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在心理咨询中的作用
2014-01-25 14:44:3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很多人并不重视梦,我曾经也是如此。但很多心理学大师如此重视梦的解析,使我不得不开始注意我自己的梦和来访者的梦。并发现其实梦的解析 
  很多人并不重视梦,我曾经也是如此。但很多心理学大师如此重视梦的解析,使我不得不开始注意我自己的梦和来访者的梦。并发现其实梦的解析,并不复杂也不神秘,只要你经常练习,就可以掌握梦的分析技巧,而成为“解梦大师”。

  解梦的第一步需要记录梦,不要认为我们的记忆力有多好,很多时候我们会忘记梦的细节,而且如果隔的时间太长的话,我们也容易重构梦中的情节,使之合理化,这样就会使我们的梦受到潜意识的干扰,不能保持原貌了。当我们一早起来,或是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就需要把昨晚做的梦随手记到笔记本上,就像规律的记日记一样的记录梦。

  当你把梦记录下来后,找一个不受打扰的环境,再次投入到梦的情节中去,轻轻的问自己它在告诉我什么,或者你可以从梦的各各情节进行联想,看你能走到哪里,无论你的联想多么离奇或不合常理,都不要阻止思维的自由的流动,也许梦的真意就会自然的浮现。

  当然我们的古话是很有道理的“日有所思,也有所梦”,有时梦是我们的“日间残余”。但再次从梦中看我们自己的时候,也许你会发现你真正的想法和需求。

  我曾经做过这样一个梦:“一日到一个较远的公园玩,但到了公园才发现入口处有一条“粪河”,很脏很臭。但为了进公园没有办法跳了过去,虽然挺宽的,但我踩着中间的石头跳过去的。之后又走进了弯弯曲曲的走廊,好不容易到了公园里。玩过之后回去的时候我却再次经历那条“粪河”,但这次运气不好,掉了进去,结果一身的臭气,当骑自行车往回走的时候却突然想起落在公园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自己在对这个梦进行“自由联想”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过几天就要请假回家了,并且需要做一天一夜的火车。这次妈妈和我一起回去,因为姥姥病了她需要回去照顾姥姥,就不能和我一起回来了。结果梦在告诉我什么就慢慢的清晰了;那条河是我讨厌做的火车,而公园是我的家,落下了一个重要的东西则是我的妈妈。

  我的另一个梦:“自己回到了学校,但这时两个年级打起架来,很多的人,而且都动了刀和斧子,一会警察来了,我也离开了这个危险的地方。在回家的路上我帮了一个人,因为他的自行车出了点问题,但我发现我犯了一个错误,那个人后面跟着三个人,看到我帮了他就要砍我,我急忙跑回家里,但他们冲了进来,我一手拿刀一手拿斧子,但却被他们团团围住,就在这时我发现,我的女朋友还在床上,我只想他们不要伤害她”

  对这个梦进行自由联想的时候我想到了白天的咨询,一共做了三个咨询,而这三个咨询都很特别,当事人受到了很严重的心理创伤,有的被相恋多年的女友背叛,有的被自己供到研究生毕业的男友抛弃,就是这些事情落到我的身上也很难面对。于是梦的意义慢慢的开始变的清晰起来,两个年级打仗其实就是我来访者身上发生的故事,我被追杀,说明了我的内心也因为他们的遭遇受到了振动。但过了一段时间,我在给学员讲解梦的解析的时候用到了我这个梦作为事例的时候,我突然找到了我梦后半段的意义。我的女朋友,梦中我怎么害怕我的女朋友受到伤害呢?毕竟她和我做咨询没有关系呀。讲解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当天一位异性来访者使我产生了“性”的感觉,但咨询师是不可以和来访者跨越咨询界限的,如果超越了咨询的界限,那么伤害的不仅是我的职业生涯还会伤害到我的女朋友。所以梦的后半段的意义就慢慢的清晰了起来。梦在告诉我,去帮助,但要把握好界限,如果超出了界限那么受伤害的不仅是你自己,还有你最爱的女友。

  弗洛姆写过一本书叫做《被遗忘的语言》对梦的理论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多好的名字呀――“被遗忘的语言”。如果我们能够开启这被遗忘的语言的话,那么你将更加了解那个“陌生的你”。

  扩展:

  有些时候可以把梦中出现的所有人物看做做梦者的不同方面。格式塔的调整师发展了一些十分强大的分析梦的技术。他认为梦中所有内容都代表做梦者的某一方面,他会让病人作为梦中出现的每个人讲话。一次他分析一个男性的梦,这个病人梦到自己的车因为火花塞坏了不能开动。皮尔斯请病人代表梦中的不同部分,包括车,火花塞和乘客说话。这种干预清楚显示了病人拖延以及令他无法做事的矛盾心理,他不像按照自己所设计的哪种生活,皮尔斯则帮助他寻找没有为病人选择的其他生活道路以及病人没有注意到的生命的召唤。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眼前即是梦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专家团队