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失东西或失去记忆与催眠术回溯
2014-01-13 17:27:46   来源:北京海明心理咨询中心    评论:0 点击:

利用催眠的技巧来回溯被催眠者已经忘记的记忆,比如对车祸发生的刹那,命案现场的重建等等。该项技术通过专业人员的合理引导,能够使被催眠者的某种潜意识被激发出来。

 \
 

催眠回溯技术(Hypnotic Regression)利用催眠的技巧来回溯被催眠者已经忘记的记忆,比如对车祸发生的刹那,命案现场的重建等等。该项技术通过专业人员的合理引导,能够使被催眠者的某种潜意识被激发出来。
 
 

【关键词】: 催眠疗法 回溯 丢失东西 记忆 劫持 技术 当事人 专业机构 协会 事件
 
从古代西方产生哲学以来,心理学就是哲学思考的一个方向,而在各哲学流派论战中,不仅思考心理学的内容,并常拿催眠人类所表现的现象,来进行哲学观点之论战。后来心理学独立于哲学,成为一门科学,而催眠术亦成为心理学的一个分支,并独立成为一门严谨的科学。西方国家警察机关,常利用催眠术来侦破案件,基于心理学理论,利用心理学上的技巧,通过催眠犯罪现场受害人、目击证人,引导受测者放松心情、恐惧、创伤,使其集中潜意识,正确回忆曾经遇到过的事实。催眠恢复记忆是基于精神分析的理论,利用心理学上的技巧,在得到犯罪现埸被害人、目击证人的合作同意下,以阶段性的暗示,适当地引导受测者放松心情,减低其潜在压力、痛苦与创伤,使之集中精神,正确地回忆其曾经经验或见闻过而储存于潜意识下之事实。

藉由催眠技术撷取更多潜意识下记忆的信息,不仅可以犯罪现埸的各项迹证相验证,真实再现犯罪现场的细节,避免因受测者亲历犯罪现场,避免因身历犯罪现埸,受感官、知觉认知上主观意识的偏差而产生错误的证词,致使警方侦查方向误入歧途;目前在国外(如美国、英国、日本、德国等)犯罪侦查进行过程中,如遇有陷入侦查胶着困境,亦有运用催眠技术协助发展线索的方式,可依寻被害人、目击证人回忆更多的信息,发展有利的侦查线索。因此,运用催眠恢复记忆技术系以类似电影倒转技术,经由主体正确的回忆,勾划出犯罪现埸原貌,重现犯罪现埸,以提供犯罪侦查参考。
 
  例如,女性在受到性侵犯时,常有激烈的肢体冲突,性侵犯者并伴有威胁性的心理暗示,这往往导致被害女性由于巨大的心理压力,还有身体上的伤痛,不能清醒、冷静地记住犯罪现场和犯罪嫌疑人,而细节是破案的关健所在。实际上,被害女性在受害过程中,其潜意识已经记下每一个细节,但被害女性的表面意识,却由于痛苦、仇恨、羞耻等等心理作用,而有意无意的“忘记”了犯罪现场细节。
 
催眠术的使用,正是让受害女性在没有其它复杂情感因素干扰的前提下,细致地描述出案发现场的每一个细节,例如:何时、何地、何人,犯罪嫌疑人的详细体貌特征。从而为警方破案提供大量有价值的线索。
 
迄今,如所预期的,在熟悉催眠的使用和程序,及在各国内政部所订定的规范下,警方已能更慎重的选择执行催眠者、被催眠者及运用的犯罪类型。而最初因催眠的神奇、好奇心才使警方对催眠的运用产生兴趣的情况,很快就消失了。然而真正促使警方继续使用催眠的原因有二个:

1.有时被催眠者所提供的数据,能产生新的、主要调查的线索, 并且成功的破案。

在英国有一件案例,被害者是一位艺术家,她成功地描绘出强奸犯生殖器记号,因而侦破另一城市所发生的连续强奸案。另有一件案件,警方根据催眠讯问所获得的资料,在两天之后逮捕到一名嫌犯,该罪犯已经瞒骗警方有几个月之久。另在一件重要的调查案件中,强暴案被害者在催眠下回忆起曾闻过麻醉药物,使警方重新拟订侦查方向,进而逮捕强暴犯。
 
2.在催眠下,真实或想象所产生资料的数量总远超过警方习以使 用的侦查技巧。通常旁观催眠讯问的警察人员均会对于额外获 得的数据感到惊讶,但并非所有额外的数据都有用,这些额外 资料必须与调查所搜集的证据相对照。
 
