱都交给我。”然后你就会将你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交给他。他可以带走你的首饰,或者他可以叫你在任何文件上签字,使你陷入麻烦,比方说签了字之后表示你要将你的房子卖掉或捐出来。

  还有一件事必须加以了解,那是非常危险的:他可以给你一个催眠后的建议。一个催眠后的建议意味着他可以告诉你说:“在十天之后你会来找我,你必须来找我,带着你所有的钱和所有的首饰以及任何你所拥有的宝贵的东西,将它们放在我的桌子上,然后回去。”也有可能给予催眠后的建议说,在二十四小时之后,你将要去射杀某人。所有这些命令都将会被遵循,因为那个人并不知道……就他的意识而言,他并不知道说在很深的催眠之下他到底做了什么。很深的催眠能够达到你的无意识。这些危险就是基督教所加以夸张的,他们说这是违反宗教和违反道德的。一个女人可能会被强奸,而她并不知道,或者别人可以告诉她说:“你已经爱上我。”然后在她醒过来之后就会有一段伟大的罗曼史开始。她会觉得有些迟疑,因为她有意识的头脑并不了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在有意识的头脑和无意识之间并没有联系。无意识是那么地强而有力——比有意识的头脑强了九倍——所以当无意识想要做某一件事,有意识的头脑或许会开始抗拒,但那个抗拒是没有用的。

  所有这些事情都被传开来,在很多人之间被强烈地夸大,然而教会的目的并不是要将你从这些危险之中救出,那个目的是:催眠必须受到谴责,使得没有人能够从那个门进入静心最终的领域。

  基督教使人们完全不知道另外一种催眠,那就是“自我催眠”,而不是由别人来催眠。只有由别人来催眠可以被误用,自我催眠是不可能被误用的。没有别人在,只有你单独一个人在,你可以由你自己来做同样的事情。你可以在旁边放一个闹钟,然后重复述说三次:在十五分钟之内,当闹钟开始响,你就会从你很深的催眠状态回来,然后那个程序是一样的。你看着光,你照着催眠师在做的方式如法炮制。看着光,你继续在你自己里面重复述说:“我的眼睛变得很沉重、很沉重……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沉重。我正在进入睡眠,我的眼睛已经再也睁不开了,我很努力地去尝试,但是做不到。”跟由别人来催眠的情况一样,这个过程大概但是需要花上三分钟的时间,那算是最多的了,它也可能在两分钟之内就发生,或是在一分钟之内就发生,但是你挣扎得越久,那个催眠就会越深。

  我听说有一个人,一个老年人,他在折磨他的家人,他每天都会去算说他有多少病。有很多医生作过努力,但是他们都说他没有病。他会在电视上看一些医学节目,然后学到那些疾病的名称,接着就开始折磨他的家人:“我有这种病或是有那种病,我正在受苦,却没有人理我。”这只是一个老年人在吸引别人注意的方式。没有人会去注意老年人,所以他们就想办法找出他们自己的方式,他们会变得很容易生气、很挑剔,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技巧来吸引别人的注意。他们的一生都籍着别人的注意来滋润,但是现在没有人理他们,甚至没有人会去管说他们是否还在,或是已经走了。

  有一个印度的歌唱家,他很喜欢我,他的名字叫作买吉特欣,他讲了一个很美的笑话给我听。他有一个住在伦敦的朋友来拜访他,所以他就问他说:“你好吗?”

  他回答说:“很好。”

  买吉特欣说:“你的太太也好吗?”

  他回答说:“她也很好。”

  “你的小孩呢?”

  “他们也很好。”

  买吉特欣最后问道:“你爸爸呢?”

  那个人回答说:“爸爸?他很好几乎有四年了。”四年前他过世了,所以那个朋友说他一直很好,完全没有问题,自从四年前就“永远”都很好!