当犯罪发生后,侦查机关对犯罪案件的认知,除少数案件由侦查人员主动发现外,大部份均来自于目击证人或被害者的供述。而一般目击证人因认知上的偏见或掺杂个人的臆测或扭曲,常会有不正确的证词出现,因为现场之证词乃是当时之感官或情绪的反应,且如有利害关系更易造成说谎  。李昌钰 (1992) 亦曾述及「目击证人的证词中十次有四次是错误的」;被害者易因惊吓造成精神受创,导致回忆困难或不愿再回忆不愉快的犯罪事件。再则,受时间的推移影响,被害者和目击证人会遗忘曾经历过的事件细节,更容易受他人的暗示意见影响供述的正确性,使侦查人员无法确实了解犯罪过程、掌握案情,致侦查方向易陷于错误。至于嫌犯或因犯罪已时过境迁而无法忆起当时的犯罪情景的案例亦有所见。就犯罪侦查而言,目击证人指证仍具有传统的重要性。

目击证人的指证,在证据上是有其一定的价值存在,但执法机关在证据缺乏的情形下,如果过度信赖证人的证词,将会发生严重的错误结果。因为目击证人错误的指证所导致的误判,已在许多犯罪审判中出现。如何过滤证人证词的可靠性,以获得更多有价值的证据,乃是犯罪侦查领域中深感迫切的课题。证人的证词因受犯罪现场各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导致某些证言的不可靠性。依据美国一些实验心理学家的实验发现,一个观察者在短暂时间内看过某人脸孔一次,然后经过一段时间后,其指认错误的机率约有 30% 之错误率。但这 30% 之错误率系仅就知觉,再认记忆所做之测验,若再加上证人陈述之真实性、年龄、心理情绪状况等诸多因素,则其再认记忆和陈述之错误率恐不只 30%。因此,身为侦查人员,对于影响目击证人证词的正确性和完整性的因素,实有必要加以了解,如此在办案的过程中,方可降低目击证人证词错误所造成的影响,增加执法的质量。
 
 
美国运用催眠侦查之概况
 
1958年美国医药协会正式承认催眠学,认可催眠学教学及调整上的使用。
 
1962年美国各执法机构大力提倡催眠学在侦查上之运用,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联邦调查局(FBI),纽约市警察局(NYPD),洛杉矶警察局(LAPD)等。
 
1974 ~ 1979年间
 洛杉矶警察局(LAPD)抽样统计400件用催眠侦查案件中,额外产生了80.2%讯息数据,具高价值数据占65.5%。
 
1982年
(REISER报告)
 1975年洛杉矶警察(LAPD)所侦查的600件大刑案中,75%的案件在催眠侦查下产生新的线索发展数据,50%可以有效性比对,90%被确认。
 
1987年
(YUILL & KIM)
 选出了七件已经侦破的案子做精细分析比对.以传统标准侦查与催眠侦查之比较,结果发现催眠侦查较传统标准侦查多出177%的数据(为传统标准侦查的三倍),其中可以被证实的占82%。
 

  一九五0年代美国为有效的侦查,偶然地训练警察使用催眠技术,并由警方在执法机关使用这项技术。然而,可能尚未成熟阶段,致使催眠在执法机构的运用仍不普遍,而仅造成一些心理学家的兴趣。 直到一九五八年美国医师协会才正式承认催眠的教学与使用。 Arons (1977) 是第一位有系统的运用这种「高度集中意识状态」的方法辅助警察标准侦讯,自犯罪现场的目击证人和被害者获得额外数据。Arons 说「执法人员运用催眠技巧不仅是合乎逻辑且是适当的。由于他的努力、出版书籍、训练,造就出上百名的警察催眠师,促使政府各阶层逐渐接受法用催眠;例如洛杉矶警察局和联邦调查局是其中拥有法用催眠调查单位的两个机构。

洛杉矶警察局是全美运用催眠于警察工作最先进的警察机关。该局于一九七八年成立『警用催眠学会』 ( Law EnforcementHypnosis Institute )。迄今该学会为志愿学习催眠的警官提供为期四天的训练课程,估计已训练出大约一万名代表各州、地方、联邦机构的刑事警察及心理专家担任催眠的工作。Dr.Reiser是该局的专任精神医生,他说:「警察将催眠引入警察工作,是一件非常偶然的事。在一九七二年我开始在洛杉矶警察局针对重大刑案使用催眠询问,有两位探员对一桩凶杀案所作的侦查,已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但深信关键证人曾获得重要的线索,然以传统的询问并无法令证人回忆。

我建议他们使用催眠,以帮助证人恢复记忆。结果,从证人口中获得更正确的嫌犯描述,经查证后,证实证人的供词正确无讹。之后,在许多案件中成功地引用催眠方法,遂引起其它侦查人员的兴趣,催眠侦查的需求乃逐渐地增加」。

另有一位催眠专家,是洛杉矶警察局的法医顾问 Kuhns,他说:「探员运用催眠,可从证人处得到比运用一般讯问方式要多出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相关资料,人的潜意识,可以正确的记录意识所摄取的事情,而催眠可以使我们进入此难以置信的记忆库之内。

虽然,很多专家承认,在催眠状态下证人可能说谎,但催眠技术通常可提供许多线索,这些线索可经由其它证据得到确证。

美国在运用催眠侦查犯罪案件中,举世闻名的案例是发生在桥奇拉 (Chowchilla) 的绑架案。一九七六年七月桥奇拉州发生廿六名学童和司机被几位蒙面歹徒绑架,在枪枝威胁下二十七人被迫上一部大货车,然后载往采石场,被埋在该处的地下,司机和年纪较大的二名学童挖掘出地面顺利逃出。该名司机在正常状况下被询问,但是回忆并不完全。后来美国联邦调查局 (FBI)接管该案,因为该司机曾看过该货车车牌的两个号码,竭尽心力地想回忆全部号码,因此乃考虑运用催眠。他被认为是一位适合催眠的对象。司机于是被催眠到一种普通的催眠状态,以年龄倒退法把时光倒退到绑架的当日下午,利用心像屏幕控制回忆状况,并暗示司机想象自己正坐在最喜欢的椅子上,透过电视屏幕观看该事件经过的纪录片。在催眠过程中,除了歹徒车牌的一个数字外,司机已可回忆出全部的过程及车号,因此对三名特定歹徒进行逮捕。最后,该三名歹徒被审判并判决终身监禁。
 
再谈“催眠术犯罪”

   不要以为这只是小说或电影里的情节,在现实当中,利用催眠术犯罪的事情非常多。它可能正在我们身边发生着。催眠术犯罪中最经典的一个就是德国的“海德堡案”。

  那是1934年的夏天,德国海德堡警局接到一个自称是E先生的人的报案。他说“有人使我妻子产生各种疾病,并以此敲诈大笔的金钱。” 警方开始了调查,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没有任何进展,最终一位善长催眠术的法医麦尔医生成功的破获了此案。

  麦尔医生对受害人E夫人进行了多次催眠诱导后,终于使受害人在深度催眠当中回忆起了整个过程。

  犯罪人W,与E夫人在火车上相遇,并利用催眠术使E夫人失去了意识,并趁机侵犯了她,。以后他又利用催眠驱使E夫人去卖淫,从中获利。并利用催眠术使E夫人失去记忆。E夫人结婚后,W又利用催眠暗示使E夫人生有多种“疾病”,而且必须在他那里调整,收取E夫人的调整费。他在“治好”E夫人一种疾病后,又暗示她生有另一种疾病,使得她不断的去调整,不断地付医疗费。在E夫人的先生对此产生怀疑想要报警的时候,W又通过催眠暗示E夫人她先生有了外遇。使E夫人产生了仇恨的情绪,接着又暗示E夫人去设法谋杀她的先生。当阴谋失败后,W又暗示E夫人去自杀,以毁灭罪证。

  W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在深催眠状态中进行的,而且每次事情完毕,都暗示E夫人必须忘记所发生的一切。从而失去记忆。

警方根据E夫人在催眠中恢复的记忆,最终将W定罪。催眠术可以用于犯罪,同样也可以用于破案。像上面提到的案例。另外在实际中,将催眠术应用于刑侦在国外也是经常能够见到的。在国外,催眠师经过培训后可以去担任谈判专家。我们看到的《无间道》系列中的《终级无间》里面,香港特区律政署会委任一些催眠师去为罪犯做心理疏导。从潜意识上去必变人的暴力倾向也许是最根本的。
近年来,法用催眠在美国一直以等比级数增加。大部分的执法机构已经利用催眠协助侦破犯罪,如联邦、州、和地方级的机构。之中使用催眠最广为人知的部门是联邦调查局、洛杉矶警察局和纽约市警察局。