  老年人就只有这些吸引人的方法,说他们有偏头痛,或胃痛。他们所知道的医学名词越多,他们就越会运用。

  到了最后,医生开始拒绝,他们说:“他是一个疯子,他根本就没有病,我们已经检查他很多次了上。”

  但是他儿子说:“我们能怎么样呢?我们还是必须请来医生。” 所以医生们最后建议说,或许催眠师能够有所帮助:“请一个催眠师来,他可以催眠他说他完全没有问题。这个观念就是他唯一需要的医药。如果他的无意识能够抓住那个没有问题的观念,那么就会没有问题。”

  他的儿子们听了之后都非常高兴,所以他们就请来一个催眠师。他带着一个公事包和一些装备,看起来就象一个医生,还留着弗洛依德的小胡子,并戴着单眼的眼镜——一个人的穿着必须配合他的职业,而他的穿着的确给予很深的印象!——他问那个老年人说:“你有什么问题?”

  那个老年人讲出了一大堆问题,催眠师说:“好,你躺下来,我会拿着这个电动的、会发光的钟摆,你的眼睛必须继续注视着它,直到你的眼睛睁不开为止。”

  在经过了漫长的人生经验之后,老年人会变得非常狡猾。那个老年人心想:“看他的穿着,这个人似乎是一个骗子……他到底要用什么样的咨询?且让我们等着瞧。”他并没有等到三分钟就立刻闭起他的眼睛,当那个催眠师抓住他的手,他就假装没有在控制。身为一个老年人,他知道了所有这些诡计,因为世界上大大小小的事他都看过了!那个催眠师说:“他已经完全静下来,并且睡着了,现在我将建议他说他完全没有问题,他什么病也没有,他将不会用那些不存在的病来打扰他的孩子们。”那个老年人保持沉默。

  他的儿子们都觉得很高兴:“为什么我们从来都没有想到催眠师?我们花了很多冤枉钱去请医生,而他们所说的就只是:“你简直是在打扰我们,虽然你付给我们医药费,但这是纯粹的打扰,这个人根本就没有病。”

  那个老年人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所有的建议都给了,那个催眠师收取他的费用,其中有一个儿子送他出去到他的车子那里,但是甚至他的人都还没有走,那个老年人就睁开他的一只眼睛问说:“那个疯子走了没有?”

  如果你立刻闭起你的眼睛,将不会有什么事发生,因为你将会保持有意识。不论那个催眠师说什么,他都会看起来好象是一个怪人:他到底在胡说些什么?“你的眼睛变得很沉重。”——眼睛并没有变得很沉重。“你深深地陷入睡眠之中。”你并没有睡着,你还很清醒。他在骗人,他竟然说你什么病都没有!

  但是如果你做一节自我催眠,那是不会有危险的,你只是去经历那整个过程,注视着发光的东西,那会使你的眼睛疲倦,那是它唯一的功能,然后你继续重复催眠师在说的话,但是是在内在对自己说,最后你将会发觉你无法使你的眼睛保持张开,它们开始闭起来,你已经失去了对它们的控制。那个对你的眼皮失去控制的感觉会立刻令你觉得你的确陷入很深的睡眠。只要你有觉知,你就会继续重复地说:“我进入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然后有一个片刻会来临,到时候你就深入到你的无意识。经过十分钟之后,闹钟会响,你就从你的无意识回到意识层。你将会感到很惊讶,你会觉得自己变得很新鲜、很年轻、很洁净,就好象你刚走过一座漂亮的花园,里面充满着花朵,空气中还吹着凉凉的微风。

  你也可以给你自己催眠后的建议。那些建议必须在最后的片刻给予,当你的眼睛还关着,而你觉得现在你将会进入更深。在进入更深之前,你开始说:“从明天开始,我的健康将会变得更好。”只要选择一件事,不要多,不要太贪心!不论你要说什么,就这样自我催眠十五天或三个星期.或许你想说,从明天开始,你的静心将会进入更深。你将会发觉你的静心进入得更深,你可以创造出一个很美的连结。当那个静心进入更深,你就可以建议你自己说:“明天我的催眠将会进入得又更深。”你可以使用这两者来把你带到你无意识的深处。

  一旦你碰触到了你无意识的深处,你就可以开始第三个建议:“虽然我会处于黑暗的无意识里,但还是会有一些觉知,好让我能够看清楚正在发生的事。”然后继续重复地说:“我的觉知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强……”有一天你将会发觉你的整个无意识都被你的觉知给点亮了,那就是静心。