1977洛杉矶警局所做的实验研究,一年之中实验了 67 件催眠的案件,包括杀人、抢劫、夜盗、性犯罪、爆炸、重大窃盗、杀人未遂、和破坏艺品等。由研究人员完成实地的问卷调查,结果指出这些案件中的 77.6%在催眠讯问期间又获得到新的侦查线索。除此之外,在为期一年的催眠讯问研究期间,这些案件中的 16.5%因此得以侦破。1977在洛杉矶市雪佛利警局对催眠侦查实验研究的结果表明:在完成 50 件的催眠讯问中,有 90%的资料对案件调查有帮助。洛杉矶警察局在 1974 到 1979 年间计做了 400件的侦查催眠,在成果报告上指出 400件的催眠当中有 80.2%件产生额外的信息,且其中获得有价值的信息占 65.5%件,自一九七五年起在洛杉矶警局所做的催眠侦查计划的结果,在 600件重大刑案中,由侦办人员提供测量的数据,有 75%的案件于催眠期间产生新的数据。而这些新数据约有一半可做有效性比对,几乎有 90%可被确证。

自从催眠在司法领域开发,因它有许多的缺失尚无法有效的加以控制,因而受到许多的质疑。然大部分的研究者均同意,依据已订定的准则,适当地运用在侦查阶段,特别是结合其它物证能加以确认,催眠是一项有价值的调查工具,催眠自十八世纪发展迄今,已有一段很长的历史。它一直被当做娱乐表演,直到一九五八年美国医药协会才正式承认催眠的教学与使用。而催眠在侦查上的运用,是始于一九六二年 Bryan和 Arons的大力提倡执法机关使用,美国内政部(NAISH)一九八八年集合美国与英国专家讨论后,召集警察首长订定出警方使用催眠的准则,以获得证人、被害者无法回忆的信息。而这种技巧的运用在短短十年间由于训练出近一万名的侦查人员,乃造成催眠在侦查上运用的急遽增加。且由于这项可回复记忆的技术,许多知名的重大刑案或悬案得以侦破。因此,警方在犯罪侦查上陷于胶着时,多了一项可运用的方法。
 
对罪犯的教育改造
 
造成犯罪的原因多种多样、许多罪犯在犯罪前后都伴随着各种心理以及人格上的障碍在对罪犯的教育改造过程中通过心理咨询及催眠调整能够进入服刑人员的潜意识稳定罪犯的情绪,让其意识到了引发其强迫意向存在的潜意识事件,使服刑人员能早日摆脱心理上的困扰,从而增强心理矫治工作的有效性,使服刑人员的不良情绪得到了排遣,心理问题得到化解,提高认识能力和心理调适能力,从而帮助更多的服刑人员学会自我心理调节的方法,早日改变不良的认知结构,建立良好、健康的心理结构,使遵纪守法、诚信做人真正内化为他们的自觉行动。中国从20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大力发展心理学,而催眠术的研究和作用,也开始走上前台,但中国公安机关在催眠术的运用上,仍然存在瓶颈,其使用范围和深度,仍然存在很大的潜力。由于中国已从静态社会转向动态社会,社会上的犯罪率开始增长,流窜犯和惯犯增加比率尤其明显,加上中国法律越来越尊重人的权利,这给一些犯罪分子造成可乘之机,而中国公安机关的破案手段,有点滞后于社会发展需要。所以,建议应该加大催眠术在公安工作中的运用!
 
 
催眠帮你寻找丢失和忘记的东西
 
     利用催眠技巧来回溯被催眠者已经忘记的记忆,比如对车祸发生的刹那,命案现场的重建等等,通过专业人员的合理引导,能够使被催眠者的某种潜意识被激发出来,这就是催眠回溯技术(hypnotic regression) 。

催眠记忆增强是由于被催眠者在回忆时,重复记忆已经学习过的材料的结果,而不是催眠真的能使人的记忆增强.催眠增强记忆是从记忆库中调出已经存在的记忆,而不是增加记忆。这才是真正的催眠和记忆的关系。

催眠的历史悠久,埃及、巴比伦、罗马、玛稚等民族都有曾使用催眠调整疾病的历史.在心理学中,有关催眠、催眠与记忆存在着一些争议.对于催眠的定义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看法;催眠是介于觉醒与催眠之间的心理状态,催眠者的暗示诱导使被催眠意识处于积极而活跃的状态,使潜意识中的大量信息被重新组合.催眠记忆增强不可能增加人们的记忆,催眠记忆增强是由于被催眠者试图重复记忆相同的材料的结果.催眠记忆中,被催眠者容易出现记忆错误与对自己催眠后回忆起来的错误信息过分自信。

催眠记忆增强中所说的记忆是指对已经学习过的信息回忆的增强,而不是说催眠能够增加人们的记忆,帮助人们学习新信息.在催眠记忆增强中容易出现记忆错误以及被催眠者对催眠中的记忆错误过分自信,而记忆错误的信息可能对那些用催眠获取信息的事件产生一些问题,因此在刑事案件中使用催眠时应该慎重。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催眠帮你寻找丢失和忘记的东西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