  催眠可以被使用,它必须被使用,不必有任何害怕。你们可以一起来做,跟互相信任或互相之间有爱的人来做,这样的话,你就不怕对方会剥削你……你是跟你非常亲近的朋友在做,你知道他们不可能伤害你,因此你可以敞开你自己,你可以成为具有接受性的。或者你也可以自己做,自己做需要花长一点的时间!因为你一个人必须做两个人的工作,那是比较麻烦的。

  但是现在录音设备非常发达,你可以不必借助别人,只要将建议的部份交由录音机来做。录音机可以完全按照你的意思来做,它不可能叫你去杀你太太,除非你将那个建议录进你的录音带,那就没有办法了,否则不论你录进什么,它就会放出什么!你可以将整个过程都录进录音带,将所有那些会使你入睡的建议——眼皮变得越来越沉重和进入更深等等——都录进去。然后当你进入很深的时候——大约在四、五分钟之后——录音机就放出声音说:从今天开始,你的静心将会变得更深,你不必再跟你的思想抗争。你一闭起眼睛,思想就会开始自己散掉。

  录音机能够对你有很大的帮助,因为如此一来就没有你必须去信任某一个人的问题,你可以信任你的录音机而不必有任何恐惧。你也可以将门锁起来,那么就不会有人来动你的录音机,否则别人可能会捉弄你!

  自我催眠必须用来服务静心,那是它最大的用途,但是它也可以用来服务健康、服务长寿、服务爱或服务勇气。一切你所想要的都能够用自我催眠来帮助你,它可以驱除你对未知的恐惧,它可以驱除你对死亡的恐惧,它可以使你准备好去成为单独的和平的和宁静的,它可以使你能够在一天二十四小时之内都继续保持那个静心的内流。

  你甚至可以建议你自己说:“当我在睡觉的时候,我那个小小的觉知的火焰将会整个晚上都一直持续着,而不会打扰到我的睡眠。”

  在你的问题里,你说:“我注意到了介于咨询和静心的那一条界线正在消失。”那是我长久以来所深深希望的:咨询必须融入催眠,而催眠必须融入静心,那么我们就可以创造出一种走向成道的最大的力量,那是以前从来没有被使用过的。

  咨询从来没有被使用过,咨询能够清掉你所有的垃圾,它能够带走你所有的制约,咨询能够帮助你发泄掉任何积压在你内在的东西,咨询能够将那些东西都丢出来,咨询是一个很美的清理过程,而一个被清理过的头脑将更容易进入催眠,不必有什么奋斗就可以进入催眠。或许那些不大容易被自我催眠或是被别人催眠的人——那些不属于那百分之三十三里面的人——在经过咨询之后,也可以变成属于那些容易被催眠的人。咨询可以将所有的人都变成能够接受催眠的人,所以咨询在被使用时必须能够渐渐融入催眠,然后催眠在被使用时必须能够导向静心。

  这三件事在一起就是我所建议的三位一体。上帝、圣灵和耶稣……忘掉所有那些无稽之谈,那并不是一个三位一体。你所要相信的是比较科学的事,是你自己可以去做的事,是可能被执行的事,除了那个之外,宗教充满了垃圾。人们已经变得对垃圾更有兴趣,而忘掉那些主要的。事实上,好几个世纪以来,跟那些堆得象喜马拉雅山那么高的垃圾相比,那些主要的已经变得非常少,少到甚至要将它们找出来都非常困难。

  我所建议的是一件简单的事:你不需要任何教士,你不需要任何教会,你不需要任何神圣的经典。一切你所需要的就是一些了解和一些勇气。在咨询里面要完全发泄。你不知道在你里面积压了多少垃圾。当你开始发泄的时候,你将会发觉:“我的天啊!这就是我吗?或者是另外一个人?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到底在说什么?”有时候你甚至会胡说八道,但那些东西都是存在的,否则它们不可能由你身上发出。它们是你进入静心的障碍,它们是你深入催眠的障碍,它们就梗在中间的某一个地方来构成障碍。

  所以,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咨询,第二件事就是催眠,然后第三件事就会由它成长出来,那就是你的静心.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春树老师:家长如何催眠自己的孩子
下一篇:人的一切身心疾病都有潜意识的原因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